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嘴 - 港 灣 豪 庭 Metro Harbor View

 找回密碼
 注册

欢迎您, 今天是 *君子自重,本網站嚴禁賣廣告, 發放, 或宣傳色情色情行業*

搜索
查看: 89|回復: 3

女教師回校通宵改卷 被當「參與暴動」遭警圍捕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1-28 06:23:2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理工大學攻防戰持續至今兩周未完,大批防暴和速龍警駐守校舍外及附近道路,見留守者出一個拉一個,繼續濫捕成風。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講師鄒崇銘昨(26日)透露,有化名A君的理大醫療及社會科學院女教師,在攻防戰前夕、即本月16日深夜時,返回校園教員室批改功課,漸漸入眠。至翌日(17日)中午醒來,驚覺校舍四周已被警員封鎖圍攻,子彈橫飛,已無法離開校園。A君終在18日深夜步出校園,被警方以「參與暴動」的罪名拘捕。


鄒崇銘昨於《蘋果》發表文章,談及其女同事A君日前因返校改卷,終被捕收場。鄒指,A君屬「醫護學院(醫療及社會科學院)」教師,因當時已屆學期尾,不少同學遞交專題報告及期終論文。鄒引述A君指,她只將教學相關文件和功課等,存放於校內電腦,沒有將其備份上網,故她決定在本月16日深夜親身返校批改。《蘋果》翻查資料,駐港解放軍於16日早上在浸會大學附近清路障,無涉及理大範圍。至當日深夜約11時起,理大外漆咸道南與柯士甸道交界才開始警民衝突,雙方分別使用過燃燒彈和催淚彈等。


鄒續指,A君在17日中午才在教員室睡醒過來,而其身處的教員室落在G、H Core(大樓)之間,窗戶對準衝突最嚴重的漆咸道南及A Core大樓梯。A君望出街外,發現警方已包圍校園,加上雙方衝突由早到晚一直激烈,她已無法離開,惟有留守在教員室內。鄒又引述對方指,因不少理大教職員都在手機通訊群組中尋找失蹤學生,順道得悉A君亦在校內。有人着A君幫忙在校內尋找學生,但她與多名留守者溝通後,無發現有醫護院的學生在內。《蘋果》翻查17日當晚資料,警方全線封鎖理大出入口,在唯一的通道「即見即捕」。


A君終在18日深夜,即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立法會前主席曾鈺成等人走入校園當晚,自行離開校園,但被警方以「參與暴動」的罪名拘捕和押到北角警署。鄒指,因事前有同事已將A君的名字交予警方,又事先找好律師,並到北角警署會合和陪同她接受盤問,警方對待她「尚算客氣和禮貌」,但她仍要被拘留24小時後,才可保釋離開。


鄒撰文指,校方在15日發電郵通知理大學期臨時完結,當中只夾着一句「We urgently advise our students and staff to stay away from the campus(緊急建議學生、教師遠離校園)」,至翌日傍晚近7時,才再發電郵「敦促所有人士,包括學生及教職員,從速離開校園」,但當時A君已無法離開。鄒形容,「校方保證『抗議者』得到公平處理,卻也無法保證同事出於上班」而被警方以「參與暴動」的罪名拘捕,諷刺校方這「已算盡了最大責任了吧?」

 樓主| 發表於 2019-11-28 06:25:33 | 顯示全部樓層
【理大攻防戰】林大輝對擴建撥款被抽起感震驚 斥港府成立檢討委員會「頂唔住民意」警方包圍理工大學已近10天,多名抗爭者仍然堅持留守校園內,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及理大校董會主席林大輝等曾先後進入理大希望勸喻學生離開。林大輝今早在港台節目中表示,他現時每次進入理大校園都感到傷痛,促請警方盡快解封校園,將大學管理權交還校方。對於林鄭月娥表示或考慮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林大輝認為,政府不能不回應「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訴求,否則將「頂唔住」民意。

林大輝指,今日會再安排最後一次的校園搜索隊,他相信現時在校園內的都不是激進示威者,而且人數甚少,沒能力再進行破壞,即使大學職員清場也不會反擊。又認為留守者並非針對理大,因離開理大的1,100人中,只得40多人是該校學生。而為免惹起留守者疑慮,林希望警方同意18歲以上的人士離開理大時不會即時進行拘捕,又指社會各界都會監察警方的做法。

他強調,理大停運近兩星期影響深遠,甚至令科研成果毀於一旦。又指校園多處放有易燃危險品及水浸,衞生情況很差,而且多處遭到破壞,讓他感到傷心和痛心。他認為,既然紅隧已經開通,警方應盡快解封校園,讓校方移走所有危險品,以便理大盡快復課。林大輝指,校方目前正籌備校園的復修工作,但相信會是漫長而艱巨。校方將在校園解封後委託專家評估,希望在數個月內可以逐步修復,並局部開放校園。

對於理大擴建工程14億元撥款在立法會財委會被抽起,林大輝對此感到震驚及不開心,批評此舉會影響理大長遠發展。他又指,如有人認為反修例運動是「教育問題」,希望對方能認清事實,責任是在特首及港府,希望政治問題應政治解決。


