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嘴  港灣豪庭 #mhvlive

 找回密碼
 注册

欢迎您, 今天是 *君子自重,本網站嚴禁賣廣告, 發放, 或宣傳色情色情行業*

查看: 1819|回復: 2

莊文浩事件:加拿大與中國互相驅逐領事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3-5-9 21:44:4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加拿大與中國就聯邦議會眾議員莊文浩(Michael Chong)在港家屬懷疑被騷擾事件互相驅逐外交人員。
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上周援引加方情報文件稱,中國外交人員在莊文浩發起有關新疆人權狀況的議案後,遭中方針對,並搜集其在港家屬情報,以便實施打擊,阻嚇其「反華立場」。
加拿大外長喬美蘭(Mélanie Joly)星期一(5月8日)宣佈,將被指與此事有關的中國駐加拿大多倫多總領事館領事趙巍列為「不受歡迎人物」(persona non grata),並將其驅逐出境。

中國外交部繼而在星期二(9日)午間宣佈將加拿大駐上海總領館領事甄逸慧(Jennifer Lynn Lalonde)同樣列為「不受歡迎的人」,並限令她在5月13日前離境。
北京稱加方驅逐趙巍屬「無理行徑」,「已向加方提出嚴正交涉和強烈抗議」。加拿大外長喬美蘭則稱,加方「經過慎重考慮所有相關因素」後,才作出驅逐中方外交官的決定。她重申加拿大不會接受其內政「遭到任何形式的外國干預」。
稍早前,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發表聲明稱,渥太華是「基於個別政客和媒體所謂『中國干涉加內政』的謊言」驅逐其領事,「這嚴重違反國際法和國際關係基本凖則,嚴重違反中加雙邊相關協定,蓄意破壞中加關係」,「嚴重損害中國外交領事人員合法權益」。

中國駐多倫多總領館也分別發表聲明反駁渥太華政府稱:「加方無中生有、以己度人,誣稱我館領事官員干涉加內政……是赤裸裸政治挑釁,注定不得人心。」

據中國駐加拿大多倫多總領事館官網,趙巍是領館政新領僑處的政治與新聞負責人。《環球郵報》報道稱,趙巍被委派負責搜集有關莊文浩的情報。

另據網上資料顯示,甄逸慧為加拿大駐上海總領事館政治、經濟和公共事務領事。中國外交部公告並未交代為何選擇驅逐甄逸慧。

喬美蘭在Twitter上轉發其書面聲明稱:「我們依然堅信,捍衛我們的民主至關重要。」


誰是莊文浩?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莊文浩目前是在野加拿大保守黨的影子外相。

莊文浩1971年生於安大略省溫莎市(Windsor, Ontario),父親於1952年從香港移民加拿大,靠勤工苦讀成為醫生,曾任職護士的母親則是來自荷蘭的移民。

莊文浩加入了加拿大保守黨,2004年首次當選聯邦議會眾議院(下議院)議員,曾在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任內擔任部長。他目前是保守黨影子內閣外長,也是眾議院加中關係特別委員會副主席。

2021年2月,加拿大下議院投票以壓倒性多數通過一項議案稱,中國對待維吾爾少數民族的手段是「種族滅絕」,莊文浩是議案發起人。同年3月,加拿大聯同英美等國就新疆問題制裁中國,中國外交部宣佈反制措施,制裁莊文浩等人。

根據中方制裁令,莊文浩被禁止入境中國大陸及香港、澳門特區,禁止中國公民及機構同莊文浩交易或往來。莊文浩其後在BBC中文的專訪中說:「我視(中共的)制裁為一個榮譽的標記。」
加拿大《環球郵報》5月1日報道,根據CSIS的一份情報以及知情人士說法,莊文浩在發起新疆議案後即被中國當局針對,其目的是要透過對付莊文浩做到「殺一儆百」,阻嚇他人採取反華立場。

報告也指出,中國視身為「五眼聯盟」成員的加拿大為首要情報目標之一。

莊文浩4日表示,CSIS已向他通報情況。他在一份聲明中說:「與許多加拿大人一樣,我在海外有親戚。(中國)針對這些親屬得以恐嚇和脅迫本土加拿大人,是嚴重的國家威脅。」

