大角嘴 - 港 灣 豪 庭 Metro Harbor View

 找回密碼
 注册
今天是
搜索
查看: 639|回復: 1

陳日君:中國《香港國安法》下的犯罪嫌疑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2-5-17 22:31:2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香港國安警察拘捕原「612人道支援基金」五名信託人,指稱他們觸犯中國《香港國安法》,其中包括了羅馬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
香港國安警察稱,90歲的陳日君等人「涉嫌請求外國或者境外機構,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制裁,危害國家安全」,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罪嫌。五人被扣查一天後獲准保釋候查,但須按照裁判官命令交出旅遊證件,即不得離開香港。
陳日君成為香港警察的犯罪嫌疑人,引起國際關注。梵蒂岡稱教廷會密切注視事態發展,美國國務院強烈譴責拘捕行動,英國外交部官員稱香港警察做法「不可接受」。
拘捕行動過去數天之後,在參選期間披露其天主教信仰的中國香港行政長官當選人李家超首次評論說:「無論這個案件涉及什麼人,最重要的是我們所針對的是他的犯法行為,與他的背景和思想沒有直接關係。」
警隊出身,在任特區保安局局長時主管籌備建立《香港國安法》執法體制的李家超5月15日說:「我想這個信息是很清楚,要告訴香港市民和國際知道,任何地方都有同樣類似某些人的背景,讓人一向對他有特別的支持和看法都說不定,但要是他的行為犯法,就必須依法處理。」
在李家超表態前,香港特區政府稱,國安警察抓捕「完全與被捕人士的職業或宗教背景無關」;中國外交部駐香港公署稱,「這些人去過哪裏、做過什麼,外部干預勢力心知肚明,不要揣著明白裝糊塗」。

教會高層裏的「行動派」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陳日君2006年獲晉升為樞機,享有選舉和被選舉為教宗的權利,直到年滿80歲。
陳日君1932年1月13日在上海出生,12歲被家人送進羅馬天主教慈幼會備修院學習,1948年隨教會到香港,1949年中共建政後無法返家而留下,後至意大利都靈留學,取得博士學位後返回香港任教神學和哲學。
1989年「六四」事件後,陳日君到中國大陸多家官方認可的神學院擔任客席教授至1996年,同年10月獲任命為香港教區助理主教,2002年9月接替病逝的胡振中樞機出任香港教區第六任主教。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陳日君高調聲援社會事件,批評特區政府政策,例如在2001年居港權爭議中,大批大陸父母在港誕下子女被界定為無證兒童,以「莊豐源案」勝訴為契機提起訴訟,爭取合法居留,而特區政府表明這些兒童在等候判決期間不得上學,陳日君繼而公開呼籲天主教學校收留無證兒童讀書,被特區政府警告可能犯法。陳日君的敢言作風與當了27年主教的胡振中樞機形成鮮明對比,使得輿論擔憂他接任主教之後,可能使教區和特區政府關係緊張。
陳日君作為主教的角色如此重要,源於羅馬天主教在香港有一定影響力。香港政府統計處推算,截至2021年底,香港人口740.31萬;天主教香港教區統計,截至2021年8月底,香港有天主教徒40.1萬人。
香港中、小學以民間辦學,收取政府補貼的「津貼學校」為主力,幼兒園更是全私營,而其中天主教香港教區及其下屬機構是香港主要辦學團體,據特區政府出版的《香港年報2020》記載,香港有249所天主教學校和幼稚園,就讀學生約145875人。陳日君作為主教,同時成為了這些學校的最高負責人。
他就任主教後,董建華政府推出《基本法》第23條國家安全立法諮詢,陳日君公開反對特區政府倉促立法,又稱,表達憂慮和對諮詢程序表示不滿是愛國愛港的表現。時任中國天主教愛國會主席傅鐵山批評他做不到「上帝歸上帝,凱薩歸凱薩」。
2005年12月,世界貿易組織(WTO)部長級會議在香港舉行,期間包括韓國農民組織在內的國際示威者與香港警察爆發激烈衝突,防暴警察出動鎮壓抓捕。陳日君批評警方行動是「香港之恥」,引發香港警務督察協會及警察員佐級協會嚴重不滿,揚言去信教廷投訴,陳日君批評這兩家警察工會的舉動反映香港存在「向上奉承,向下欺負」風氣。
2006年3月,陳日君獲教宗本篤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晉升為樞機主教,成為有權選舉或被選舉為教宗的「紅衣主教」。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2003年,陳日君反對《基本法》第23條國安立法,但仍有與特區政府官員對話。圖中與他握手的是當時推動此立法的官員,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2007年,陳日君首次參加泛民主派「七一」遊行,此後成了常客。
2007年香港移交10週年之際,陳日君首次參加泛民主派舉辦的「七一」遊行。他當時說忍了十年,終於要出來遊行,因為「一國」壓倒「兩制」,香港過去的傳統文化倒退,禮義廉恥不見了,奉承權貴,欺壓弱小成為流行文化。時任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副主席劉柏年接受BBC中文採訪時批評陳日君之舉「使不信教的人對我們天主教會有不好的看法」,不能接受和中國政府不配合的人擔任主教。