上午10時許,理大副校長(科研發展)衞炳江及副校長(學生事務)楊立偉等10多名校方代表,與紅十字會人員抵達校園,約100名教職員會參與搜索。搜索隊會以學院分為7組行動,搜索留守者及視察校園破壞情況,預料早上完成行動。

 樓主| 發表於 2019-11-28 06:28:09 | 顯示全部樓層
理大發聲明 要求警方立刻解封校園
【23:26】自稱留守的人士晚上向傳媒表示,得知警方明早將進入校園搜證,感到憤怒,呼籲警方切勿進入校園,而危險品亦可交由消防員取走。他續指,留守者對警方零信任,加上校園內多人進出,早已失去搜證的價值。

【18:45】民主黨認為警方進入校園是不智及挑動社會神經的行為,可能會令事件再次升溫。該黨指理大校方的要求十分合情合理,敦促警方立即撤銷封鎖,讓政府部門包括消防處,可盡快協助理大處理校園内所有危險品,以及讓理大校方進行校園內的復修工作。理大已派搜索隊於校內搜尋留守者,無發現有人留守校園,警方應該相信校方的搜索結果。民主黨要求政府尊重大學是探求學問知識的場所,解封校園是讓大學回復平靜的第一步。
【17:50】油尖警區指揮官何潤勝總警司表示,校方今日已進入理大搜尋及勸留守者離開,其後向警方匯報校內已沒有留守人士,校方亦指出校園受嚴重破壞,以及有大量汽油彈等攻擊性武器,校方望警方盡快處理。警方指考慮到校內情況,明日將派「安全小組」進入理大,協助處理校內的危險品。安全小組成員包括有警方談判組、爆炸品處理組、傳媒聯絡組及刑事調查員。何潤勝稱,暫時不會派出防暴警入理大。

【17:30】多名民主派議員呼籲警方撤離理大。連日來多次進入理大進行搜索的教育界議員葉建源指,校方今日已經完成搜索,未有發現留守者,認為警方沒有包圍理大的需要,呼籲警方將校園交還予校方,讓校方修復校園環境,令學生盡快正常上課。工黨張超雄和公民黨郭家麒分別指,校園內有衛生和危險品需要清除,促警方盡快暫停人道危機,讓校方重掌校園。
【16:45】油尖旺區議員余德寶及林健文向傳媒表示,昨日曾聯絡油尖旺區的民政事務專員,指希望可以帶物資包括水及食物入理大予留守者,其後警方今日安排他們入內,惟他們在圖書館及學生會樓巡視一個多小時後未有發現留守者,遂希望警方最快能在今日內撤離。另外,理大屬油尖旺區的範圍,所以他們亦希望在下年1月的油尖旺區區議會上邀請警方及理大校方就警方的處理手法是否恰當及強硬進行緊急動議。其間,林健文表示他們在巡邏時見到理大校園一片狼藉,雜物散落一地,「入面好似戰場一梭樣咁」,其中地下位置仍充斥催淚彈的濃烈氣味,感到傷感,「唔知道警方想維持呢個現狀幾耐,既然又冇學生留守嘅迹象,點解警方唔盡快解封?」

【16:00】理大再發聲明,向政府提出以下3個要求:
1. 鑑於校方在這兩天已進行了全面尋找留守人士的工作,校方建議警方無需再採取類似的行動,並立刻解封校園。
2. 要求相關的政府部門盡快處理校園内所有危險品,包括汽油彈和攻擊性武器等。
3. 執行任何行動時,要以和平和人道方式,保障所有人士的人身安全。
【15:21】立法會議員許智峯表示,今早11時他與民主黨數名區議員及助理進入校園,至下午3時,4個小時的搜索中,包括平台、大樓,並無發現留守者,他理解校方立場希望警察解封,讓校方接管校園,但他自己擔心,屆時警員及消防員入內,他擔心警方入內搜證程序,「究竟係逐間房搜?定係爆破房間搜?定純純觀望後離開,若任何警員入內,都會牽動留守者引發激烈情緒,從而發生不愉快事件」。他認為最佳解決方法是警方立即撤離及解封理大,但不要立即進入理大校園搜證、搜查及搜捕等敏感行為,希望讓校園有一段短時間安靜,若真有留守者,可令他們安心,情緒穩定,自願離開。
他又指與多位區議員今日進出校園,並無受到警察的阻撓或查問,基本上是低度設防狀態,他質疑警方為何不正式向外宣佈撤離,「如宣佈撤離,對校方管理是最好的做法。」他估計有機會今日或明日警方會解封校園,擔心會發生不愉快事件。他最擔心有留守者生病或受傷,又不敢出來,時間愈耐情況愈差。

