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嘴 - 港 灣 豪 庭 Metro Harbor View

 找回密碼
 注册

欢迎您, 今天是 *君子自重,本網站嚴禁賣廣告, 發放, 或宣傳色情色情行業*

搜索
查看: 309|回復: 5

香港《國安法》:警方出動千餘警員拘捕逾50名參與民主派...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1-1-7 00:51:2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多名香港民主派人士被當地警方以違反《港區國安法》拘捕,他們被指與原定去年舉行的立法會選舉前夕,民主派舉行的初選有關。

香港警方在周三(1月6日)清晨開始的行動中,拘捕了53人,他們多有參加去年的初選,包括前立法會議員涂謹申、胡志偉、鄺俊宇、楊岳橋等。另外,負責舉行初選的前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也被拘捕。

其他目前已知被拘捕的包括劉頴匡、袁嘉蔚、何桂藍、梁晃維、范國威、朱凱廸、岑敖暉、黃子悅、伍健偉、馮達俊、王百羽、林卓廷、尹兆堅、鄒家成、張可森、梁國雄、岑子杰等人。此次抓捕是國安法實施以來,被捕人數最多的行動,多名被拘捕人士自己發佈的視頻顯示,參與上門拘捕有香港國安處警員。

警方在同一天據報拘捕了在香港工作的美藉人權律師關尚義(John Clancey),他是參與協調民主派初選的「民主動力」的司庫。

香港媒體引述消息指,拘捕行動與部分候選人競選時聲言要阻撓香港政府施政有關,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第22條第三款的規定。根據此法,組織、策劃、實施或參與「嚴重干擾、阻撓、破壞」中國中央或香港政府機關履行職能的行為,屬於「顛覆國家政權罪」,最高可以無期徒刑。

香港國安法:戴耀廷等53人 涉及民主派初選被捕

早前因為另一案件而被判囚的黃之峰,據報也因為這次案件在監獄中被警方問話。

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今日對媒體表示,被捕的民主派人士「以歹毒計劃」希望癱瘓香港政府的運作,警方的行動是必要和必須。他又認為如果計劃成功,香港社會、經濟和民生都會受到極嚴重衝擊和破壞。

香港民主派同一天召開記者會回應事件時批評說,香港當局的做法等於褫奪市民的投票權,又形容事件「荒謬至極」,呼籲公眾不要以為妥協的話,北京政府的態度就會軟化。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2019年民主派初選吸引逾60萬人投票,多個票站大排長龍。

「達到威嚇效果」
另外,警方今日上午也到數家香港媒體辦公室派送要求索取文件的法庭命令,包括《蘋果日報》、 《立場新聞》和《獨立媒體》,警員沒有進入這些媒體的辦公室搜查。命令內容據報是要求這些媒體提供有關民主派初選組織聯絡人等資料。

根據《立場新聞》的直播片段,警員表示需要對方協助調查一宗涉及違反香港《國安法》的案件,香港媒體引述《立場新聞》的總編輯鐘沛權說,目前正就文件內容尋求律師意見。

警方也到去年主辦初選的香港民意研所辦公室搜查。研究所負責人鐘庭耀據報收到警方電話,要求他周四(1月7日)到警署協助調查。研究所副負責人鍾劍華說,去年參加初選選民的資料早前已經按原定計劃銷毀,又形容警方的行動是要「達到威嚇效果」。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香港民主派去年七月舉行初選,以決定派出哪些人士參加原定去年九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

《港區國安法》自去年6月30日實施,香港民主派之後在七月中按原定計劃舉行初選,以決定派出哪些人士參加原定去年九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當時有約60萬人參加投票。