2009年4月15日,陳日君樞機退休,但仍積極參與社會事務。
2014年9月28日,香港「佔領中環」爭取普選堵路抗議爆發——即後來所稱的「雨傘運動」——陳日君事前已參與「爭普選毅行」等造勢活動,其後也有在金鐘示威區開設流動教室。12月「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建民和朱耀明牧師向警察自首,陳日君陪同前往
2018年12月「佔中九子」公眾妨擾案開審,陳日君出庭作證時曾說,「佔中」爆發當晚他並未與群眾一起承受防暴警察的催淚彈和胡椒噴霧,使他感到慚愧。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2014年9月,「雨傘運動」爆發前夕,香港大專生罷課抗議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決議」所訂的香港選舉改革框架不民主,陳日君到添馬公園給學生講道。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2014年9月28日,「佔領中環」示威啟動,陳日君在金鐘示威區接受採訪。他在傍晚防暴警察施放催淚彈時剛好不在那個角落,後來在「佔中九子」案庭審上說對此感到慚愧。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2014年12月3日,「佔中三子」朱耀明牧師、陳建民和戴耀廷到警署自首,陳日君樞機陪同在側。
2019年,一部《逃犯條例》修訂案引發持續多個月的示威,陳日君也有到場聲援。7月6日「612人道支援基金」成立,陳日君出任信託人。一年之後,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頒布《香港國安法》,國安警察抓捕與起訴陸續發生。
陳日君樞機時常出現在法院旁聽,聲援被起訴的民主派政治人物與活動人士,聚集在法院外的民主派抗議常客看見他多會親切問好。本來天主教社群已有人把他稱呼為「樞機爺爺」,此刻起也有媒體將他視為「旁聽師」的一員。
2021年5月,陳日君接受現已停運的《立場新聞》專訪,被問及會否離開香港。他說:「我不會走,不可以走,不應該走……不可以放棄,我仍是香港的榮休主教。」
2022年1月,中國駐港官方報章《大公報》刊發全版文章指控英國治港年代在辦學等方面「嚴重偏袒西方宗教」,其中一篇配稿指控陳日君樞機「無法無天」。
文章說:「從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位置退下的陳日君,長期濫用其神職人員身份與亂港頭目黎智英、李柱銘等『港獨』分子沆瀣一氣,從事反中亂港勾當。」
「從2003年的反23條立法、反『校本條例』到居港權事件、非法『佔中』,再到2019年的『修例風波』,都可以見到陳、黎、李三人在背後興風作浪。有報道指出,由2006年至2013年12月止,黎智英先後向陳日君提供高達2000多萬元政治獻金。」
2011年,陳日君曾公開證實接受過《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2000萬港元(255萬美元;1730萬元人民幣)捐款,但強調捐款不涉政治活動。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香港國安法》頒布後,陳日君(中)常見於法院外,與其他民主派支持者輪候旁聽審訊坐席。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612人道支援基金」於2021年8月宣佈停運。(左至右:陳日君樞機、吳靄儀、許寶強博士與何韻詩)
2022年5月11日,陳日君樞機與香港嶺南大學前學者許寶強博士、歌手何韻詩,以及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何秀蘭先後被捕,因另案正在服刑的前立法會議員何秀蘭隔天也在獄中被捕。他們五人均是「612基金」原來的信託人。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正委)是香港教區旗下組織,長期與民主派一道參與前線社會運動。該委員會在陳日君被捕後在Facebook上發帖:「『洶湧波濤莫驚怕,平安抵岸全靠祂』。為樞機爺爺和所有義人祈禱,願他們在亂流下平安!」
據天主教香港教區官網介紹,開首的兩句話是梵蒂岡頒發予陳日君樞機的牧徽上所寫的格言,出自《舊約聖經》〈伯多祿前書〉,原文是「將你們的一切掛慮都托給衪(耶穌),因為衪必關照你們」。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幹事、前香港眾志成員黎汶洛發帖說:「一位90歲的老人在踏上警車的一刻說:『不要怕,請相信天主的安排!』」12日凌晨陳日君獲准保釋候查,離開警署時也是向記者們微笑,然後登車離開。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的帖文,陳日君個人Facebook的帖文,都能找到網民留言為他祈禱。
英國「香港監察」組織贊助人,港英政府最後一任總督彭定康勳爵(Lord Chris Patten)評論陳日君樞機被捕時說:「我希望教廷和各地的天主教徒會發聲抗議中港當局拘捕一位偉大的天主教牧師和倡議者,並為他和整個香港的福祉祈禱。這可能會將教廷嘗試與中共建立的關係劃上句號,因為中共暴政把任何一種宗教都視為威脅。」
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前行政長官梁振英反駁梵蒂岡對案件的關切說:「主教犯法,與庶民同罪,香港實施的是一套人人平等的法律,不是庶民一套、主教另一套的法律。值得西方國家驚訝的,不是主教被捕,而是主敎竟然涉嫌犯法。」
被視為親北京人物的香港立法會選舉委員會界別議員、香港聖公會前教省秘書長管浩鳴法政牧師被媒體追問對陳日君被捕的看法時說:「這件事情應該與宗教自由無關。」
但管浩鳴牧師還說:「以我認識樞機那麼多年,都知道他不是一個壞心腸的人,所以我會繼續為他祈禱,個人來說希望他沒事、平安。」
香港有線電視引述前香港特區保安局局長,中國全國人大港區代表黎棟國說:「我很尊重、尊敬陳日君樞機,我們有同一個信仰。至於這件事情涉及刑事案件,就不應該跟宗教信仰扯上任何關係。」

