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嘴 - 港 灣 豪 庭 Metro Harbor View

 找回密碼
 注册
今天是
搜索
查看: 125|回復: 2

【 首宗國安法】第 14 日審訊 辯方專家證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7-15 22:20:1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國安法首宗案件、唐英傑被指駕駛插有「光時」旗幟電單車撞向三名警員,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及「恐怖活動罪」等三罪,預計審期 15 天的審訊踏入第 14 天。辯方第二名專家證人,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教授今(14 日)繼續作供。
三名法官及控方昨日就辯方專家報告的研究方式提出各種質疑,例如於焦點小組討論中出現引導性問題、示威現場調查結果欠代表性等。李立峯就質疑一一回應,他多次舉例說明,又強調「抽樣調查」是社會科學常見的研究方法。他又指出,解讀口號的過程複雜多變,並非如控方專家劉智鵬所指只得單一意思,認為劉的解讀「死板」,忽略語言修辭及使用習慣。

【16:15】 所有證人作供完畢完結
所有證人作供完畢完結,法庭下令控辯雙方於下星期一 10時前,遞交列點形式的書面結案陳詞。法庭將於下星期二(20 日)開庭處理結案陳詞。

【16:00】 控方質疑被告曾刪除 WhatsApp 對話
代表控方的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盤問辯方證人江婉君,指根據他與被告的WhatsApp對話,她於案發當天下午約 2 時,曾向被告發送一張拍攝到西隧方向、有警方路障的相片,並稱「收到了」,江確認。控方又指,對話框顯示,江於案發翌日,即 2020 年7月2日,她曾向被告發送過信息其後刪除;江表示「因為我send錯咗」,故她刪除相關信息。
控方又問及,為何要儲存被告的姓名為「呀傑 Leon」,江則表示時被告向他表示自己叫Leon,被告另外亦曾表示他又另外一個名字叫「重甲」。江指她作為老闆不想稱呼被告為「重甲」,故問他有否其他名字,被告則稱可叫他Leon,江又指其實「重甲」是附近茶客對被告的稱呼。
控方又質疑指,根據警方於被告手機獲得的資料,江與被告的 WhatsApp 對話框中,曾出現系統訊息,「Messages and calls are end-to-end encrypted….」她是否認被告曾刪除了他們之間的對話,江則表示她並不明白控方向她確認什麼。江又表示,他們當日相約下午 2 點到銅鑼灣午膳,但由於她在西隧塞車,最終 2 時半才到達,當然被告最終沒有出現。

唐英傑友人:案發當天被告駕駛電單車前往銅鑼灣午膳
控方又盤問指,案發當日相約午膳的人士,包括一個名叫 Carmen 的人士,對方的另一個名字叫「恐龍BB」,江則表示「我答你我唔知」,並指他只知道Carmen是食肆「大勝丼」的負責人,及她曾介紹被告到「大勝丼」工作。控方又問及案發當日,她並不知道被告做過甚麼,因為她並沒有見過被告,江稱「我有見過佢,喺醫院囉」,控方再稱「咁被捕之前呢?」,江隨表示「我淨係知道,佢會揸電單車嚟銅鑼灣join我哋食飯」。控方又指,江發送西隧相片給被告,是想通知他西隧沿途有警方路障?江表示不同意。辯方沒有覆問。
控方開案陳詞早前提及,案發當日被告曾與「恐龍 BB(Dinosaur BB)」WhatsApp,兩人首次對話時間為下午 1 時 03 分,在此之前沒有其他對話。從對話顯示,被告知道警方在海底隧道設置路障及防線,他欲經東區海底隧道往銅鑼灣一間被形容為「安全點」的 cafe。下午 2 時 57 分,被告將上述消息告訴「恐龍 BB」,準備使用東隧前往銅鑼灣。「恐龍 BB」向被告稱「so late」,被告下午 3 時錄音回覆「not late. They are just gather people now. This is just the right time.」。案情又指,「恐龍 BB」曾向被告發送一張顯示警察舉紫旗,警告市民違反《國安法》的相片,以及一張顯示被告在沒營業的餐廳內,他旁邊掛有旗幟的截圖。

