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嘴 - 港 灣 豪 庭 Metro Harbor View

 找回密碼
 注册
今天是
搜索
查看: 58|回復: 3

【7.21 兩年】近百警力包圍街站 市民舉牌籲毋忘 721 「...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7-21 23:15:5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今日是 7.21 元朗站襲擊兩年。傍晚時份,近百名穿著戰術背心的軍裝警員在元朗港鐵站一帶戒備,亦有警員帶同警犬到場。天水連線及職工盟成員先後到場擺街站、派文宣,呼籲市民毋忘 721,亦有市民到場舉「毋忘」標語。
約黃昏 6 時,天水連線及職工盟成員到場擺街站。天水連線林進甫到場就被警員截查,除了檢查身分證,亦詢問他打算在街站講話的內容。職工盟鄧建華亦同樣被警方截查,被抄下身分證,又查看他手持的單張;但未有阻止他們設置街站。
約半小時後,賢學施政召集人王逸戰亦到場﹐在他們街站嗌咪。王逸戰希望市民明白「身土不二」的精神,彼此成為命運共同體,低潮間互相支持,總有機會看到香港「重光」的一天。
林進指,今天是 721 兩周年,指「一日仲可以講,一日都應該行出嚟講」,望市民照顧、關心同路人,相信堅持的話,正義總會到來。
職工盟的鄧建華則表示,在現時的政治社會環境氣氛下,「留下來的人」很應該做一些微小但重要的事。他期望市民不要忘記 721,亦要在社區層面上多做事。

近百警圍街站 期間多次嗌咪
約 1 小時的街站,氣氛大致平靜,惟有接近百名警方在附近戒備,有警員多次在附近嗌咪,提醒市民不要在此處聚集,否則或有機會違反限聚令。
另外,有配帶頭盔的警員拍攝街站情況;部分警員則在附近截查市民;亦有警員帶同警犬站崗。警察公共關係科警員則在現場直播天水連線和職工盟街站。

市民舉「毋忘 721」紙牌 「話畀人聽仲有人記得」
一名市民在街站結束後,到場舉起「毋忘721」紙牌。周先生指自己幾乎每個月都會到場,「冇曬前線啦,我哋呢啲好後嘅人都要做前線,出嚟表達下。」
周先生笑言自己做此事也需要很大勇氣,「但我唔做就冇人做」,形容現時社會氣氛「一潭死水」,需要有人站出來告訴大家,仍有人記得這件事。

點評

海!外直播 cutt.us/rkk 禁闻视频 v.ht/3sss 人们对斯大林的评价:一个连言论都能治罪的政权,不要去相信它的任何宣传;一个连良心都能判刑的政权,不要去相信它的任何口号;一个枪口能对准平民的政权,不要去相信它的任何   發表於 2021-7-22 06:06
 樓主| 發表於 2021-7-21 23:17:30 | 顯示全部樓層

【721 襲擊】「白衣人」王志榮早前獲判無罪 律政司提上訴

「721 元朗襲擊」事件發生兩年,至今 8 名「白衣人」被捕被提控,其中一名被告王志榮獲判無罪釋放。律政司回覆《立場》查詢時,指已就王志榮的無罪裁決提出上訴。

8 名涉嫌有份參與襲擊的男子,各被控暴動、有意圖而傷人和串謀有意圖而傷人罪,其中 2 人承認暴動,餘下 6 名白衣人不認罪受審。經審訊後,法官葉佐文早前在區域法院,裁定首被告王志榮暴動及有意圖而傷人罪名不成立,當庭無罪釋放。法官裁決時指,控方指稱涉及首被告的片段清晰度足夠,但片中人士容貌與首被告不完全相像,因此不認為片中施襲者就是首被告。

《立場》就王志榮獲判無罪,向律政司查詢會否上訴,今日獲回覆指,律政司已根據《區域法院條例》第 84 條,以案件呈述的方式提出上訴。

本案涉及 8 名被告為王志榮(54 歲,運輸公司東主)、黃英傑(48 歲,工程公司東主)、 林觀良(48 歲,商人)、林啟明(43 歲,商人)、鄧懷琛(60 歲,燒烤場東主)、「飛天南」吳偉南(57 歲)、鄧英斌(61 歲)及蔡立基(40 歲,機械技工)。被告林觀良和林啟明早前已認罪。至於不認罪受審的另外 5 名被告,早前均被判罪成,將於明天(22 日)判刑。
 樓主| 發表於 2021-7-21 23:20:28 | 顯示全部樓層

身負 7 罪的重考生 賢學思政王逸戰:終將入獄的人 考...

中學文憑試今日(21 日)放榜,目前身負 7 罪的應屆重考生王逸戰,在記者到達前,已在家偷偷看了他唯一赴考的英文科成績。他聳聳肩,咧嘴而笑,告訴記者,「同上年一樣(成績)」。
20 歲的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去年以中六考生身份首次應考文憑試,取得最佳五科 21 分。分數足以升讀大學,但其英文成績只有「1」,不符合學士及副學士最低要求,最終他決定重讀一年,自修四個科目。
他透露,自己的目標是入讀中大政治及行政系。《立場》去年尾訪問他時,王逸戰亦說過,希望「上莊」加入學生會,參與學運圈。