相關報道和莊文浩本人都沒有透露更多細節。

特魯多稱他是在《環球郵報》報道發表後才得悉事件。他說:「CSIS認定這事情沒有必要向上匯報,因為它還不夠嚴重。」

今年3月,特魯多宣佈對中國「干預加拿大近屆大選」展開獨立調查。中國否認對選舉有任何干預,稱相關的指控「完全是子虛烏有,無稽之談」。

同樣在3月,加拿大皇家騎警證實在調查魁北克蒙特利爾(Montreal, Quebec)兩處疑似中國「海外警察局」。中方否認有關設施為「海外警察局」,稱實際上是「服務中心」。
 樓主| 發表於 2023-5-9 22:19:33 | 顯示全部樓層

從大眾寶馬到德勤貝恩 外資是否會逐步撤離中國

2023年的春天,對於投資於中國的國際資本而言,喜憂參半。

喜的地方在於,中國經歷了去年底突然全面放開疫情管控,然後重開國門,2月份的春節開始報復性的消費,再到「五一」長假的2.7億人次出遊,中國市場強勁的需求,相比於高利率下低迷的國際需求,使各國資本都不由得心動。

憂的地方在於,中國對待外資的態度似乎表裏不一。在官方層面,從博鰲論壇到全國「兩會」,官方都不忘大力宣揚降低門檻,吸引外資。但實際上,德勤、美光、貝恩、明茨,以及日本的安斯泰來製藥等知名外企今年以來密集受到中國政府打壓,美國商會也報告稱,在華美企日益擔心地緣政治爭端對在華業務的負面影響。

在中國這樣的討論也不絕於耳,比如在中國最成功的外企之一蘋果公司,在印度的產能規模翻倍,並在孟買開設全國第一家蘋果店,再加上印度人口此時超越中國,有聲音擔憂,外資是否分散佈局,從中國部分撤離?更重要的是,在當前經濟和政治環境中,外資將在中國經濟版圖中扮演什麼角色?

外資增減之謎
僅從數據層面,國際資本在中國投資的狀況,似乎有矛盾之處。

中國商務部的數據,描繪出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2022年中國實際使用外商直接投資(FDI)金額達到1891億美元,再創歷史新高,同比增速8%,僅次於2012年,高於有統計以來的其他年份。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廣交會今年已經恢復線下模式。

同樣是官方數據,來自中國外匯管理局則描繪另一番景象——2022年中國外商直接投資為1903億美元,顯著低於2021年的3340億美元以及2020年的2531億美元。按此數據,去年外商對華直接投資,降幅達到43%。

誠然,兩個機構的統計口徑不同,但中國外匯管理局按照國際收支統計與國際通行口徑更接近。比如,在統計直接投資帶來的負債時,包含外商直接投資企業的未分配利潤、已分配未匯出利潤等項目。

此外,外企似乎在中國利潤堪憂。中國統計局數據顯示,1-2月份大陸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利潤總額8872.1億元,同比大幅下降22.9%。其中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資企業降幅35.7%,下降幅度最大。

中國美國商會(AmCham China)主席華剛林向中國媒體表示,中小美資企業的全球抗風險能力相對較弱,因此疫情中其中不少已經關閉中國業務;再加上近年嚴格封控下,無法進入中國實地考察,新進入中國或擴大生產投資的決策都更為困難,少有新企業進入中國。

「外資和外企在中國投資和利潤都在下滑,已持續一段時間,使它們持續離開中國。當然有人離開,也有人來,比如馬斯克的特斯拉,大規模投資中國市場。這代表西方企業家對於中國市場的理解差異非常大。」安邦智庫創始人陳功向BBC中文表示,不過,外資和外企依然是中國生產活動的重要觀察窗口,其持續離去表明,中國經濟雖然有所復蘇,但中國的生產活動及前景並不令人樂觀。除非中國經濟出現結構性改變,如更多轉向消費,否則增長是不可持續的。

官方聲音與現實的矛盾
研究機構榮鼎諮詢(Rhodium)近日發佈的報告稱,作為中國重要貿易伙伴的歐盟在華投資已連降三年,從2018年的104.2億美元,降至2021年的63億美元。前九名的歐盟國家加上英國的大型企業對華投資額佔其對華投資總額的70%—88%,其中又以德國的四家大企業大眾、寶馬、戴姆勒,以及化工巨頭巴斯夫為重中之重,佔歐盟對華投資總額超過三成。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大眾在中國市場佔比日益下降。大眾也推出了純電動車型。