衝撞北京,衝撞教廷
陳日君與北京交惡由來已久。2000年10月1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Pope John Paul II)為120位晚清等時期在中國逝世的傳教士封聖,中國外交部批評當中不少人是帝國殖民主義者和罪犯,指控梵蒂岡挑釁。
陳日君撰文披露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香港中聯辦)曾要求香港教區低調處理封聖,又因為自己曾與中國大陸主教通電話,遭中聯辦警告「北京對你非常不滿」。這篇文章還批評北京迫害大陸神職人員。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陳日君曾在中國大陸修道院講學七年,但這也成為他批判中國宗教政策與中梵交往的基礎。
2006年陳日君升任樞機主教時曾說:「很多人認為我是北京的敵人,但是我不認為中央政府這麼想,我想他們仍然在觀察我。」他還表示願意協助梵蒂岡與北京建交。
不過,陳日君認為教廷對中國缺乏認識。2013年本篤十六世辭任教宗震驚宗教界。陳日君曾說,他認為梵蒂岡教廷萬民福音部內的一些官員對中共政權過份妥協,且到了難以收拾的程度,而教宗最終撤換了有關官員。
當年3月,新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就任。陳日君樞機後來在接受BBC中文專訪時說,他認為方濟各不了解中共。
陳日君在2016年的專訪中說:「教宗肯定是不會完全妥協的,妥協就是說兩邊都有好處。可是我怕他們做不到。」
「共產黨到現在這麼多年了,到現在也是很清楚的。他們就是要控制教會,不但是天主教,所有的宗教它都要控制。他們現在已經控制得很好了。他們不會讓步,他們不需要讓步。」
「我在中國(大陸)七年了,看得很清楚,他們就是完全控制了主教。」在中國大陸修道院講學七年的經歷與見聞,成為他批判中國宗教政策與中梵交往的基礎。
與梵蒂岡就主教任命的框架協議已經凖備就緒,同時有通訊社曝光梵蒂岡要求兩名獲教廷認可的「地下」主教讓位予中國官方「三自愛國」教會承認的人選,陳日君在Facebook發帖公開批評教廷「負賣教會」,並指中國政府「奴化,侮辱」主教,認為教廷不應該讓「非法」、「被絶罰」的主教來接班。
這份「臨時協議」最終在2018年9月簽署,2020年10月續簽。
2018年10月,陳日君樞機前往梵蒂岡欲向教宗方濟各陳情。宗教通訊社天亞社報道,陳日君慨嘆,「教廷不支持他們,把他們當作是麻煩,指他們搞事,甚至指他們不支持合一,這才是讓他們最痛苦」。
2019年6月28日,教廷發出《聖座關於中國神職人員民事登記的牧靈指導》,陳日君認為這份沒有說明發文部門的文件等同於要求地下教會信眾參加官方認可的天主教愛國會,馬上前往梵蒂岡,多次遞交請願信後,教宗方濟各邀其共進晚餐,席間表示「我會關注這事」。
2020年9月,陳日君在新冠病毒病(COVID-19)疫情的嚴密旅遊管制下再次赴梵蒂岡,希望就香港與中國大陸情況再向教宗陳情,但這次不獲接見。他接受美國媒體訪問時慨嘆,那也許會是他最後一次到梵蒂岡。
 樓主| 發表於 2022-5-17 22:39:36 | 顯示全部樓層