勝出的民主派參選人大多支持在議會中採取更激烈抗爭,他們希望得到過半數議席「35+」的目標,即獲得立法會過半數議席,增加民主派在關鍵議程上的談判籌碼,並以否決政府財政預算議案等方式來迫使香港政府做出更大的讓步,遭到港府和中聯辦批評。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當時警告,如果初選人士目的是阻撓政府所有政策,可能違反香港《國安法》中的「顛覆國家政權」。中聯辦發言人譴責民主派初選,形容此初選是「非法」,並指控「反對派少數團體和頭面人物」有「外部勢力支持」,點名批評協調初選的香港大學學者、「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指他目標是奪取香港管治權,想上演港版「顏色革命」。

警務處國安處高級警司李桂華在同一天向傳媒指出,審議立法會財政預算案的確是立法會議員的責任,但被捕人士聲稱不論議案內容如何都會否決,這是「最大的問題」,認為看待這宗案件時應看全部的事情和行為最終的意圖。他又透露警方已經凍結了與案件有關的金錢,涉及約160萬港元(約合20.64萬美元)。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警務處國安處高級警司李桂華指出,警方在行動中出動約1000名警員。

他強調警方不會對去年初選當天參加投票的市民作出刑事調查。建制派議員周浩鼎回應事件時也說,他認為大多數投票的市民沒有組織或進行違法行為,未見他們有觸犯法例。

香港中聯辦發表聲明表示,堅決支持香港警方嚴正執法, 以及將有策略組織或實施癱瘓政府的涉嫌違法人員與一般受誤導參加所謂「初選」投票的民眾區分開來,相信市民能夠看清戴耀廷等人險惡居心以及對社會的危害,共同自覺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整體利益。

但行動也引來多方批評。其中,早前獲美國候任總統拜登提名為國務卿的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社交網站說,香港警方的拘捕行動是「針對那些勇敢地推廣普及權利人士的攻擊」。他又說拜登和候任副總統哈里斯(Kamala Harris;中文名賀錦麗)將會「與香港人站在一起面對北京對民主的打壓」。

人權組織國際特赦也發表聲明形容,拘捕行動顯示這是國安法作為「打壓膽敢挑戰政權的武器」至今最強烈的證據。

台灣大陸委員會就指,香港警方的行動令香港從「東方明珠」變成「觸目驚心的東方煉獄」。

有參加去年的初選、目前在英國尋求政治庇護的民主派人士羅冠聰在社交網站批評,香港當局根本無法確定所有參選人都認同以否決議案方式阻撓政府施政的做法,又指否決財政預算案是《基本法》設計容許的做法,形容香港當局的說法「錯漏百出」,是為了製造「政權就是可以無法無天」的形象。

點評

请看t.cn/A6wPLrBP(网址) 肺炎各地的严重程度不断地升级,关注海外真实报道...... git.io/g5555 (网址)  發表於 2021-1-7 00:58
 樓主| 發表於 2021-1-7 00:56:05 | 顯示全部樓層

初選大搜捕︱3流亡海外初選參選人發聲明譴責 籲國際制裁...

流亡海外的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許智峯及前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崑陽,晚上發表聲明,對警方針對民主派初選大搜捕表示極度憤慨,並強烈譴責政權一切政治檢控。聲明指,今次打壓再次證明一國兩制在中共威權下淪喪,無視初選背後獲得60萬名港人的民意支持。



3名流亡海外的民主派初選參選人發表聲明,對警方針對民主派初選大搜捕表示極度憤慨,並強烈譴責政權一切政治檢控。張崑陽Facebook截圖

三人指,警方的大拘捕涵蓋整個光譜的民主派人物,形容是香港史上最大規模的打壓,政權明顯欲透過消滅香港所有異見聲音,將民主派陣營連根拔起,並以《國安法》寬鬆的入罪準則製造白色恐怖。

聲明提及今次搜捕事件中一名美籍律師被捕,是首次牽涉沒有持有香港護照的外國公民,反映《國安法》下除香港居民人身安全失去保障外,外國公民亦面對同樣威脅,認為外國政府須重新審視香港實際情況與中國無異。


三人呼籲各國政府立即採取實際行動,包括制裁相關官員、暫緩與中國落實任何經濟共同協議等。三人亦要求政權馬上釋放所有參與初選的政治人物,強調從來真正破壞政府管治威信和癱瘓政府的只有政權本身,只有政權妥善回應民意,人民才會停止反抗。三人亦承諾於海外繼續發聲,讓世界知道中共如何破壞香港自治及製造白色恐怖,令各國認清中共獨裁的真面目。

 樓主| 發表於 2021-1-7 01:07:27 | 顯示全部樓層

查封黃馮律師行|凍結20億 3苦主喊冤 公務員激動:我買樓...