【14:30】辯方傳召唐英傑朋友作供
辯方傳召唐英傑朋友,旺角登打士街皇茶 Royaltea 東主江小姐作供。她供稱自己與唐在 2019 年 11 至 12 月認識。當時她的店鋪附近常有示威活動。而唐不時在示威進行時,會進入其店鋪休息,其後開始與唐熟絡。她亦指,當時有不少在示威中被胡椒噴霧或藍色水擊中的人,會到她的店鋪休息。此時三名法官聚頭商議,法官彭寶琴表示,證人剛才提及示威、藍色水等,如果證人未來的供詞可能構成「證明罪行」(incrimination),法庭可能需要對她給予警告。辯方表示能夠繼續。
江小姐指,受傷的人進入店鋪後,她因為生意分身不暇,但有其他人照顧他們,而其中一名照顧者是唐英傑。辯方問江,唐英傑有否曾對她提及關於急救的事宜,但法官杜麗冰及彭寶琴指出,證人不能談及唐英傑曾說的說話,辯方不能依賴由江覆述唐英傑說話的內容為真確,因為此屬傳聞證供 ( hearsay evidence ),而唐英傑選擇不作供,不能證明該些內容的真偽。
辯方其後轉為詢問疫情期間,唐英傑被公司辭退後,她聘用了唐到店鋪工作。在法官查問下,江形容唐的崗位為「調茶員囉,茶飲個茶」,旁聽席傳來笑聲。江續解釋,因為其店鋪規模小,所有員工都要負責不同崗位。
而 2020 年 7 月 1 日案發當日,江小姐供稱自己相約員工到銅鑼灣一家咖啡店用餐,其中一人就是唐英傑。辯方呈上手機截圖以及錄音短訊,顯示該咖啡店的地址,及唐英傑的回應。辯方主問完畢。
現時控方另一主控張卓勤開始盤問江小姐。

13:00】控:研究如何排除貼文被刪? 李:未能排除但影響甚微
主控周天行提出跟進問題。周再度質疑,辯方的連登貼文研究,分別將「光時」首尾四字與「香港獨立」分開統計,並不如控方專家劉智鵬般,將八個字一同理解。李立峯稱劉智鵬的報告,其實亦分開首尾四字分析,得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各自有分裂國家之意。但李同意,最終整句「光時」口號的意思應該一併考慮。
周天行質疑,李並無看過高級督察張偉文報告內提及的全部示威現場片段。李立峯坦然承認,惟反駁指「如果要我看完所有 2177 條片段,去確認警方點算口號出現的次數無誤,那麼我會選擇相信警方的點算」。李立峯重申,控方報告單純強調 721 中聯辦示威,不同意該報告有考慮整個 7 月的事件。其後周向李再次指出,在 721 當日較早時,示威者在中聯辦外早已叫喊「光時」口號。李表示知道,亦指辯方報告早已指出該口號在 2019 年 7 月初,在網上已經有出現跡象。
就「連登」貼文的研究,主控周天行再度提出多項質疑,並指李立峯進行研究時,未能排除部分貼文已經被刪除。李確認,但認為遭刪除的貼文影響十分輕微。周又向李立峯展示其中一連登貼文作例,問李如何找出「香港獨立」與「光時」的相關性?又舉例問「如果『香港獨立』與『光時』在貼文中出現 100 次,相關系數會否是 1?」李立峯隨之打斷指「一個貼文中不可能出現 100 次『香港獨立』」,周表示「我只是舉例」,李則指「就算是舉例亦不合理」,並解釋研究是以日數為單位,研究相關字眼每日出現的次數,而非以貼文為單位,周天行繼續追問,「所以你不知道多少貼文被即時刪除?」,李立峯指「我不需要知道」,解釋稱其研究涉及的貼文數目多達 2500 萬個,刪除貼文的影響甚微。
周天行再嘗試追問:「如果(辯方附件中的連登貼文)持續一段時間,而我們看見『光時』口號,亦見『港獨』口號出現了數次,那麼相關系數是多少」?此時彭寶琴法官打斷周,對他覆述李立峯較早前向她解釋「相關系數」概念的說明,並向李確認是否正確,李回應「相當接近」(close enough)。周天行隨後完成提問。辯方表示將會傳召多一名辯方證人作供。

【12:00】李立峯:社科研究甚少做「共同出現」研究 與「相關系數」研究不可相比
李立峯於其報告中表示,根據他分析「連登」貼文所進行的相關系數(correlation coefficient)研究中,「光時」口號與香港獨立之間的關係並不明顯。法官陳嘉信指於該研究中,數值 0.3 代表相關性一般(moderate)。但根據高級督察張偉文的統計報告,「光時」口號及分裂、顛覆元素出現的趨勢由 2019年的 11% 大幅上升至 2020 年的 70%,並詢問為何兩數據的結果如此不同。李立峯解釋指張的報告,並非研究系數,而是在研究「共同出現」次數,李強調於社科研究中,研究者甚少進行「共同出現」的研究,兩種數據不可相比。