中國從嚴限制公民出入境 官方稱防疫所需,網民批「鎖國」

近日,有網絡傳言指中國已經停辦護照、還對綠卡剪角禁止公民出境,引起廣泛關注。不過中國當局回應稱,這些傳言都是假消息,但中國確實仍在實施從嚴從緊的出入境政策。
有政治學者對BBC中文表示,如今出入境管理政策是由中國「清零」防疫政策決定的,而且中國在短期內不會改變這項政策。

出入境受阻與官方回應
近日,多名網友表示出境中國時遇到了阻礙。
一名網友稱,他持留學簽證去加拿大讀大學,但出境被邊檢人員詢問去加拿大幹什麼,還問加拿大有沒有線下課程,當他回答沒有後,邊檢人員直接把他護照剪了。
推特上還有流傳的微信聊天截圖稱,有人在廣州持綠卡出境時,綠卡被剪。
推特網友「杜瑞堂」評論稱:「中國已經在鎖國了,連留學生要出國上學都不允許,剪護照。」
針對這些傳言,中國國家移民管理局在5月13日表示,「停辦護照」、「對綠卡剪角禁止出境」都是假消息,「歪曲抹黑我出入境管理政策,意圖干擾常態化疫情防控條件下依法、精凖、有效的出入境管理措施。」
中國國家移民管理局新聞發言人還稱,當前,全球疫情大流行遠未結束,疫情發展仍有很大不確定性,出國出境染疫風險仍然較大,「境內人員仍需繼續堅持非必要非緊急不出境,確保個人健康安全,共同維護來之不易的防疫抗疫重大戰略成果」。
另外,北京、上海和廣州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也分別發出闢謠聲明,稱網絡上的護照、綠卡被剪,護照被收走等消息都是謠言。
BBC無法核實剪護照、剪綠卡等說法,但是近年來中國確實收緊了出入境政策。

