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嘴 - 港 灣 豪 庭 Metro Harbor View

 找回密碼
 注册

欢迎您, 今天是 *君子自重,本網站嚴禁賣廣告, 發放, 或宣傳色情色情行業*

搜索
查看: 89|回復: 2

空姐請病假罷飛內地 憶飛武漢後恐慌14天:停機封關,別...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2-12 22:17:0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武漢肺炎疫情蔓延,醫護要抽生死籤入dirty team,空姐則戰戰兢兢打開更表,看看有沒有被編排飛內地。「入行前絕對沒想過,這份工要搵命博。」港龍空姐毒娥(化名)在疫情初期曾飛武漢,她爆料指當時公司禁戴口罩,經過懷疑染病後,因不欲再「上前線」請病假自保。國泰空姐習習(化名)則炮轟,公司目前削減九成內地線並不足夠,因仍飛上海、北京,其服務的班機就曾有武肺病人從內地轉機到來,「所以一定要徹底封關,杜絕源頭。」


相比起母公司國泰,港龍的空姐更接近疫情風眼,事關七、八成都是內地航班,其餘則屬東南亞航線。「內地機多到我偶爾看更表,才發現飛完武漢。」毒娥說。她憶述,當時武漢肺炎初發,惟公司發出內部信,指航班即日來回,疫情「傳染性不高」,禁止員工戴口罩。「十分荒謬,我們與乘客近距離接觸,怎會不高風險?」對於公司只考慮團隊形象,卻置員工的健康安全不顧,毒娥覺得匪而所思,「即使現在允許戴口罩,也要你拉下口罩,檢查有否塗好唇膏。」

從武漢返港後的十四天,毒娥提心吊膽,生怕自己染上肺炎。「那十四日都疑神疑鬼,兩聲咳,又怕是肺炎。我都避免出街,但家人就避不了。」過了忐忑不安的兩星期,沒有任何病徵出現,以為自己能放心外出走走,香港卻因政府堵截病毒不力,社區開始爆發人傳人個案。她又指,只有飛武漢的員工須隔離,其他內地線卻沒有同樣做法,「但疫情已爆到全中國」。

機上有武肺病人驚恐兩星期
國泰空姐習習表示,其航班曾出現武肺病人,惟公司沒有提供支援或即時應變,她惟有「救人自救」,自我隔離十四天。「還要是飛完第四天,自己看新聞才知,但又不知病人坐在哪!」習習憤怒道:「我拿了八天病假,無薪那種。」八天檢疫期,猶如坐牢;她只能關在房中,與家人隔絕,吃他們買的外賣,每天探熱及感覺身體變化。「但據我所知,仍然有同事繼續飛,不過有每天探熱,但公司完全沒理過。」

習習強調,公司大約在一月廿二日才開始允許員工戴口罩,懷疑感染肺炎的數個個案,都在此前出現。毒娥批評公司起初用各種藉口推搪,忽視病毒的嚴重性,質疑是為保住內地客源,「公司與政府是一樣,擠牙膏式回應訴求,等於推我們去死,後來再做已錯過防疫黃金期。」

習習就表示,目前機上提供的口罩仍然不足,特別是長途機,「例如美加的機,飛十五或十六小時,醫護都建議口罩戴四個小時就要換,但公司只供應兩個,怎會足夠?」她強調員工大多自備口罩,而N95等「奢侈品」多供給飛內地線的機師。然而,最令人咋舌的是機艙的清潔狀況。毒娥透露:「公司對外說有足夠消毒,以我所見情況跟以前差不多,清潔人員只抹兩抹桌椅、枕頭就完事。」習習補充,機艙抵航及再次啟航的時間,僅廿分鐘到半小時左右,「二百幾個座位,這麼短時間,做不到全面的消毒!」

毒娥常面對內地客,特別不滿其衞生狀況,「經常自攜一些難處理的食物,如把雞骨吐在桌上,又會搞到廁所成地尿。」她指飛機要重用,不是乘內地線的人也可能受影響,「這是一個密封的空間。一個人感染了,整架機的人都有危險。」