一個前文職員工被指控虧空公款,緊接香港律師會的一個決定,勒令黃馮律師行(下稱:黃馮)停業及凍結資產,毀了無數個置業夢,打亂不少小市民的人生計劃。據苦主大聯盟初步統計,事件凍結小市民資金多達20億元。


本報接觸3名苦主,其中高先生(化名)接受本報訪問時直斥,接管決定草率,律師會僅去信銀行籲靈活處理,對事件毫無幫助,「銀行叫我儘快交出樓契,無樓契就call loan(追收貸款)」,如今630萬元「被鎖死,他激動地說,「我小朋友出世,想有個安樂窩,我買樓無做錯架,而家要破產呀」。

任職公務員的高先生透露,喜獲新的家庭成員,故決定置業,較早前已向業主支付定金,原定去年12月23日成交收樓,連計首期及向滙豐銀行申請的按揭貸款總共630萬元,已存入黃馮律師行。


據他透露,黃馮已於12月23日向業主委託的律師樓出票,對方亦已簽收,惟對方翌日表示彈票未能收妥款項,這日正是律師會宣佈接管黃馮並凍結資產。

面對突如奇來的惡耗,高先生自12月28日至今,已主動向多位大律師諮詢法律意見,全部都直指無辦法,暗示他最壞情況或會面臨破產。

律師會對外稱會優先處理緊急個案,惟高先生指過去一段時間,律師會職員只提到「要等法庭處理,叫我睇下有乜辦法借多啲錢」,儘管律師會已去信銀行,呼籲銀行通容,然而他沮喪地指出,「滙豐銀行叫我儘快交出樓契,無樓契就call loan(追收貸款)」。


高先生質疑律師會講一套做一套,根本無法提供有用的幫助,更一度情緒激動,「問題係,佢哋造成(這景況),630萬喎小姐…佢叫我問親戚借,630萬唔係63萬,亦唔係630蚊,1蚊都係錢,你叫我借?點借呀?」他續指接管決定「錯晒」,連累小市民受罪,「我小朋友出世,想有個安樂窩,我買樓無做錯,而家要破產呀」。

黃馮律師樓的苦主早前成立TG群組,至今有近千人參與,有苦主代表向本報透露,估計今次事件凍結客戶資金15至20億,據他在群組初步統計顯示,單是133名苦主,已累計損失超過1億,損失300萬元以上多達35人。


Ben:兒子3月出世 安樂窩無期

本報聯絡到另外兩位苦主,其中一位Ben(化名)被凍資產達130萬元,他與懷孕30周的太太原計劃買入已補地價將軍澳公屋單位自住,望準備好安樂窩迎接3月出生的孩子。

該物業價格為418萬元,Ben已支付定金約30萬元,並於上月19日向黃馮存入138萬元作為首期,本來預計上月30日交收,結果置業夢泡湯。

考慮到追討金額需時,「可能是一年、兩年、三年」,亦無把握能全數追回金額,Ben無奈指已打定輸數,幸得業主通容稍為延遲成交期,讓他有更多時間再籌錢支付首期,望儘快促成交易。他續指,事件對家庭、特別是太太造成極大心理壓力,「真的不知道太太精神壓力是怎樣」。


