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嘴 - 港 灣 豪 庭 Metro Harbor View

 找回密碼
 注册

欢迎您, 今天是 *君子自重,本網站嚴禁賣廣告, 發放, 或宣傳色情色情行業*

搜索
查看: 218|回復: 1

瘟疫蔓延時,人民在覺醒? 作家方方封城日記:不槍斃害...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2-20 22:10:0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今天的中學同學群,都在為她哭泣。一向為盛世而高歌的同學們,這次卻說:『不槍斃一批害人精不能平民憤!』」疫情重災區湖北省武漢市封城後,湖北省作家協會前主席、武漢作家方方在微博持續發表封城日記,中學同班同學近日去世,她在微博日記寫下這句,大批感同身受的網民瘋傳。市民在疫情下的鬱躁,亦以不同方式表現——學者許章潤以筆為劍,怒轟政府無能;李文亮事件中,網民舉牌要求言論自由。不過,討伐一陣,議題似乎又冷卻下來,「李文亮」也成為禁忌詞。瘟疫蔓延時,武漢在覺醒?


「災難不是讓你戴上口罩,關你幾天不讓出門,或是進社區必須(需)通行證。災難是醫院的死亡證明單以前幾個月用一本,現在幾天就用完一本;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屍車,以前一車只運一具屍體,且有棺材,現在是將屍體放進運屍袋,一車摞上幾個,一併拖走;災難是你家不是一個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幾天或半個月內,全部死光……」2月16日,方方字。

「這幾天,死亡者似乎離自己越來越近。鄰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媽和老婆都死了,然後他自己也死了。人們哭都哭不過來。


多少病者都一直以為歲月靜好,有病看醫,毫無死亡的心理準備,更無求醫不得的人生經驗。他們死前的痛苦和絕望感,比深淵更深。今天跟朋友說,天天聽到這樣的訊息,心情怎麼可能不壓抑不難過?『人不傳人,可控可防』這八個字,變成了一城血淚,無限辛酸。

歲月在災難中沒有靜好,只有病人的死不甘心,只有親屬的膽肝寸斷,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

無論是關在家裏20多天尚且健康的人群(包括孩子),或是曾經頂着冷雨滿街奔波過的病人,更或目送親人裝入運屍袋被車拖走的家屬,以及看着一個一個病人死去而無力拯救的醫護人員,等等等等。這種創傷,可能會在相當長時間裏,形成困擾。疫情之後,我想,恐怕需要大批心理諮詢師前來武漢……人們需要發洩,需要大哭,需要痛訴,需要安撫。武漢人的痛,不是喊喊口號就能緩解的。」


方方2歲起隨父母家居武漢,在當地生活了63年,《萬箭穿心》、《春天來到曇華林》等作品都以武漢為背景,「我雖然老了,但我批評的氣力從來不老」,流露出她敢言的作風。自武漢封城以來,她寫下18篇《封城日記》,記載當地民生苦況,讓牆內的人看到更真實的武漢:「我記錄下這些細碎,是要告訴那些有罪的人們:『不是只有死者和病人承受了災難,我們所有的普通人,都在為這場人禍付出代價。』」方方發表文章的微博被網警盯上,禁言14天,但相關文章備份在海內外流傳。

疫情大爆發,民怨也大爆發,不過這波民怨只能延續在瘟疫蔓延時嗎?瘟疫過後,還有多少人會為了方方文章被禁被流傳而表達不滿、和應學者許章潤斥習總無能文章發起聯署、為李文亮之死表態爭取言論自由?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夫子)指出,在封建管治模式下,要將疫症下的民憤,轉化成推動中共改革的動力,有三個要求:一,大規模民憤民怨演變成政治訴求、民亂;二,知識界聲音轉化成與執政者抗衡,引發內鬥;三,軍隊。但很可惜,三點中目前只有半點做到。



夫子指出,第一點的大規模民憤一直都存在,長期積累下,在這次疫情中爆發出來,官方則用大規模維穩來對付。不過,第二、第三點則丁點都沒有,夫子解釋,中共高層沒有良心官員願與執政者抗衡,只有一堆無能力、無良心、依附習權的官員,沒有內鬥就沒有新的權力分配;而軍隊方面,夫子指封建的管治者會給軍隊足夠好處來換取忠誠,就如香港警察有豐厚的加班費一樣,這樣維穩工具就會繼續為國家服務。
 
夫子指出,當局一邊維穩,不排除也在一邊部署,比如驅趕外媒、封網;按現今能力中共仍有很多高壓手法對付反對聲音,不過他指「從人民角度,一定要鍥而不捨,進退有度,醒目抗爭,智慧並行,知其不可而為之。」這樣人民才可真正「覺醒」。

夫子指出,當局一邊維穩,不排除也在一邊部署,比如驅趕外媒、封網;按現今能力中共仍有很多高壓手法對付反對聲音,不過他指「從人民角度,一定要鍥而不捨,進退有度,醒目抗爭,智慧並行,知其不可而為之。」這樣人民才可真正「覺醒」。