「病友會」監控缺勤阻嚇罷工
如今疫症肆虐,內地客或航班猶如計時炸彈;據港龍空勤人員協會總幹事施安娜引述數據,每日請病假員工達四百人,大多是怕飛內地而請假。毒娥怕因請假被秋後算賬,因公司有俗稱「病友會」(AMS)的追溯機制,「有個panel會把請假多的人納入,密切關注你的缺勤率,若太多就會考慮叫你停飛或調你做地勤。」工會在二月八日投票通過隨時能發動罷工,毒娥卻稱不夠膽參與,因公司已發信,威脅會有後果,「再者,現在罷工太遲了,因我們已被迫放無薪假。」國泰正是在工會開會前夕,削九成內地班次及頒佈無薪假政策,可謂先下一着,一挫工潮氣燄。

經歷過二〇〇三年沙士危機的習習就說,當年公司不會動輒用威嚇手段逼員工就範,即使因削減航班要放無薪假,也是十分誠懇,令員工願意共渡時艱。「但今次放無薪假,非但不讓我們選日子,還措辭強硬,在電郵中寫道,放無薪假的措施不受歡迎,日後又要推其他措施,像威嚇你一樣。」她憤言,新任管理層上任後,由反送中運動開始,便用法律條文干涉集會示威自由。然而,習習仍然相信罷工是一條出路,「不是談有沒有效,而是告訴公司,我們擔心工作安危,而你的保護措施不足。」

記者:陳娉婷
攝影:鄧鴻欣、伍慶泉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龍空勤人員協會在2月8日通過會員授權,可隨時發起罷工行動。(蘋果日報)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雖然國泰已宣佈逐步削減九成內地線,但仍要飛上海、北京等地。
國泰內部信表明,不接受員工在辦公時間參加工會活動,若罷工即會有法律後果

 樓主| 發表於 2020-2-12 22:27:18 | 顯示全部樓層
父親感染卻不在確診名單 全區41人染病無人送院

「看哪個命大、看哪那個命硬、看哪個倒楣!」武漢封城近三星期,仍然未能找到確實有效的藥物對抗病毒,武漢人或多或少都有「看誰命硬」的感悟。有患上武漢肺炎的病患無法住院,家屬每日要推着輪椅,走幾個小時送他去打針;一個小區有41人患病都只能在家隔離,沒有一人能送院。一場疫症,把一向「信政府」的人民,迫得說出政府「簡直就是草菅人命」。

記者 楊默

葉小姐(化名)的父親66歲,上月29日開始出現呼吸困難等症狀,兩日後確診武漢肺炎,但是直到2月5日,他仍然未能入住醫院。離家的大女兒葉小姐對《蘋果》指,父親持續發燒,現在每天都要由與父親同住的後母推着輪椅,走幾個小時送父親去醫院打針退燒。
老父住不了院,疾病有一定的傳染性,葉小姐在危城下,有如熱鍋上的螞蟻。她又指父親擔心家人照顧自己會勞累,又不想把肺炎傳播開去,已經呈現放棄狀態,「我父親非常絕望,他就覺得說,在家等死吧,他現在情緒非常不穩定。」

官方要求人人上報自己確診,不要成為傳染病的「幕後黑手」,但是葉小姐說,就算他們上報了父親的情況,登記的確診名單上卻沒有他的名字,葉小姐去問社區領導,對方說有上報,又指社區有41人感染,但「41個無一人安排床位」。

政府從最初的「可防可控」,到現在展露出束手無策,政府無能,人民自救。活在武漢城內,每日都只能祈求自己不染病,兩個月前的生活,因為一場疫症,變成人人只求生存,從學習防疾,到尋找病床,都要親力親為,社區領導和醫院把葉小姐的父親當成人球推來推去,她也只能一次次去詢問,到底甚麼時候才能為父親安排病床,「每次去找街道,找社區他們都感覺一樣的官話,一次都沒有得到回覆,就是敷衍,簡直就是草菅人命。」她指在父親出現症狀後,已經給社區報備後,對方不單沒有一次到來消毒,「看到我們就害怕,躲得遠遠的。」