大半年過去,學運圈已被壓得細碎,而王逸戰本身,也沒能考到足以讓他入學的成績。
香港社會越來越高壓,不少民主派人士已身陷囹圄。王逸戰在去年 5 月,人大即將頒布《國安法》的一片肅穆中,宣佈成立自命為「抗爭者組織」的賢學思政。「賢學仔」在高峰期曾一周連續 6 天擺街站,包括派發文宣、眾籌物資捐贈在囚抗爭者等。
今日香港,擺街站儼然已成「高危活動」,王逸戰至今先後 5 次被捕,其中兩次在同一周內發生。他說,自己已「孭住」7 項罪名,包括阻差辦公、公眾行為不檢、分發煽動刊物等,從默默無名的中學生,一躍成為警員眼中「熟口熟面」的「頭號目標」。王逸戰說,自己多個月來也被《文匯報》及《大公報》追擊和跟蹤,也曾被人在家樓下貼上印有他個人資料的街招。
他坦承,兩年來不多不少也因社會事件而無心向學。今年報考了四個科目,王逸戰最後只赴考了英文科,成績也沒有提升;放榜後,他沒有四處「撲學校」,晚上卻到了元朗,擺「7.21 白衣人事件」兩周年街站。
「雖然我溫習會坐在書枱前,但我靈魂已經在街上」。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在家中查看放榜成績。

「這一刻,不會有新一代從政者出現」
記者問他,家中有沒有準備文憑試的練習本?王逸戰東找西尋,拿出僅有的一本英文練習,書頁非常新淨,他笑言自己幾乎沒有做過。
回想過去一年,5 次被拘留在警署數十小時,一個月報到至少 3 次,王逸戰認為,雖然被捕令他少了時間溫習,但卻不是成績不理想的主因,最大的影響是心態改變。「我會有…一種很扭曲的心態,即使我讀完書,即使 DSE 考得再好,但最後也可能會因定罪而遭剝奪學位,我覺得(溫習)好像有點徒勞無功」。
對王逸戰來說,自己是一個終將入獄的人,為自己作任何升學打算都是「徒勞」和「晒錢」;加上香港自由和言論空間越見狹窄,即使如願升學,入讀「政政」,他也看不到在本地從政有任何未來。
「香港這一刻,不會再有新一代的從政者出現,因為當我們已經不認同體制時,我們所做的事就不是從政,而是抗爭」。

大學的自由已不如在外擺街站
不過即使抗爭,似乎也沒法再在大學內發生。王逸戰原本憧憬的大學學生會,在這半年逐一被解散、取締、割蓆、問罪,他提及中大朔夜總辭、港大評議會風波、理大學生會紀律聆訊,直言一件又一件事令他卻步,曾經以為更自由的大學,原來也不如在外面擺街站般自在,「學校和政權已經撕破了他們的面具,扼殺所有學校當中、體制內反抗的可能性」。
虛假幻想破滅,失去努力考試的動力,王逸戰於是放棄了準備文憑試,放榜時也沒大感受,甚至當知道大部份副學士也因其英文成績不取錄他時,反而鬆了一口氣。「好矛盾,自己想讀書,又不想讀自己不想讀的書。」


為了回港 不能離港
今年 6 月,記者第二度訪問王逸戰,他當時透露自己想到台灣升學,希望一嘗在自由之地研讀政治的感覺。說到此處時,他兩眼發亮,記者問及他何時報名時,王逸戰卻突然開始支吾,「唉、唔知啊、再睇吓點先」。到今天放榜,記者再提起他的台灣升學夢進度,王逸戰再次兩眼發亮地,想像在台灣讀大學的生活,但嘆氣承認,自己其實不想徒勞報名。
「我估自己九成不能離境,之前蘋果(主筆盧峯)也是無罪,卻不可從機場離港,未來也覺得自己頗大機會坐監啦……有身於絕境的感覺。」他補充,現在一個月報到三日的情況之下,不可能出海外逗留長時間再順利回港。
雖然他重申,即使到海外升學,也只會是「暫時的離開」,因此為了「可以回港」,身負 7 罪的他便不能離港,「自由的台灣」必然只能是掛在嘴邊的盼望。


王逸戰父母一直希望他升學,因為他多年來,都被認為是「讀得書的人」。去年他即使因社運不理學業,「hea 考」也得到 21 分。如果有平行時空的話,他說不定已是一個生活多姿多彩的大學風頭躉。「我不會說自己後悔(投身社運),但也不會是很開心,因為我始終覺得這是很值得的事」,他形容自己不喜歡待在象牙塔內,「我選的路不是每一個香港人都能選,這一年我所接觸到的、經歷到的、學習到的事,已經超出我預期。」
放榜日,當大眾在關心狀元會入讀港大或是中大的同時,王逸戰總是咧嘴笑說,自己甚麼計劃都沒有,最擔心是何時入獄。「我去占卜,好直接問佢,我幾時會坐監。之後他說,其實不一定會坐監,視乎我這一刻如何選擇,如果現在停的話,就不會有事」。
他笑說,「但我不信占卜」。
王逸戰早前在身上紋了「赤子之心」的「赤子」,以及「身土不二」的「不二」,說希望自己一直保有初心,留在香港。在大家現在都說看不到未來的今天,憑甚麼樂觀地留下?
「看到未來的」,王逸戰笑說,「我見到香港真正未來的情景㗎,不過可能數以百年計啫」。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21-8-2 12:49 , Processed in 0.051484 second(s), 17 queries .

Metro Harbor View MHVLive X3.4

© 2007-2021 mhvlive.co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