【11:20】李立峯:劉智鵬沒提證據證明「光時」只得一個意思 
李立峯相信,辯方專家已在研究中,經過連登貼文研究、焦點小組訪談、公共話語調查等,確實證明在 2019 年,不同人對「光時」口號有很多不同理解。雖然或許有人會質疑 2020 年口號的意義會改變,但李立峯強調,如果有人認為口號的意思,在 6 至 7 個月之後改變,而且是特定地變成唯一的意思,那麼他需要提出證據。而控方專家劉智鵬的報告顯然不是這種證據,因為劉的主張是口號的意思從未改變。
另外,李強調連登貼文研究一直從 2019 年 6 月進行至 2020 年 7 月。此時彭寶琴再度質疑,辯方專家沒有將「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整句與「香港獨立」一同搜索。李解釋,網民一般未必將整句口號打出,將首尾四字分開搜索或許更恰當。彭寶琴此時詢問,同一個貼文中,假設發文者認為「光時」有港獨意味,他可能不會將同樣意思,用兩個不同的短句分開打兩次。
李立峯再次解釋,連登貼文研究是用「日」作統計單位 -- 即如果一天內有很多貼文提及港獨,那麼就可能預期「光時」口號會出現的更多。但研究發現「光復香港」或「時代革命」,與「香港獨立」的相關係數 (correlation coefficient) 分別只有約 0.2 及 0.3,整體而言屬於低水平。用這個方法研究相關性,亦較亦每個「貼文」作統計單位更為可靠。因為網民不會在某一天談論港獨,但所有人互相協議當天只用「香港獨立」而不使用「光時」字眼。

【11:00】3 法官繼續發問   李立峯:不同意「光時」口號普及   完全因中聯辦示威
三名法官繼續向李立峯發問。陳嘉信法官希望李澄清,反送中運動的演變如何影響對「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理解。李重申,不同意控方專家劉智鵬指「光時」的口號再度普及完全是因為 721 中聯辦示威。
他講述 2019 年 7 月初的一系列「光復」行動,例如 7 月 6 日的「光復屯門公園」及 7 月 13 日的「光復上水」,有喚醒人們對於「光時」口號的效果。
即使是在 721 當天,研究發現公眾明顯更關注 721 元朗襲擊多於中聯辦示威。「光時」口號的意義開放而含糊,市民可能這句覺得能代表他們對元朗襲擊的憤怒、不滿。
因此辯方專家認為,721 元朗襲擊比中聯辦示威,更是「光時」口號再度普及的原因。陳嘉信亦質疑,辯方最後一次示威現場調查(on-site survey)只是 2020 年 1 月 1 日進行。李立峯補充,現場調查只是用作加以證實結果。辯方得出的結論還有其他證據,例如監警會在 2019 年 11 月的普查,也錄得超過 80% 受訪者認同 721 元朗襲擊事件令他們對警隊感到不滿。
辯方報告的結論,是從不同的資料來源及數據得出,以證明其對於運動如何演變的主張。

【10:46】回應控方質疑    李立峯:研究者搜集數據    會面對不同限制
國安法首宗案件、唐英傑被指駕駛插有「光時」旗幟電單車撞向三名警員,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及「恐怖活動罪」等三罪續審,辯方第二名專家證人,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教授今接受辯方覆問,控方昨盤問李立峯時提及,在「佔中九子」案 (DCCC480/2017)中的專家報告雖獲呈堂,但沒有被給予任何比重,李確認。
辯方大律師劉偉聰今早覆問指,於該案中法官雖然沒有給予李的專家報告任何比重,但該案法官認為李於報告中所引用的證據及研究方法均是誠實可靠的,李答謂「我認為是的」(I think so)。
至於控方昨亦質疑,李立峯就有關「連登」的貼文內容研究中,並沒有包括涉及旗幟的圖片內容,李認為相關做法並不影響他研究的邏輯。李今再解釋指,廣義來看,不同的研究均有不同的限制,社會科學研究者須基於不同但合理的假設而進行研究,正如他並沒有挑戰警方統計「光時」研究一樣,如要批判對方的研究方法,他亦可以質疑對方並沒有數算於不同現場叫喊「光時」口號的確實人數、音量等等,他沒有提出相關質疑,是因他知道研究者於搜集數據時,會面對不同的限制。
控方昨亦質疑李研究「連登」貼文時,只研究了時事台的貼文,並沒有包括政事台、創意台會審Apps台的貼文。李今回應指,他選擇只研究時事台,是因為當時就社會事件的討論主要集中在時事台,且但就時事台的相關貼文及評論已有逾2500萬,他認為相關數量已屬可做研究的適當數量,再研究其他貼文,對其研究無甚價值。辯方完成覆問。三名法官表示於李立峯離開證人台前,他們需時數分鐘進行商討,現暫時休庭。