「有沒有方法幫我媽也找到床位?」不少武漢肺炎的病人都是人傳人的家庭傳播,《蘋果》認識了當地一個母子一同發病的家庭,小翔的母親在上月中就出現病症,一直未能入院,病情已發展到嚴重程度,小翔隨後也發病,但是病況較輕的他,反而能先入院治療,無奈留下病母由年邁的父親照顧,小翔也只能慨嘆「也沒辦法嘛」,被政府遺忘,就算卧病在床,還是要四處為母親尋找入院機會。

「我就不知道是她傳給我還是我傳給她的。」小翔和母親都患上武漢肺炎,但小翔的病情比較輕,所以能住進醫治輕症的醫院,反而病情嚴重的母親,一直都得不到住院機會,只能在家自己隔離,由父親照顧。

官方在上月20日前,仍然說未有確實證據顯示新型冠狀病毒會人傳人,直到鍾南山公開表示,武漢肺炎肯定會人傳人後,大眾才得悉事態嚴重。小翔雖然不確定是自己傳染病毒給母親,還是對方傳染給自己,但是媽媽在一月中旬時已經發病,「她是之前一直沒有當回事,一直當是咳嗽,她本身就是化療,化療期間有咳嗽,以為是正常的」,直到本月上旬,他們去進行電腦斷層掃描,發現母親的雙肺已經感染,「有那個磨砂玻璃肺。」

小翔的母親本身患有癌症,身體很差,患上武漢肺炎後更需要吸氧,需求一個醫院床位,但有了床位就能確保保命嗎?不,就算是本身是醫生的「造謠8君子」之一、醫生李文亮,確診後住院也極速病逝。不過,入院這個看似一個很微小的要求,對於在武漢毫無身份的小翔來說卻是奢求,「求助電話都打過,我們一直在家等。」

為了防止疾病繼續傳播,當局要求小翔的媽媽自行到一個地方集中隔離,但是他們根本連走動的能力都沒月,「現在他們還要求你在一個位子集中,我媽的條件就根本不可能一個人跑過去,她現在根本都沒有力氣。」對話之間,小翔就如不會游泳的小孩溺水了,抓住一根稻草也要牢牢把握着,十分無力,或許,這種無力感就是現在武漢人的寫照
 樓主| 發表於 2020-2-12 22:32:10 | 顯示全部樓層
康美樓翻版!廣州豪宅3戶連環確診 「播毒者」涉隱瞞病情被立案調查

青衣長康邨康美樓,因不同樓層的相同座向單位出現兩名確診武漢肺炎患者,令人聯想是2003年沙士疫潮中的「疫廈」淘大花園翻版。無獨有偶,廣州亦出現類似康美樓事件!海珠區保利天悅屋苑一戶從湖北回來的人家,疑涉嫌瞞報病情,甚至在確診後還外逃,最後被當局找回。隨後,兩個不同樓層但相同座向單位的住客都被確診,令全揀大廈3戶確診家庭中,合共有6人確診。當局11日晚緊急疏散全座大廈的住客,並安排旅遊車將他們送往隔離,但有住客聲言拒絕合作,現場情況十分緊張。

天悅業住拒撤離 政府人員遠距離戒備

網傳一段相信是昨日廣州海珠區要求保利天悅第18座業主全部撤離時,有業主在大樓外向當局人員解釋拒絕撤離的原因。

影片所見,一名住客戴上口罩向遠處的人員喊話,指自從大廈出現確診者,大家已進行自我隔離,截至昨日已有10天時間,距離14日的隔離時間,只剩下4日,而且暫未見更多確診個案,希望當局能理解理,不要再要求全部居民撤離。

隔離酒店傳曾接待「世界夢號」隔離者

海珠區保利天悅屋苑疑出現集體確診事件,當局要求大廈住戶撤離到附近的江悅酒店,接受觀察。有內地網民發帖,指出該酒店曾成為「星夢遊輪-世界夢號」密切接觸者集中醫學觀察應急酒店。

發帖指,自1月30日,酒店已接待36名湖北到廣州的遊客,另外還有「世界夢號」167名旅客。

2月3日,廣東省疾控中心通報,數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曾乘坐「世界夢號」郵輪。星夢郵輪後來亦表示,一名「世界夢號」已離船的肇慶旅客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該確診者曾於上月19日從廣州(南沙)登上船前往越南,24日返抵廣州(南沙)下船,於南沙碼頭接受南沙疾控中心的新型冠狀病毒檢測,當時呈陰性反應。3日,有兩名同航次旅客確診染病。