張小姐:轉按上車盤 變負債800萬

另一前銀行職員轉按轉出禍,負債倍增至800萬元,張小姐(化名)指出,「我將會面對兩間銀行call loan,(佢哋)都會爭我份樓契,因為份契都鎖咗喺黃馮律師樓。我就最無辜,層樓係我嘅,我只係差400幾萬貸款…一夜之間我的負債由400幾萬變成800幾萬」。

張小姐本身在某銀行任職,並取用職員按揭貸款400萬元左右,因為離職需要轉按,償還借款給舊公司。張小姐早前獲另一銀行批出按揭貸款,款項12月23日已存入黃馮律師樓,翌日黃馮律師樓已寄妥支票,惟12月28日收到銀行貸款部電話,稱「彈咗票,(交易)settle唔到,叫我儘快還錢」。

中介律師(吳建華律師行)向其解釋情況,「而家兩頭唔到岸,欠A銀行錢未能償還,B銀行的錢又鎖死在黃馮」,又指「喊咗成個禮拜,眼淚都乾晒」,中介律師只建議她尋求訴訟,欠缺法律知識的她稱感到相當徬徨,「唔知向邊個追討,我最無辜,我點同佢哋爭份契,我爭緊銀行錢,文件上、數額上都係…我要告邊個?告黃馮?定係要入稟向B銀行爭論筆錢誰屬?」

她直斥律師會無伸出援手,只聲稱凍結戶口乃保障客戶利益,實情「係擺咗我哋上枱」,如今律師樓被接管,「(將來)我做轉按、買樓都好擔心,因為律師樓都信唔過!」

張小姐指出目前正等銀行通知,因為該行正處理黃馮客戶過百個案,「即使問人事部,只叫我等,話有專責同事聯絡」,她坦言銀行一筆過追收逾400萬貸款的話,她實在是無力償還。

黃馮律師行屬二手樓宇市場「一哥」,2019年登記二手私人住宅買賣中,市佔率達4.9%,承辦合約金額逾150億元。翻查資料顯示,該律師行2017年被指負責檢閱樓契及準備按揭文件失職,未有懷疑借貸人身份及樓契真偽,被要求賠償貸款及服務費共950.7萬元。


消息:滙豐受影響個案約400宗

滙豐銀行發言人回覆本報查詢時指出,明白客戶擔憂,指當獲悉香港律師會於聖誕節前夕介入事件,已立即聯絡客戶,並將繼續與客人洽談以協助完成物業交易及處理相關財務安排。消息指出,該行受影響個案有大約400宗,包括物業買賣、改名、轉契、贖樓等,而當日向滙豐取用貸款的受影響人士已獲銀行接觸,只要提供新的成交日,便可完成交易 。

中銀香港(2388)回覆指出,已聯絡相關客戶,並會按客戶情況提供合適的安排;恒生(011)發言人則指,已知悉相關事件,並已主動聯絡相關客戶洽談,協助處理財務安排,並會密切留意事件發展及情況,與有需要的客戶保持溝通。

今次黃馮引發的無妄之災,星之谷按揭轉介行政總裁莊錦輝認為,日後買賣物業時可在臨約新增條款,如遇律師樓被接管或停業,成交期可自動延長一、兩個月,主要是買家要重新委託另一間律師樓重做按揭,要重寫貸款文件,需要時間處理,「輸都係輸咗喺律師樓的資金,起碼可以提取按揭貸款」。

至於能否避免因律師樓被接管而撻定交易,則要視乎客戶存入律師樓的首期金額有多大,「如果佢籌唔返首期咁就搞唔掂」,他建議若然本來做八成按揭,可嘗試改做九成按揭,「抬首期都抬少啲」。