疫情之後,大眾、寶馬、戴姆勒、巴斯夫這類大型企業似乎代表著外資在中國的不同困境和選擇。

最難的可能是大眾。大眾是最早進入中國的外資汽車企業之一,在上海和長春設立合資工廠,中國市場的銷量一度佔據大眾全球銷量的一半。

今年一季度,發生了汽車行業歷史性的一刻,比亞迪首次超越了大眾,成為了中國最暢銷的乘用車品牌。大眾在華保持15年的銷量冠軍,至此告一段落。

背後的原因是市場變遷所致,在能源變革的大趨勢下,中國企業借助電動汽車實現彎道超車。

巴斯夫日子好一些,在德國總理肖爾茨訪華時,與中國簽訂百億歐元的超級大單,在中國全資投建一個綜合生產基地。

巴斯夫增資中國的背後因素主要有兩個:一方面,化工作為高耗能行業,在俄烏戰爭後高昂的能源價格,讓巴斯夫在歐洲的生產無利可圖;另一方面,中國作為最大的製造業國家和第二大市場,對巴斯夫而且不得不重視。

寶馬則遭遇戲劇化局面。在不久前的上海車展上,剛剛宣佈在增強在華投資,就發生了「冰淇凌門」,使其在華聲譽大受損失。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德勤是全球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很多中國企業赴美上市的審計業務由其承擔。

而今年以來,全球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的德勤被重罰,全球三大管理諮詢公司貝恩的上海辦公室遭到警方突擊檢查等事件,則更多受到中美之間的地緣政治對峙所影響。

中國美國商會(AmCham China)近期發佈的《2023年在美中資企業年度商業調查報告》顯示,49%的會員企業認為,相較前一年,他們在中國更「不受歡迎」,該比例在消費行業更高達56%。

外資當前的對華態度可以概括為,中小企業受疫情影響,不少已退出中國市場;大型企業依然把中國作為重要的戰略市場,然而他們面臨更激烈的本土競爭,高漲的民族主義,以及地緣政治張力帶來的擔憂。

「中國一方面重新大力提倡吸引外資,另一方面,無論是在法律、法制還是實際執行方面,均出現了對外資的打壓,出現這種矛盾情形的主要原因是,中國的『政治需要』和『經濟需要』彼此存在著矛盾。」陳功表示,從政治需要來看,外資和外企代表著某些對中國的「不健康影響」,甚至有時還會被定義成為「威脅」;從經濟需要來看,外資和外企代表著投資、市場、錢,以及工作崗位。這種矛盾僅僅是目前階段,未來「經濟需要」可能會服從於「政治需要」,那時就不會再有矛盾了。

外企的應對
雖然中國「世界工廠」的地位經過多年錘煉,豐富的產業鏈和完善的基礎設施,都讓其他國家難以替代。然而,地緣政治風險、新冠這樣的不可抗力,以及中國政府對外資的態度,都不得不使外資考慮如何規避這些風險,哪怕要承擔更多成本。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4月18號,印度首家蘋果店開幕,蘋果CEO庫克出席開幕儀式。

中國美國商會總裁何邁可(Michael Hart)在3月1日的一場記者發佈會上表示,多數美商反應,基於在中國的供應鏈受到疫情和封控的影響而時有斷鏈,他們為了分散風險,已經開始投資其他國家,建立替代產線。

蘋果就是其中之一。蘋果2022財年(截至2022年9月底的12個月裏)將印度的組裝規模提高兩倍至年產量貨值70億美元。今年更是在印度孟買開設在印度的第一家門店,而且蘋果目前iPhone中的7%在印度生產,而2021財年印度的iPhone產量只佔該公司全球產量1%左右。

