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嘴 - 港 灣 豪 庭 Metro Harbor View

 找回密碼
 注册

欢迎您, 今天是 *君子自重,本網站嚴禁賣廣告, 發放, 或宣傳色情色情行業*

搜索
查看: 1437|回復: 1

【煽惑六四集會案】入維園點燭光不用授權 鄒幸彤指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11-9 02:49:5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警方去年以防疫為由禁止維園六四集會,多名支聯會成員和泛民主派人士被控當日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鄒幸彤今日繼續自辯。作為支聯會副主席的她上週五已明言,無論相關言論是否由她說出,她也會「完全承擔支聯會責任及決定」。控方今日大多針對主席李卓人當晚的發言作盤問,庭上播放多段蘋果日報及立場新聞及支聯會的直播片段佐證。鄒重申當晚支聯會只是向公眾表示「我哋支聯會會入維園」,從來沒強調一定要有集會,「最緊要每個人願意行出嚟,用佢哋各自可以承受嘅方法,而唔係俾一個禁令嚇到」。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開審前李卓人、蔡耀昌、梁耀忠、梁錦威及胡志偉等五人認罪,他們承認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除胡志偉外,其餘4人亦承認煽動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李卓人另承認一項舉辦未經批准集結罪。餘下三人黎智英、鄒幸彤和何桂藍不認罪,黎被控一項煽動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鄒幸彤被控明知而參與及煽動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何桂藍被控一項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
鄒幸彤作供後,辯方打算傳召民主黨成員、八九民運工人領袖韓東方作供。辯方透露,韓當日較早時間曾因個人原因身處維園,但在晚上七時前已離開,他希望韓能向法庭講述維多利亞公園對他的象徵性意義。然而,法官胡雅文認為,上述內容跟控罪及鄒幸彤面對的指控無關,而他到維園的原因亦與本案無關,拒絕讓他出庭作供。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韓東方今日來了區院,準備擔任辯方證人,但遭法官拒絕。

主控官伍淑娟盤問鄒幸彤時指出,當晚集會開始前,李卓人曾發言稱:「各位入咗維園嘅朋友」,又表示要「去我哋以前集會嘅地方燃點燭光……我哋再喺前面,繼續延續六四悼念」,是在呼籲維園附近的市民到足球場參與集會。及後李播放《自由花》時,有市民站在支聯會成員身後,高舉燭光及寫有標語的紙牌,反映歌曲是為維園內的市民播放。

公眾行動任何人都可上前圍觀
惟鄒幸彤反駁指,當日李卓人所用的揚聲器的音量有限,「企遠少少都聽唔到」,沒可能向整個維園內的人廣播,但市民可透過傳媒及支聯會的網上直播送到全世界。她表示,當晚支聯會只是公眾表示「我哋支聯會會入維園」,從沒對外宣稱有集會舉行。
她又認為,警方禁止的是一個10萬人參與、有大台、有音響、有糾察的集會,而不是這個小型行動。而在公眾行動期間,任何人都可以上前圍觀,縱然他們身後的人不是支聯會的成員,也可以自行表達對六四的悼念,但不代表他們是一夥。

呼籲遍地開花 無「物理上」的集會供參加
控方又稱,何俊仁在集會開始前,曾叫喊有關六四、五大訴求、反對國安法等口號,而他們身後的群眾有回應,顯示他們之間有互動。
鄒反駁指,支聯會是透過網上直播與全世界的人都互動,並非故意與身後的人互動。她強調「當日喺維園冇一個物理上嘅集會俾大家參加」,只是呼籲市民令六四燭光「遍地開花」,而遍地開花與集會是兩個概念。支聯會發言時提到的「大家」,則是指透過任何形式見到他們的人,而非僅指物理上在維園的人。

各自用方法悼念 園內百花齊放有人叫喊港獨
鄒承認當晚確實有支聯會成員以外的人身處維園,但「行入維園、點起燭光不用授權」,而且從口號及旗幟反映,當時場內內百花齊放,各式口號都有人叫喊,包括香港獨立。她不否認當晚有不同的人身處同一個地方,但支聯會肯定不是與舉港獨旗的人參與同一個集會。
控方又質疑,李受訪時向傳媒稱當時有「六個足球場嘅燭光」,是否代表他們認為集會成功?
鄒則表示,六四悼念燭光在禁令下擴散全香港,確實令人欣慰。她認為六四「唔一定要集會,我哋從來冇強調一定要有集會,最緊要每個人願意行出嚟,用佢哋各自可以承受嘅方法,而唔係俾一個禁令嚇到。
案件編號:DCCC857-875、877-884、886-889、891、893/2020

 樓主| 發表於 2021-11-9 02:55:16 | 顯示全部樓層

【煽惑六四集會案】政府「借疫打壓」 何桂藍:到維園...