被問到受影響人數及總金額,律師會指無其他補充,著記者參考早前發佈的新聞稿。

 樓主| 發表於 2021-1-7 01:43:18 | 顯示全部樓層

警亂拉foodpanda速遞員偷外賣袋 並指控「以頭襲警」

警方執法手法再度惹起民憤。一名背上foodpanda外賣袋的男子上周六在天水圍被數名軍裝員截查,軍裝警發現其銀包貼有「光時」貼紙,先恫嚇事主「而家有條《國安法》」,又質疑事主的外賣袋是「偷返嚟」,要求事主自證清白,最終將事主帶返警署。警方指,該男子涉盜竊及襲警被捕。有區議員說,事主扣留期間因情緒問題送院,至本周一獲准保釋。foodpanda證實,片段中被捕者為其公司的自僱送遞員。


事主保釋後受訪,指當晚現場還有一名警司級人員在場,但沒有制止,反映警隊「上樑不正下樑歪」,認為警隊已默許或接受類似事件。

該名軍裝警員貿疑事主是否foodpanda袋的物主,更揚言:「我問緊你你咪答我囉,你唔答我我咪要拉你囉!軍裝警着事主「影清楚」截查其銀包,但又發惡「你影還影,部機唔好越來越哄埋我度!」事主反駁:「而家係你哄埋我度喎阿Sir!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手持事主身份證的軍裝警先問事主身份證號碼,並要求事主除下口罩。事主配合,惟警指「唔係好似樣喎」,又指事主銀包上疑張貼一張「光時」貼紙:「你知唔知而家有條《國安法》,你銀包呢個寫住咩嘢字啊?個銀包係咪你㗎?」

索身份證要求除罩對樣 警:唔係好似樣喎!

網上流傳一條長約4分鐘的片段,數名軍裝警截查一名男子,相信由被截查的男事主拍攝。片段甫開首,一名戴眼鏡的軍裝即指事主不合作,警方將錄低整個過程,並指出事發時為本月2日晚上10時07分,地點為天水圍嘉湖銀座對出公園。


片段顯示,手持事主身份證的軍裝警先問事主身份證號碼,又要求事主除下口罩;事主配合後,惟又被警指「唔係好似樣喎」,又問多次事主身份證號碼幾號。事主聲稱「發唔到音」,警即發惡:「我唔再同你玩落去!張身份證係咪你嘅?」


指事主銀包貼「光時」貼紙涉違《國安法》

之後事主被警搜查銀包,從片段可見銀包上疑張貼一張「光時」貼紙,警向事主稱:「你知唔知而家有條《國安法》,你銀包呢個寫住咩嘢字啊?個銀包係咪你㗎?」警又着事主「影清楚」截查其銀包,但又發惡「你影還影,部機唔好越來越哄埋我度!」事主反駁:「而家係你哄埋我度喎阿Sir!」警員卻只顧一輪嘴說:「知唔知道啊知道咪知道唔知道咪唔知道知道唔知道?」

及後警員詢問事主從事行業,事主稱做foodpanda外賣員,警先是表示:「好彩你講咋,唔係我以為你個袋係偷返嚟㗎!」並問事主有無工作證明,指事主如證明不到,就有理由相信該foodpanda外賣袋係「偷返嚟」。


事主聞言即反駁:「係你要證明我個袋係偷返嚟,唔係我去證明個袋係我㗎!」惟警重申說法,更稱要聯絡事主主管,以證明事主是在foodpanda工作,還表明:「我唔識㗎,我都唔係foodpanda!」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警員指事主應有應用程式證明自己是FoodPanda員工。事主再重申:「你要告我偷竊,係你要證明呢個袋唔係(屬於)我啊?唔係我去證明個袋唔係我啊,你明唔明?識唔識法律啊?」被警反問:「你讀法律㗎咩?」影片截圖


警搜袋喝停機:你放低手機喇,我而家有機會拘捕你!