像蘋果公司這樣,越來越多的外企開始採取「1+中國」策略,防止潛在的技術禁令和關稅壁壘。

新冠疫情和俄烏衝突,使企業們不得不應對一個緊迫的問題——在全球化框架下,過於依賴單一供應商是巨大的內部風險。為中國找個備胎,以分散風險,變得必要且急迫。

美國和其盟友也在推波助瀾——長期以來,發達國家依靠離岸外包(off-shoring)降低成本,把訂單轉移到中國等地;疫情來襲後,美國提出近岸外包(near-shoring),以降低供應鏈的脆弱程度;烏克蘭戰爭和台灣局勢惡化後,美國又推出友岸外包(friend-shoring),號召供應鏈轉移到「有共同價值觀的國家」。

這個過程中,印度可以成為最大贏家,中國或將成為最大輸家。

「中國的經濟復蘇在某種程度上是數據意義上的復蘇。」陳功認為,外資和外企正在離開中國,但中國央行大量釋出的資本,代替他們的存在,在今天中國GDP總量超過120萬億人民幣的時候,外商投資的規模佔GDP的比例不可能很高,所以決定中國經濟復蘇的,不是外資,而是中國央行以及其他資本單位。大量資金持續的注入中國經濟體,這是支持中國現在經濟增長的關鍵因素。


 樓主| 發表於 2023-5-9 22:43:07 | 顯示全部樓層

殺豬盤」愛情陷阱揭秘:「我們如何詐騙數百萬美金」

突如其來的友善訊息,來自看上去魅力十足又事業成功的陌生人……這樣看似愉快的偶遇,卻可能是「殺豬盤」感情騙局的開始。近年來,全球各地殺豬盤受害者蒙受的損失達到數億美金。

在騙子們光鮮亮麗的人設後,是黑暗的犯罪網絡:許多網上詐騙分子其實是人口販賣受害者,被迫在東南亞如監獄般戒備森嚴的園區操作騙局。

BBC國際頻道的調查揭露詐騙園區內部運作,並獨家採訪了一位前詐騙集團老闆,他披露殺豬盤騙徒們誘騙受害者的各種伎倆。

深沉有磁性的嗓音是「曉最」最引以為傲的技能。每當他跟目標受害者通上電話,她們總會聽話,把錢拱手奉上。曉最不願用他的本名受訪,卻很樂意分享他作為前職業騙徒的秘訣。

詐騙受害者在他口中是「豬」,而他的目標是「養豬」、最終「殺豬」,即是與受害者培養信任和感情,引導他們在虛假的加密貨幣投資平台上充值。在最後一步,他將榨乾受害者的每分每毫。

殺豬盤的話術
「萬變不離其宗,殺豬盤都是有一點,就是感情。通過感情,可以讓他相信你。」來自中國的曉最年近三十,幾乎煙不離手。他穿著假冒的古馳睡衣和拖鞋,在柬埔寨金邊一間安全屋裏侃侃而談。

他稱他帶領的詐騙團隊近年來詐騙了數百萬美元,他本人甚至寫了一套殺豬盤的話術,教他的手下們如何一步步誘騙受害者。

「在過程中,一定要跟客戶鋪墊所謂的扎心故事,」曉最說,「女人下意識就很心疼,很想用這所謂的母愛去來關心你。」他常用的一個人設是白手起家、上進溫柔的企業高管卻遭遇前妻的背叛,這讓他贏得了許多女性受害者的同情與信任。

在互通訊息之後,曉最經常給他的詐騙受害者打電話,用聲音來魅惑他們。「在我們這個行業的術語裏,這叫做話療。」

像曉最這樣的網絡騙徒在行內被稱為「狗推」。他們經常在約會網站、社交媒體和聊天軟件上找尋獵物。

「我們通常會用的包裝人物都特別帥 、多金,又有責任心,又懂得關心人。」曉最稱,這些人設包裝都能輕易在網上買到,或是直接從網紅的社交媒體上盜取。有時,騙子們還會用人工智能深偽(deep fake)軟件來與詐騙受害者視頻對話,讓騙局更具說服力。

「我就能讓你視頻的時候,我就是劉德華。嘴型都一樣,有專門這樣的軟件。」

最終,話題會轉移到加密貨幣投資上來。

「進行所謂的造夢,」曉最說,「就比如說,受害人是北京的, 跟受害人說,我想跟你一起在北京生活,北京一套房子要上千萬。那麼,我們現在共同努力來賺這個錢。」

「就是一個騙子,可以改變整個人的人生軌跡」
在2022年1月,一個如出一轍的人設故事打動了身在北京的「Joyce」。當時,35歲的她以為自己在網上認識了一位可靠的伴侶,他稱會從上海搬到北京來與她一起生活。為保護隱私,Joyce以化名受訪。