確診家庭涉瞞報「播毒」 公安立案調查

事後,當地公安通報,2月4日,海珠區公安分局對33歲余男以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立案偵查,而余男已於1月31日被確診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現已被隔離收治。

經初步調查,1月23日,余男的妻子閔X童(31歲)在已經出現咳嗽、發燒等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疑似症狀的情況下,仍駕車與父母從疫情發生地返回廣州市海珠區的家中。余男與家人於1月27日至31日期間,先後前往醫院就診,並被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

海珠區疾病控制中心在獲悉檢測結果後,曾致電余男,告知其及家人檢測新型冠狀病毒核酸結果均呈陽性,並要求其配合執行預防、控制措施。

但余男在街道與物業工作人員上門排查時,刻意隱瞞家人曾出入過疫情發生地,以及一家人檢測新型冠狀病毒核酸結果均已呈陽性的情況,又拒絕配合工作人員為其兒子測試體溫,余男導致其感染的新型冠狀病毒存在繼續傳播的嚴重社會危險,其行為涉嫌妨害傳染病防治罪。

不同層同座被確診染病

有保利天悅的住客在網上爆料指,懷疑是感染源頭的住戶,居於保利天悅18棟的1502室,自湖北回來後一直隱瞞病情,以及不配合物業管理處進行體溫監測,隨後被證實受武漢肺炎病毒感染。除這戶人家以外,自上月31日及2月9日,同一棟分別居於2502室及2702室的兩戶人家亦相繼確診,據官方通報,3戶共有6個確診個案,而事件彷如青衣長康邨康美樓住客受感染事件翻版。

廣州市疾控中心得悉事件後大為緊張,即時派人對整座大廈進行消毒,同時安排所有住戶進行測試。目前,除確診的3戶人家外,暫時並沒有新增病例。

不過,物業管理處卻在昨日(11日)下午5時發出通知,要求所有02室的住戶撤離,到附近的天悅酒店隔離。至晚上7時30分,物業管理處再次發出通知,要求大廈內所有住戶在昨晚9時前往天悅酒店隔離。

對於有關通知,住戶反應甚為激動,認為酒店隔離「不一定比留在大樓更為安全」,又質疑該3戶確診住戶是否在電梯或其他地方受到感染,而不是廁所糞渠「洩毒」原因。

至晚上10時半許,有住客聲稱全座大廈83戶中,有64戶表態不會到酒店隔離,其餘19戶則無人居住,有住戶稱:「所有住戶都表態反對去酒店隔離!」至今日凌晨,當局安排大批旅遊巴士,停在大廈附近一帶等候,而住客仍與物管人員及警察對峙中。

被懷疑是感染源頭的住戶,其實早已被當局通報。根據廣州市公安局新聞辦公室在本月5日發出的公告,涉事住戶的33歲男戶主姓余,31歲女戶主姓閔,早前在湖北期間已經出現咳嗽、發燒等症狀,但仍駕車與父母返回廣州市海珠區的家中。余男與家人在上月27日至31日,先後前往醫院就診,並被確診感染武漢肺炎。

海珠區疾病控制中心曾要求余男一家接受隔離治療。但余男在街道與物業管理處工作人員上門排查時,卻刻意隱瞞家人曾出入過湖北疫區以及被確診結果,且不配合工作人員為其兒子測試體溫。有網友更爆料指,余果男的母親還一度逃走匿藏,兩日後被當局尋回。

另外,不少港人聚居的廣州番禺祈福新邨,亦確認有9名確診患者居住在屋苑內。當局公佈9人的住址,分別居住在屋苑內的繽紛匯、祈福名都及活力花園,全部病人都曾經在湖北逗留或居住,至今未出現「二代傳染」。目前,病人已經在定點醫院治療,而密切接觸者亦被送往隔離,屋苑內的祈福醫院10日起已經關閉門診,同時停止服務。屋苑的管理處昨午派出消毒車,在屋苑範圍內進行消毒。

《蘋果》記者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20-2-20 03:14 , Processed in 0.064692 second(s), 16 queries .

Metro Harbor View MHVLive X3.4

© 2007-2019 mhvlive.co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