警員之後再三問事主外賣袋如何獲得,事主答是foodpanda提供,惟警似乎仍不相信事主說法:「你齋講我點知你個袋執返嚟定偷返嚟?」更反指事主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問緊你你又唔答我,咪有理由相信,咁可能要拉你㗎嘛,拉你盜竊罪。」

警員隨後又「長氣」地指,事主應有應用程式證明自己是foodpanda員工。事主再重申:「你要告我偷竊,係你要證明呢個袋唔係(屬於)我啊?唔係我去證明個袋唔係我啊,你明唔明?識唔識法律啊?」被警反問:「你讀法律㗎咩?」

警員之後即伸手入袋表示要檢查事主的袋,問事主袋內有甚麼,事主原本叫警員自己睇,「等陣講漏一樣又話我虛報」,但之後仍有配合警員,表示袋內有風褸、銀包、流動充電器。

警員先問事主有無特別的識認,例如貼貼紙,事主反問「做咩要貼貼紙」,警員即說:「我而家見到個袋入面有張貼紙貼喺度。你話無吖嘛?你放低手機啦,我而家有機會拘捕你!」他更拉住事主的手呼喝事主熄機,「我而家唔係同你玩遊戲!」

其間,雖然警員說要攝錄整個截查過程,但從片段可見,警員胸口上的「小露寶」大部份時間也被自己外套遮蓋。


警稱事主情緒激動涉襲警 或落案起訴

天水連線、元朗區議員伍健偉回覆《蘋果》時說,當天曾往現場了解事件,事主最終被帶返天水圍警署調查,及後警方向他表示,事主因情緒激動,涉在警署內襲警,警告會將被落案起訴襲警。事主被扣留至昨天(4日)上午獲准保釋。

伍健偉續指,事主在扣留期間,一度因情緒問題而被送院,至昨早才由醫院帶至警署辦理保釋。據事主母親表示,事主初步沒有明顯表面傷痕,警方亦一度扣起事主的foodpanda袋和單車,其中foodpanda袋仍未可領回。

伍引述事主母親指,警方聯絡家屬時指兒子涉盜竊罪,令事主母感憤慨,質疑警方未有足夠證據就指控兒子「偷嘢」,又指現時經濟不景,不少人做外賣員幫補,擔心外賣袋被扣留後因此影響生計。

此外,周二晚網上再流傳片段,疑為事主拍攝,到警署要求投訴有警長涉在本月2日濫捕他。期間有警員指署內不能拍攝,卻被駁斥不能拍攝是警隊內部指引,不是用作監管香港市民:「警隊內部指引你當法例,傻X咗?」警員及後指拍片會影響他人,另一名白衫警員則呼喝:「報案唔係畀你拍片嘅,我清楚講畀你知!」


foodpanda證事主屬公司自僱送遞員 警:事主以頭襲擊男警

foodpanda指,翻查紀錄後,確認片段被捕男子為其公司的自僱送遞員。根據公司指引,送遞員在上線送遞期間,須帶備保溫袋提取定單送到顧客手上。更份完成後,送遞員亦應自行妥善保存保溫袋,方便於下一個更份再使用。

警方回覆說,天水圍分區人員當日在天恩路發現一名男子「形迹可疑」,遂上前截查,並在該名男子身上檢獲一個懷疑不屬於他的外賣保溫袋。該名21歲姓趙男子涉嫌盜竊被捕,案件交由元朗警區刑事調查隊第七隊跟進。

警方及後補充,指該名男子被帶回天水圍警署調查期間,曾以頭部襲擊一名男警務人員,他涉嫌襲擊警務人員被捕。被捕男子已獲准保釋候查,下月上旬向警方報到。


事主:現場有警司級人員 惟無制止軍裝警行為

事主趙先生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訪問時斥,警方以盜竊罪拘捕他並不合理,「外賣袋冇必要偷囉」,認為外賣袋只是外賣員的基本裝備,又批評警方查問他外賣袋內有無貼貼紙等是「雞蛋裏挑骨頭」,做法不應該。

他重申舉證責任在於控方,自己沒有必要和責任去向警方解釋袋內有何物品,「如果你覺得呢個袋係有不合法途徑得來,係你自己去搵證據舉證我,唔係我去同你解釋個袋係邊度得返黎,呢個我覺得係做警察最基本要知道嘅法律常識,而佢係無」。