「他是一個創業青年,然後也是自己孤身一人,」Joyce對BBC說,「當時沒有想過,他是騙子。」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Joyce說,作為大齡剩女面臨的壓力是她被騙的主要原因

騙子謊稱有內線交易情報,引導Joyce往一個虛假的投資平台充錢,還主動替她注入額外「資金」。從平台賬面上看,Joyce似乎獲得了高額利潤。在她耗盡儲蓄後,騙子鼓動她向銀行借貸以及申請網貸。

「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的狀態,簡直是太瘋狂了,真的就已經麻木了,已經好像不是錢一樣的,就是數字。」

Joyce注意到不妥、想從「投資賬戶」中取款時,她才發現根本無法取現。

她總共損失了接近80萬人民幣,其中大半是借款。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父親哭……家人就覺得,你真是太愚蠢, 一點防範的意識都沒有,」Joyce回憶道,「我那個時候就崩潰了,我大哭。」

如果Joyce無法償還債務,中國的社會信用評分系統會把她列為失信人,這將嚴重影響她生活的方方面面。為了償還債務,Joyce做多份兼職工作,其中包括在網上直播古典舞。

「好好的一個人生,就是一個騙子,可以改變整個人的人生軌跡的。」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Joyce每月能從直播中獲得人民幣1000多元的收入

殺豬盤在2017年興起,最初受騙的多為中國受害者,但在近年這類騙局開始走向國際,越來越多身在亞洲其他地區及歐美的人士受騙。

隨著中國政府在境內打擊這一騙局,詐騙集團將重心移往在東南亞,尤其集中在柬埔寨、老撾、緬甸、泰國與菲律賓。近期,詐騙網絡似乎延伸得更廣,在阿聯酋與格魯吉亞發展據點。

曉最曾參與管理的詐騙集團位於柬埔寨海濱城市西港。西港一望無際的潔白沙灘曾是遊客趨之若鶩的目的地,不過近年來,以賭場為主的大量房地產開發項目充斥了整座城市。詐騙集團以賭場作為掩護,逐漸在西港聚集。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因為新冠疫情與柬埔寨當局打擊非法網絡博彩,許多投資者在近年離開了西港,在此留下一千多座爛尾樓。

在西港,曉最管理過一個40人的詐騙團隊,其中包括了被迫行騙的人口販賣受害者。

「我買過人,也賣過人,」曉最氣定神閒地說。他稱,人口販賣在當地的網上詐騙行業十分常見。

通宵達旦的詐騙與暴力威脅
當「弟弟」(化名)得知自己的售價是兩萬美金時,他感覺自己像是貨架上待售的商品。

「他們是當著我的面買賣的……你加我減這樣,」弟弟回憶說。

今年30歲的弟弟此前在中國的一家網吧工作。2022年1月,因聽信熟人介紹一份遊戲業的高薪工作,他決定離鄉背井去打工。當時他沒想到的是,他會被販運到西港一座守衛森嚴的賭場園區,被迫在網上誘騙他人。

BBC在弟弟被困期間與他取得聯繫,他每日秘密錄下他在詐騙園區中的生活狀態。

「來時(園區頭目)就跟我說了,想跑的話,直接打死,」弟弟在日記影片中低聲說道。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弟弟被困期間每日秘密錄下他在詐騙園區中的生活狀態。

弟弟稱,他所在的園區叫「皇樂」,他不被允許踏出園區一步。園區出口處有保安把守,辦公室裏到處是監控鏡頭,而辦公樓與宿舍樓的窗戶都安裝了鐵柵欄。

弟弟說,他被安排到國際殺豬盤的小組,每天通宵達旦工作12小時,要在網上給一百個身在歐美的人發出私信。如果達不成指標,他要加班加點,甚至會面臨電擊、毆打等暴力。

「這裏面根本沒人在乎你的死活,只是要你給他拼命賺錢!」弟弟在日記影片中說。

皇樂園區內的恐怖虐待和嚴苛環境廣為人知。在2022年6月,一名名為米立俊的中國男子在皇樂園區內病倒,沒有獲得治療。他被遺棄在高速公路上,不久後因器官衰竭而死。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皇樂」園區出口處有保安把守,辦公室裏到處是監控鏡頭,而辦公樓與宿舍樓的窗戶都安裝了鐵柵欄。