點評

海!外直播 cutt.us/7uu 禁闻视频 v.ht/33zz 从大米里,认识了镉;从咸鸭蛋里,认识了苏丹红;从火锅里,认识了福尔马林;从银耳里,认识了硫磺;从牛奶里认识了三聚氰胺..在食品中我们国家顺利完成了化学扫盲...   發表於 2021-7-15 23:32
 樓主| 發表於 2021-7-15 22:26:44 | 顯示全部樓層

【國安法第一案手記】李立峯作供變社科堂 法官們用力...

「如果可以,請讓我用兩到三分鐘時間,解釋什麼是文本分析(content analysis)。」傳播學者李立峯這句說話,大概最捕捉到他今日在唐英傑案法庭作供的精神。
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即將上庭、為唐英傑一方做專家證人的消息,一直備受關注。李立峯過去在香港社會運動、媒體等議題的學術著述廣闊,亦常在主流媒體就時下政治、社會議題發表評論。他是香港電台《五夜講場》「學人串社科」的常任主持之一。
過去三個工作日,當港大政治系教授李詠怡作供時,已經有新傳學院的教師、職員、學生在不同時段前來,希望等候及支持李立峯出庭。
今日(7月13日)下午,控方對李詠怡持續近兩日的盤問終告結束,當李立峯被傳召上法庭,「光復」與「革命」兩個涉案詞語已經被辯論多日,攻防來回,氣氛膠著。控方原本保留挑戰李立峯專家證人資格的權利,今日卻宣布沒有異議。李立峯穿著黑色西裝,走上證人席,放下橘色布袋,手舉聖經宣誓,小小的證人台被三塊透明膠板圍著,狹窄的空間剛剛夠他坐下。
這並非他首次作為專家證人上庭。兩年多前,2018 年 12 月佔中九子案,李立峯曾被法庭接納為專家證人,他的研究報告被接納為呈堂證供,是香港首例。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當年李立峯花了不少時間向時任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解釋問卷調查、李斯特量表等社會科學入門內容,今天,他再次把法庭變為社科課堂,在短短一小時內,焦點小組(focus group)、文本分析量化和質性研究等社會科學術語充斥法庭的討論,李立峯就研究報告的相關概念,一一向三位國安法法官作簡明解釋,並帶出一個關鍵信息:一個詞彙的意思並非只有單一、真實的答案,而是人們在交談時創造出來的;他同時再次確認李詠怡作供時提及的結論:一個有效的口號,是開放的,會讓人們為它帶來不同意思。
李立峯以英文作答,說話語速較快,辯方負責主問的大律師劉偉聰、法官杜麗冰、控方周天行均先後要求他放慢語速,好讓大家能夠做記錄,他嘗試過,不過很快又恢復原狀。他在庭上說笑:「我的學生們也經常這樣批評我。」在他說話期間,記者席的打字聲急急響個不停。