事主續指,當晚有另一名警司級人員在場,但看見下屬作出無理行為卻沒有制止,反映警隊「上樑不正下樑歪」:「佢見到下屬做出如此無理行為嘅時候,佢做出一個好愕然嘅表情,但無制止或者呼喝、無去停止佢嘅行為」,認為警隊已默許或接受類似事件,香港政治局勢要變好更難。


黃國桐律師:事主毋須證明外賣袋屬自己

不時協助抗爭者的律師黃國桐指,事主說毋須證明個袋屬於自己,說法正確,「我孭住個foodpanda袋就係有合理疑點去拘捕我,我就覺得係唔啱囉。如果佢(事主)連呢個咩袋都答唔出,話係環保袋,咁就唔同啦。重點唔係我使咪證明自己,而係佢有冇合理理由拘捕我」。

他說,警方以事主不知道袋內有張貼紙就作出拘捕,稱不上是「合理疑點」,「我個袋入面有咩我都唔係好知」,指如foodpanda袋是贓物,「又點會孭喺身?」加上事主對答「有紋有路」,質疑警方有何「合理疑點」將事主拘捕,更難免令人懷疑,警在事主銀包內被發現「光時」貼紙後而為難事主。

黃指,「光時」貼紙只貼在銀包,事主未有展示兼不在「暴動」現場,加上法庭至今未有就「光時」作出判決,「純粹『光時』就咁貼喺度,唔代表任何嘢,仲要貼喺自己嘢度,點樣引起社會騷亂或刺激人哋感情?」



 樓主| 發表於 2021-1-7 02:16:29 | 顯示全部樓層

張展獄中絕食庭上激辯抗不義審判 好友:恐1年不到成第二...

「張展在庭上幾乎表現得成熟、理性,情緒穩定和克制,並沒帶有怨恨和憤怒,她的語氣是非常堅定有力的。」——不具名的內地律師

「她很單純,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如果事情是壞的就堅決勢不兩立,思想上是很激烈對抗。」——張展代理律師任全牛


「她完全沒有自己的個人訴求,她講話一點不繞圈子,直指制度。」——張展教友李化平

認識張展的律師、朋友和支持者接受《蘋果》訪問,異口同聲形容張展個性外剛內柔,情緒穩定又克制,面對武漢公安跟蹤監控也不急不緩,語氣聽不出一分緊張。去年武漢肺炎爆發,她孤身一人到湖北武漢用影片記錄封城,最終遭公安跟監被捕;但這一次不是張展首度因爭取公義受法律制裁,2019年,她兩次因「尋釁滋事罪」遭拘押,被迫接受精神病檢查,以絕食力抗「吃人的政權」。


張展上周一(12月28日)被上海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刑4年,聽到宣判一刻,「她整個人身體一震,但她還是沒有說甚麼。」但庭內的人感受到張展對4年重刑有點震驚,但她仍以一貫的沉默應對。張媽媽邵文俠此刻終於忍不住流下淚來,在法庭走廊外哭得聲嘶力竭。散庭後,張媽媽直指自己對不起女兒,因「從小我教育她要誠實,要講真話,我沒想到把她給害了。」

張媽媽平伏心情後說了一句:「之前配合警察調查是上當了。」指的就是在警察跟張媽媽交流時,警察都會說張展的事情不大,很快會出來。律師說:「她(張展)媽媽一直以為是真的,所以也很聽警察的話,但沒想到開庭當天判了4年,特別重,超出了張展媽媽的預期,所以她覺得她上當了。」張展的家人根本不能接受審判結果。


張展案審訊期間,當局拒絕外媒記者和外國領事人員進入法院旁聽。

任全牛律師接受張媽媽委託處理張展案,他說:「他們(張展父母)來自於西北地區的農村,對於社會上的事件是不理解的,就是說有點膽怯。」而張展的兄長對於妹妹維權也有所微言,擔心影響在上海的工作。