警方去年以防疫為由禁止維園六四集會,多名支聯會成員和泛民主派人士被控當日組織及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何桂藍、鄒幸彤及黎智英不認罪受審,何在鄒作供完畢後,亦選擇自辯。她自言一直不認同支聯會,過往只去過一次六四維園集會,她當晚到維園「係為咗反抗禁令」。她形容當晚維園「冇大台」,港獨及悼念的聲音在同一個足球場出現,而李卓人的比重及角色,與手持港獨旗幟的人沒有分別,而她亦沒有默哀、獻花或唱《自由花》等。
黎智英、鄒幸彤和何桂藍不認罪,黎被控一項煽動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鄒幸彤被控明知而參與及煽動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何桂藍被控一項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
何作供時形容自己「係一個普通到冇得再普通嘅香港人」,她自言有派傳單及開街站,「但呢啲係每個香港人有權利可以做嘅事,政治發聲係每個香港人都可以做嘅」,當時她亦沒有任何公權。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只曾參與過一次六四晚會 「本身都唔係特別鍾意支聯會」
說到支聯會舉辦的六四晚會,她自言在2020年前只出席過一次,那是在2016年帶她一位內地朋友參加,「因為朋友想去」。
她坦言「唔係好認同支聯會」,因2016年公民社會有很多關於六四的活動,支聯會對以其他形式紀念六四的人「單單打打」,「我本身都唔係特別鍾意支聯會㗎啦,睇到佢哋嘅態度,我覺得我以後唔會再去」。
她說:「記住六四嘅重點係記住你以後會做咩,而唔係你會唔會每年去一次個儀式度悼念,如果燭光冇辦法燃點你生活每一面,咁就真係每年維園見㗎啦⋯⋯咁你知支聯會係最鍾意講維園見嘅。」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何桂藍(右二)當晚於黃之鋒、岑敖暉等人身處維園。

因首次非支聯會主導才決定去 維園內沒「大台」
至於去年的六四集會,以她理解法理上是禁止支聯會舉辦的集會,但她認為「真實目的係嚇到香港人唔敢入維園」,政權只是「借疫打壓」,「就算我幾唔認同支聯會,都唔覺得佢哋要被剝奪權利」。她坦言「我去維園係為咗反抗禁令」,「如果係悼念六四,我係唔會去」。加上當時支聯會已宣布不會在維園舉行集會,改為讓燭光「遍地開花」,「即係30年嚟第一次唔會有支聯會主導,所以我先決定去」。
她續指,當晚穿黑色上衣,約7時到達維園,「我覺得2019年之後,黑色衫係反抗政權嘅標誌」,在足球場內只是一直和朋友聊天。新聞片段拍攝到,她曾與李卓人有互動,她解釋:「有前輩行埋嚟搞個爛gag,如果唔俾啲反應好似好冇禮貌。」

「如果話佢哋係支聯會call出嚟,都幾侮辱人智商」
她形容當晚在維園,除了悼念,亦有人舉港獨旗幟及叫港獨口號,她「左耳聽到《自由花》,右耳聽到《願榮光歸香港》」,「後生嘅叫『結束一黨專政』,老人家叫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她認為「如果話佢哋係支聯會call出嚟,都幾侮辱人智商」。
辯方問,她當晚有否在場獻花?她坦言「我同岑敖暉冇,因為我哋兩個都唔想行埋去支聯會度」,她亦沒應李卓人呼籲默哀、舉蠟燭或唱歌。她笑言「因為我冇乜點去過,我唔係好知要點拎隻杯(蠟燭),我at some stage燒爛咗隻杯」,亦「唔識唱《自由花》」。
左耳聽到《自由花》,右耳聽到《願榮光歸香港》」,「後生嘅叫『結束一黨專政』,老人家叫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後生嘅叫『結束一黨專政』,老人家叫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如果話佢哋係支聯會call出嚟,都幾侮辱人智商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當晚有人舉港獨旗幟
當晚集會後,她在Facebook發文,形容集會是「首個沒有大台的六四晚會」。她今解釋,「冇大台」是指社會內每一個個體不受他人號召或指揮,亦不會指揮或控制任何人,互相尊重彼此的自主性,沒有人的意見凌駕於其他人。而當晚的客觀事實是,支聯會在維園沒有領導角色,雖然李卓人手持揚聲器,但他的比重及角色,與手持港獨旗幟的人沒有分別。
辯方問她為何沒在文末加上「#6431truth」標籤?何一度反問:「呢個係咪支聯會嗰個?」她補充「我冇理過佢哋」。
案件編號:DCCC857-875、877-884、886-889、891、893/2020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22-8-18 01:09 , Processed in 0.016970 second(s), 16 queries .

Metro Harbor Village Forum mhvlive X3.4

mhvlive © 2008-2022, Tai Kok Tsui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