李立峯表示,他與李詠怡合寫的報告,主要回答「光時」口號的意思、以及口號在社會運動中如何被使用的問題。為了回答這兩個問題,李詠怡作為政治科學家主力於政治理論,而李立峯作為傳播學學者則主力提供數據分析。
他們的報告,使用的研究方法均屬社科範疇,包括焦點小組訪談(focus group study)、文本分析(content analysis)、調查問卷(survey)、公眾話語分析(public dicourse analysis)等。
在辯方劉偉聰的主問下,李立峯首先解釋他與同事合作做、關於網路論壇「連登」貼文的文本分析。
「如果可以,請讓我用兩到三分鐘時間,解釋什麼是文本分析。」李立峯說。公眾席傳來輕輕的笑聲。這一句說話,成了隨後約一小時社科堂的開始。
他解釋,文本分析通常包含三個基本步驟:材料收集、數據生成、數據分析。
「第一,材料收集,例如如果我需要報紙的材料,就需要去圖書館。現在,我們面對的是一個網絡論壇,有成千上萬的留言,因此,我需要一個懂電腦科學的人,以電腦語言寫成程式,好讓電腦幫你下載所需要的內容。」
解釋得淺白,三個法官紛紛輕輕點起頭來。李立峯接著說,第二部數據生成,就需要為文本做編碼(coding),就像貼上標籤一樣,例如如果文章屬於《星島日報》,就標籤為數字「1」。由於從連登下載的貼文多如星數,因此同樣需要編寫電腦程式,讓電腦自動識別出帶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港獨」或者「香港獨立」,以及「五大訴求」的貼文,將貼文分別以不同數字標籤後,就獲得一個數據庫(data set)。
至於第三步,就是分析數據了。說到這裏,法官們聚精會神,不過旁邊的保安阿姨睡意來襲,腦袋搖搖晃晃。
劉偉聰繼續問,有 40 個受訪者的焦點小組訪談(focus group study),是如何做的。李立峯回答:「在我解釋之前,我想稍微說說焦點小組訪談的目的,在社科研究裏它究竟是什麼。」社科堂繼續展開。

李立峯說,在社會科學,有兩種基本的研究方法:質性研究和量化研究。在 2019 年的夏天,當社運爆發,他和同事們覺得應該要做一些研究,一開始他們先做了一些現場調查(on-site survey),使用量化研究的方法,不過,局限在於,數字無法說出意義,關於人們參與運動的想法。
因此,他們開始想做質性研究(qualitative research),而焦點小組訪談正是其中常用的方法:將不同的人聚集一齊,訪問,讓他們互相說話。如此,研究者可以從人們的對話當中,得出他們是如何理解事物,比如一個口號,或者一場運動。
李立峯以研究反修例運動為例子,解釋焦點小組訪談的四個步驟,又不時用手勢輔助解釋:
首先確定邀請什麼類型的人做訪談,例如他們要研究,運動支持者如何理解反修例運動,那麼,就邀請支持、參與運動的人。不止如此,訪談的人應該有多樣性,因此會尋找不同性別、年齡、職業的人。
確定之後,就是第二步,用電郵、個人人際網絡等,邀請受訪者,然後分組:一般情況下,會有一般組別,以及同質性高的組別。例如他們這個研究,將受訪者分為 3 個因組別,裏面有不同年齡、性別、職業的人,以及 4 個同質性高的組別:社工組、教師組、媒體組、年輕人組,後者是為了進一步做更多分析,因為社工、教師、記者等,較可能有各自獨特的參與運動的方式。
第三步,在組內問問題、讓參與受訪的人在各自組別內交談。這會由學者或者研究助理負責領導訪談,訪談的原則、內容,會由李立峯起草,再由研究者們一齊討論修改。至於最後一步,就是把訪談的內容聽寫成逐字稿,作為材料供研究、分析。
在如上堂一般的解釋的過程中,三位法官紛紛發問:
「怎樣將 40 個人分成 7 組?」
「做質性研究也不能完全拋棄數量的問題?否則如何有代表性呈現這麼多人口是如何思考?」
「怎麼確保受訪者講真話?」
問題接踵而來,李立峯一一拆解。

他先解釋,在社科研究確實也有傳統,例如做焦點小組訪談大概 7 個組別就可以,另外,這種訪談方法確實不是要給出數字上的發現,不過不同方法適合不同問題,視乎想要研究的問題是什麼。
進一步,他說之所以在與李詠怡的報告裡,用了一共 5 種研究方法,不只有焦點小組,還有量化研究的數據分析,結合一齊,從不同層面充分回答關於「光時」口號的意義和用法。
法官彭寶琴提出疑問:早前李詠怡教授提過,「有效的口號能讓人們帶入自己的理解」。如果這樣,這豈不是會影響一個只有 40 人的訪談研究的有效性?
這正好讓李立峯解釋,為何在理解政治口號時,焦點小組訪談是一個有效的方法。
李立峯說,「effective slogans invite people to bring their own meanings to the situation」是有名的社科學者 W Lance Bennett 在 2005 年提出的說法,要證明這個說法成立,用量化研究顯然非常困難:要問多少人?但使用焦點小組訪談,讓人們自己表達出,他們是如何理解那些口號的,你就會真的見到,人們會嘗試去理解那個口號,為口號帶來不同的意義。
法官陳嘉信又問:你怎樣保障人們會說真話?他同時有點不好意思地補充:「可能我這樣問很外行,這個問題可能好蠢。但例如美國大選,你要訪問人,有些人不好意思說自己其實想投票給誰,我就不點名哪個候選人了。」
李立峯馬上說,「這不是一個蠢問題,相反很值得回答。」他解釋,相比於假設在每個人頭腦當中只有唯一一個真實的意見,社會科學並不如此看待人類的思考。相反,社會科學認為,人們會視乎不同情況,例如面對不同的人、想要表現怎樣的自己,而說出不同的話。
因此,他並不是要獲得一個唯一的所謂「真實的意見(true opinion)」,因為並非只存在一種意見,意見是複雜的。而是要看人在與人相處的情況下,如何談論、理解某個問題,例如「光時」口號,而這正是真正會在公共領域傳播、互動的內容。