現年37歲的張展未婚,出生陝西咸陽,成都西南財經大學修畢保險學和金融學碩士學位,2010年因人才計劃被引進上海,加上兄長到上海發展,做生意的父母也舉家從咸陽搬到上海定居。張展曾做過律師,張媽媽透露,女兒曾經每周三都去上海一個公園參加固定的訪民或維權人士聚會,為他們寫狀紙;後來每周三警察都開車守在張展居所的樓下,不讓她去參加訪民的例行聚會。

後來,因聯署簽名抵制《律師和律師事務所違法行為處罰辦法》,張展無法繼續執業。2017年,她在Twitter發表意見,開始受到警方「關注」;2019年9月,張展高舉雨傘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要求結束社會主義制度,以「尋釁滋事罪」刑拘65天。她接受關注維權人士團體「南方傻瓜關注群」的訪談提到被迫做精神病鑑定,不禁失笑地說:「就給我壓力呀,非要說你精神有病這樣子。」她用手比劃一下:「面對這樣的事情,我無法後退,因為這個國家不能夠後退。」

張展的教友李化平說:「(她)一點兒也不懼怕坐牢,她的願望是進監獄。」一語成讖,張展去年5月被捕,一直在上海浦東看守所絕食,與律師會面時還揚言「不會接受審判,除非把我綁過去」。審判當日,穿着厚厚棉襖的張展,臉容消瘦憔悴,被紅色帶子牢牢地綁在輪椅上,推上法庭受審。雖然張展在庭上氣若游絲,閉起嘴拒絕核實身份,法官硬要法庭書記記錄在案,張展就向審判長吐出有力的控訴,直斥審判荒謬絕倫:「你不覺得你把我推上被告席,你的良心會告訴你這是錯誤的嗎?這是審判你的法庭,不是審判我的法庭。」


看到女兒絕食7個月的身軀,被綑綁在輪椅上瘦削又憔悴,張媽媽心痛不已,代理律師也束手無策。張展在看守所長期被強迫插鼻喉灌食,身高1.78米的她無論臉形和身形都在萎縮,腳上還要繫上腳鐐,雙手被綑綁在腰間抬不起肩膊。她對代理律師任全牛說:「我絕食不是為了爭取個人獲自由,我覺得抓捕我,就是這個社會對好人的迫害……我要用絕食來表達自己最強烈的不配合罪惡迫害的態度!只要一天沒有迎來期望的大光明,一天還在迫害的環境中,就不會停止絕食。」

曾向張展轉介武漢肺炎受害人個案的公益組織「長沙富能」創辦人楊占青指,張展向他提到遭到武漢公安監聽與跟蹤,又想推掉跟進家屬個案,只想做能喚醒中國人民對這個體制認識的事情,「她說自己也是受害人,武漢的受害人她顧不了,她也是體制的受害人。」楊占青擔心,張展是針對中共政權作出抗議,而當局就避重就輕,完全迴避她對這個政權的反抗和批判,也迴避她在武漢幫助武漢肺炎疫情的受害者。他無奈地說:「如果她一直堅持在囚中絕食抗議,而政府又故意順勢虐待她,她一年不到就成為『第二個劉曉波』。」

1月4日,原本代理張展案的律師任全牛遭吊銷執照,張展也表明堅決不認罪,也沒提出上訴。消息指,下周一(11日)是上訴期限,張展很可能到時才決定是否提出上訴,目前並沒有強灌流質食物,處於半絕食狀態,偶爾吃一點東西。究竟內地公民記者的宿命如何走下去?代理律師說:「我們會申請保外醫,不管有沒有成效,也不管有沒有答覆,也會申請保外就醫和取保候審。」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張媽媽與張展兩名律師代表任全牛(左)和張科科(右)合照。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21-2-25 23:53 , Processed in 0.055489 second(s), 17 queries .

Metro Harbor View MHVLive X3.4

© 2007-2020 mhvlive.co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