記者 周凱瑩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樓主| 發表於 2020-2-20 22:17:05 | 顯示全部樓層
上傳敢言《上海商報》前副總專欄 騰訊微信公眾號被註銷

瘟疫蔓延時,人民在覺醒?其實醒的人一直都在,不過當局緊摀他們的嘴巴。騰訊新聞《大家》微信公眾號發表由《上海商報》前副總陳季冰撰寫的專欄文章「武漢肺炎50天,全體中國人都在承受媒體死亡的代價」,文章指出1月20日前後——也即是距離武漢封城3日的媒體反應,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它們做的基本上都不是合(及)格的新聞媒體應該做的事情。」豈料,在中共眼底子下,就連騰訊新聞《大家》微信公眾號也難逃被註銷的命運。

文章指,縱觀中國媒體對武漢肺炎大爆發的反應,1月20日是一個非常鮮明的分水嶺:1月20日晚,國家衞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接受央視新聞採訪;1月20日前,大部份關於「新冠肺炎」的報道,均來自武漢和湖北官媒,主基調是「病毒危害有限、可控」,其間發生8名武漢市民因「造謠」被約談一事(其中一人是殉職的李文亮醫生)。

在第一例患者在2019年12月8日出現後,之後的40多天內,新聞媒體對受眾發揮的作用一直是「安撫」功能,別說是全國其他地方,就算是在武漢,氣氛都是一派祥和。

武漢市衞生健康委員會於2019年12月31日發表第一則通報;此後零星發佈數次語焉不詳的通報,稱患者人數略有增加,但不嚴重;1月5日至11日,通報乾脆停止;1月13日至18日,通報恢復,但都是無新增病例,無病例死亡,只有治癒出院病例;1月19日,專家稱武漢冠狀病毒肺炎總體可治,當地媒體的報道方式極為樂觀;這兩段時間恰逢武漢市和湖北省兩會;為了歡度春節,武漢還在1月18日舉辦百步亭社區萬家宴,並在1月20日,向市民開放20萬張文化旅遊惠民券免費預約。

1月20日後形勢急轉直下。媒體報道開始出現大規模感染病例,從武漢封城、求援,直至多個省市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衞生事件一級響應,更具諷刺意味的是,湖北省政府啟動一級響應竟然晚於浙江、廣東等省份。新聞媒體對武漢肺炎疫情報道進入第二階段,用官方常用的話來說,就是「輿論的主戰場轉到了武漢和湖北之外,當地官媒的聲音被更加強勢的全國性媒體連篇累牘的滾動報道所淹沒了」,中國媒體對受眾發揮的主要功能,從「安慰」變成「鼓勁」和「感動」。

「訊息公開是最好的疫苗。」變成媒體當時口頭禪。與此同時,世界衞生組織再次強調訊息透明的極端重要性,所以央視主持人白岩松也在他的節目中重複了這一點,說:「在沒有特效藥的情況下,訊息公開是最好的疫苗。」在這次疫情中,白岩松與沙士專家鍾南山的對話,極受民眾關注。

更糟糕的是,1月24日起,國家機器開始動手隱瞞真相。當日下午,正在武漢採訪的財新記者王和岩發朋友圈,稱自己和同事為了核實一家醫院醫護人員感染武漢肺炎的情況,輾轉聯絡了數名醫生,均被告知疾控中心有令,醫護人員不得接受媒體採訪,不得對外洩露疫情,哪怕承諾匿名,承諾保護消息來源,也不受訪;當天下午還有人稱,路過這次病毒的源頭華南海鮮市場,順手拍了張照片,立刻有4名保安圍上前來,大聲呵斥,要求刪除照片。

大年初一(25日),武漢《長江日報》在它旗下的新媒體「長江融媒」上發表社論「你的每一句謠言,都在製造無謂的恐慌」,繼續嚴厲指控謠言,稱它比瘟疫危害更大,決不能放任不管。

陳季冰感嘆,「將近2年前的這個時候,我曾經在本專欄發表過一篇文章,題目是《真正的新聞正在死去,更可怕的是無人在意》。我曾哀嘆,今天的新聞媒體在對涉及重大公共利益的事件報道方面的能力,已經衰退到了何種地步!並且以『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這個隱喻,來形容沒有了優質新聞媒體的社會,我當時懷着強烈的憂慮寫道:『以今天的這種輿情狀況,若是真的再面對一次SARS,後果簡直不堪設想。』不幸一語成讖,還不到兩年!」

以上為陳季冰文章節錄,他寫於2020年1月25至27日,近日在騰訊微信公眾號《大家》發表,不過,相關文章、騰訊微信公眾號已被刪除,備份版本仍在網上流傳。

文章作者陳季冰向來敢言,曾公開批評《環球時報》,指該報販售「愛國主義陰謀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騰訊新聞《大家》微信公眾號被註銷。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20-5-30 14:44 , Processed in 0.075450 second(s), 16 queries .

Metro Harbor View MHVLive X3.4

© 2007-2020 mhvlive.co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