當討論進入人是否只有唯一真實的想法這個問題時,法庭到了一個需要不少頭腦思考的地步,三個法官都開始嘗試問出更深的問題,每當他們發問,他們自然地緊閉眼睛、皺起整張臉,是一副奮力思考的表情。
法官彭寶琴質疑道:我實在無法充分理解你的說法。如果焦點小組訪談不是要獲得真實的意見,所謂要獲得他們在有人相處時候所表達的內容,豈不是說明訪談的目的,並非獲得人們真實如何理解口號,而是他們在公共討論中如何表達他們自己?
「我嘗試回答你的問題,」李立峯說,「在人的頭腦中,一件事物並非只意味著一種意思,那就是他真實的意見、想法。所謂意義的生成(production of meaning),是一個不斷進行中的過程。就如我們現在在法庭討論,我們就是在嘗試為『焦點小組訪談』創造某種意義。」
「意義是複雜的,那就是為何我們需要讓人們彼此交談、討論,那就是焦點小組訪談的目的和價值所在。」
「當我說焦點小組訪談並非要給出真實意義(true meaning),我說的是,你根本不應該假設一切只有唯一真實的意義。意義是在人們說話時,由人們創造的。」最後一句話,李立峯特意重複了一遍。
法官陳嘉信也緊閉眼睛、皺起臉,用力思考地發問:這不是有危險嗎?人們真實所理解的意思,以及人們表達出來的意思可能有不同⋯⋯
李立峯:這不是危險,而是你要理解,人們對你有不同看法,並據此調整發言,這是一種調整(adjustment),而非說謊。
法官彭寶琴再進一步提問:從報告裡看到受訪者的回答,看起來,似乎你們直接問他們,「光時」口號意思是否香港獨立?
李立峯說,他們並沒有直接問受訪者「光時」是否港獨的意思,受訪者的答案裏關於「港獨」的內容,均是他們自發提及的。
他讀出一名受訪者的回答:
「一開始我覺得我不應該叫那個口號(指光時),因為我覺得它的意思是想要香港獨立。我甚至不會說『雨傘革命』,因為我覺得『革命』的意思是要推翻政權。但反修例運動正在逐漸變化,現在,運動是關於真普選,令香港變成一個和平、民主的地方,我逐漸開始叫『光時』口號,這口號代表團結香港人的一種精神,當我叫喊這個口號,我覺得自己與其他香港連結起來。」
讀畢,他說:「這甚至比研究一個口號意味什麼更為豐富。我們看到人們會隨著時間流動而改變他們對一些字眼的理解。」
法官杜麗冰也給出努力思考的閉眼皺臉樣子,這是她在之前這麼多天都沒出現過的表情。她說,讀了這些答案,接著彭寶琴法官的問題,她同樣覺得是發問者直接問了受訪者「光時」是否港獨的意思。
「很有趣。事實上,我們沒有這樣問。這就是為什麼焦點小組訪談這麼有價值(this is why focus group study is great)。」他稱讚這個研究方法,這令公眾席發出一些笑聲。
「回到那年 9 月,當你問人們這些問題,你甚至不需要直接問,因為那些問題已經在社會裡公開被討論,在那個環境,人們自然而然就開始談論那個問題。」
僅僅一小時,討論已經從基本社科研究方法,進入討論人對某事物的想法、理解是否只有唯一真實的答案。李立峯作供未完,明天待續。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21-8-2 14:34 , Processed in 0.041059 second(s), 17 queries .

Metro Harbor View MHVLive X3.4

© 2007-2021 mhvlive.co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