「非必要」出境之爭
根據5月10日中國國家移民管理局召開的黨組會議指出:「要嚴格執行從嚴從緊的出入境政策,從嚴限制中國公民非必要出境活動,嚴格出入境證件審批簽發。」移民管理局官方微信號文章稱。
中國國家移民管理局在微信文章下方回復讀者時,明確了哪些屬於「必要」事由。
「對出國出境復工復產複學和經貿、科研、就學等必要活動以及就醫、照顧危重病人等具有緊急人道主義事由的人員,及時受理審批護照證件,辦理出國出境手續,最大限度地減少對正常生產、學習、生活和必要人員往來的影響。對出國出境參與防疫抗疫、運送救災物資和鮮活農產品的人員和交通工具提供加急辦證和通關便利,有力保障供應鏈、產業鏈安全穩定。」中國國家移民管理局回復指。
總部設在美國的自由亞洲電台引述中國國家移民管理局諮詢熱線工作人員稱,「非必要」事由包含旅遊和探親,邊檢人員會進行勸阻;「必要」主要包括出國留學、就業、商務、或者是出境就醫、參與防疫抗疫、運送救災物資等事由。北京邊檢工作人員還稱,對於因"必要事由"出境,要嚴格查驗事由、證明文件等,並以現場執行情況為凖。
中國當局對出境旅遊的限制可以追溯到2020年11月,當時國家移民管理局表示,從嚴審批中國公民旅遊等非必要事由的出入境證件申請,勸阻和限制內地居民旅遊、探親、訪友等非必要、非急需出入境活動。

防疫成效與「二十大」
中國政治學者陳道銀認為,中國近來較嚴的出入境管理政策是為了「外防輸入」,尤其會針對短期往返的旅客,因為這些旅客出境之後要回國,給疫情防控帶來風險。
「你現在出去在外面轉一圈,然後過半個月就回來了,如果帶疫情進來,國內的疫情是不是又會加劇?」他說。
他也指出,這樣的政策肯定與「二十大」有關聯。
「如果外防輸入控制不住,國內的疫情控制不了,勢必會衝擊習近平動態清零的抗疫決策,勢必會影響到他二十大連任的合法性,或者說他的政績。」
紐約州立大學奧爾巴尼分校政治學教授陳澄也對BBC表示,嚴控出入境是清零政策的重要組成部分。目前看來,在二十大之前,中國政府不大可能調整清零政策。
她認為,其中有政治原因,也有現實原因。「政治上,過去兩年來,中共一直把清零當成一大政績,認為清零體現了在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體制的優越性。二十大是外界一致預期習近平成功連任最高領導人的重要會議。在此之前,如果出現疫情失控的狀態,無疑對習本人,對中國政府來說,都會是一個難堪的局面,而且必定會被國內外『敵對勢力』大力批判。」
在現實方面,陳澄指出,雖然有一部分人對清零政策頗有微詞,仍然有很多沒有受到疫情重大影響的地區和人民支持清零。「此外,中國的疫苗接種率,尤其是高齡人口的疫苗接種率,還是差強人意。加上醫療條件的城鄉差異、地域差異,如果立即放開,難免會出現醫療擠兌,高齡人口大量重症乃至死亡的局面。這也無疑會對政權造成一定的衝擊。」
陳道銀預測,中國的清零政策可能會持續三五年,目前的限制達不到「鎖國」的程度,但已經嚴格限制了人員流動。
陳澄則認為,雖然清零一定會造成經濟上和社會上的負面影響,在二十大之前恐怕難有重大調整,但是這並不代表中國會長期「鎖國」。
「除了經濟上和社會上的負面影響,這次上海的混亂在國際上對中共的聲譽也是一大打擊。無窮無盡的清零並不現實。這波疫情控制應該也是為提高接種率爭取時間。提高接種率預計會是下一個重點。在此前提下,二十大之後不是沒有政策調整的可能。」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22-8-18 00:35 , Processed in 0.018433 second(s), 16 queries .

Metro Harbor Village Forum mhvlive X3.4

mhvlive © 2008-2022, Tai Kok Tsui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