弟弟稱,有多個詐騙集團在皇樂園區內運營。僅僅在他所在的公司,就有數百名騙子每天全天候從事殺豬盤等感情詐騙、加密貨幣騙局、洗黑錢等非法活動。他們幾乎都是2、30歲的年輕男女,來自中國及多個東南亞國家。

在近幾個月內,有數千名像弟弟一樣的年輕人受騙、被迫加入網上詐騙行業。詐騙集團獲得人力的手段無所不用其極,一名人口販運受害者告訴BBC,他是在街上被綁架後被賣到詐騙集團的。在西港,坊間甚至流傳著中國人是「行走的美金」的說法。

就連曉最也遭遇了販運與虐待。在他要求更高的利益分成後,他的老闆叫人把他推倒在地上,拳打腳踢。

「當時我心想,完了我這次,肯定命保不住了。」

曉最最終保住了性命,但被打得渾身是傷,還被轉賣到另一個詐騙集團。不過他最終成功逃脫。

曉最曾經以恐懼來管理他手下的「狗推」,但如今,他自己也深受恐懼折磨。

「我之前那個老闆,他現在逮住我,百分之百要了我的命。」曉最說,他如今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悔恨。

「我其實恨透了這個行業。以前很多客戶被騙完以後,哭得撕心裂肺的痛。」他說,從今往後只想要平平淡淡過日子。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曉最稱,他不僅被毒打,還以兩萬美金的價格被販運到另一個詐騙集團

被囚四個月後,弟弟給BBC發來一條告別訊息。「我真的不願去害人……我真的撐不住了……最後跟你們說聲告別。」

隨後他在網上銷聲匿跡了好幾個小時。當他終於重新上線時,他發來一條激動人心的消息:「我逃出來了。」

當弟弟決定從園區大樓縱身一躍時,大約是清晨四點,正是詐騙集團的用餐時間。當時外面正下著雨,夜色與雨聲成了他的最佳掩護。

弟弟在宿舍三樓兩架空調外機之間找到一處縫隙,剛好足夠讓他躋身通過。

「我也管不了三七二十一,直接往下跳……摔下去就已經很疼了,基本上是走不了路了。」

他剛好落在園區外圍的草地上,隨後一路爬到馬路上,攔截了一輛出租車。弟弟給了司機100美元,那幾乎是他身上僅有的所有財產。他讓司機遠離園區,一路往前。

離開西港後,弟弟曾暫住在金邊一座收留人口販賣受害者的酒店裏
大部分的詐騙集團似乎都在看守嚴密的園區裏運作網上騙局,而園區的老闆與政商精英來往甚密。

BBC調查後確認,皇樂園區的業主是柬埔寨商人黃繼茂(Li Kuong)。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黃繼茂曾擔任西港賭場協會會長

黃繼茂的商業帝國包括房地產、賭場、酒店及建築公司。他被封為「勳爵」,這是柬埔寨國王授予平民的最高頭銜。他曾被拍到與多名高層官員一同出席公務活動及私人聚會。

儘管有充分的證據顯示,皇樂園區內存在勞工販賣、虐待和網上詐騙等犯罪活動,但到目前為止,仍然沒有人被捕或被控任何罪行。我們向園區業主黃繼茂提出了這些指控,但他並沒有回應。

我們還聯繫了西港警方,詢問他們為何沒有對皇樂園區內的組織採取任何行動。他們同樣沒有回復。

曉最與弟弟最終都安全返回了中國,但數以萬計的騙子仍在操作殺豬盤,尋找他們的下一頭「豬」。

在「殺豬盤」愛情陷阱中,受害人被視為待宰的「豬」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24-7-24 12:09 , Processed in 0.020923 second(s), 16 queries .

Metro Harbor Village Forum #mhvlive X3.4

MHVLIVE © 2008-2024, Tai Kok Tsui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