【14:20】下午1時45分,理大發聲明,再一次強調,在過去兩天的工作,校方的目標是希望所有留守者和平離開校園;校方能夠做的,都已傾盡全力。校方要求警方立刻解封校園,以展開復修工作。聲明由理大主席林大輝,聯同校長滕錦光及眾副校長發出。
【13:11】行政副校長盧麗華總結今早3小時的搜索行動時表示,今日人手由昨日的50人增至100人,包括3位副校長、教職員、各院院長及醫療人員等;他們分成9小隊到各樓層,包括班房、實驗室等進行搜索,並無發現留守人士。團隊希望搜索到有關人士,並勸喻他們和平有序離開,惟未有發現留守者。校方已盡全力處理事件,希望校園解封,令校方可第一時間進行復修工作,令教學、科研項目得以進行,減少對學生及科研項目的影響。
盧麗華表示,在各樓層搜索期間,發現校內設施包括班房、實驗室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壞,尤其很多科研項目必須在實驗室進行,對此感到非常心痛。她希望校園盡快解封,以作復修,同時希望盡快處理危險品。 
【10:18】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早上約8時多到校園內,巡視約一個多小時「一無所獲」,他相信現時「留守者用自己的方法離開了」,他說隨着紅隧解封,校園內外的人士可自由出入,不用爬鐵絲網,旁邊有路可行,可說實質上已經解封。他稱,法律上,理大不是禁區,可自由出入,理大校園從來無被列為宵禁範圍,「費咁多警力圍城,冇法律理據」,警方再於校園外設任何防線是「無意思」,應盡快讓校方接管校園。

他又稱,相信警方無必要進入校園進行搜證工作,恐怕會刺激好多人的神經,亦會破壞過往除校方邀請外,警方不應入校園的慣例。「我自己唔希望警員入嚟,亦無需要入嚟,所謂搜證係無意思,即使搜到一啲嘢,亦唔可以指證到任何人,人都走晒,所謂搜證對日後撿控工作無意思。」借助中大的經驗,校內的危險品應由消防處處理,或可邀請爆炸品處理課專家到場,不需一般警務人員入內。他稱其團隊經過商討,及按現時情況,將不會再重返理大校園搜索。

今日記者到校園採訪,在科學館徑理大入口,有數名警察公共關係科的傳媒聯絡員駐守,需傳媒出示記者證及搜查隨身袋,方可入內,而附近亦有2至4名防暴警監察,並非自出自入。至於理大外圍,包括通往紅隧口巴士站、科學館道及暢運道等也有警員站崗。
抗爭者留守理大校園已逾一周,校園外仍被警方包圍未解封,理大副校長衛炳江、楊立偉及盧麗華,今日再率團隊續到校園進行搜索,今晨9時,衛炳江等教職員、紅十字會人員、外籍保安等100人再到理大校園,行政副校長盧麗華表示,相信留守人數不多,院長與教職員今日會分組到各學苑了解情況,包括到辦公室搜索,「分組全面睇一次,搵人係首要。」而理大副校長衞炳江稱,希望於下午完成搜索,又稱周二發現的女留守者於傾談過程中離開輔導員,他相信現時仍在校園內。

團隊昨日一行50人分成6隊,到全校園每個房間搜索留守者,只在學生會大樓發現一名女示威者。
立法會議員鄺俊宇與范國威等人,昨日亦有到理大進行洗樓工作,其中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表示,他們在校園內巡視兩個多小時,均未有發現任何留守者,相信校園僅餘零星留守者,鄺俊宇擔心時間拖得愈長,留守者的身體狀況風險愈高,只希望他們能夠安全離開及回家,又重申「校方進場 警察退場」,讓校方進駐校園,要求警察盡快撤離。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理大副校長衛炳江(中)及楊立偉(左)今再到理大搜索留守者。詹家志攝
詹家志攝
外籍保安到達理大。詹家志攝
紅十字會人員隨團到校園。詹家志攝
行政副校長盧麗華表示,相信留守人數不多。詹家志攝
張達明表示,警方再於校園外設防線是「無意思」。李家皓攝
紅隧於今晨5時解封。黎樹雄攝
紅隧今日解封,警方仍在校園外設立防線。黃雲慶攝
行政副校長盧麗華(中)總結搜索行動稱,並無發現留守者,希望校園解封進行復修。李家皓攝
理大副校長衛炳江、楊立偉及盧麗華,今日再率團隊續到校園進行搜索。李家皓攝
理大副校長衛炳江、楊立偉及盧麗華,今日再率團隊續到校園進行搜索。李家皓攝
紅十字會人員隨團到理大校園協助。李家皓攝
紅十字會人員隨團到理大校園協助。李家皓攝
立法會議員許智峯亦有到場協助。李家皓攝
校方指校園內未有發現留守者。李家皓攝
科學館道近麼地道有警員巡邏。胡恩宏攝
暢運道對開康達徑,有警員站崗。胡恩宏攝
下午3時15分左右,許智峯在理大見傳媒。詹家志攝
油尖旺區議員余德寶及林健文下午在校園內見記者。黎家駒攝

 樓主| 發表於 2019-11-28 06:34:34 | 顯示全部樓層
16歲生還少女憶逃亡經過 臨走崩潰哭跪手足 內疚做逃兵
理工大學上周日被警察封鎖圍攻,逾千人被困。翌日清晨,留守的16歲少女A與手足舉頭望天,似乎看見一顆流星,眾人笑說:「有救星嚟到啦!」不久,速龍強攻校園,催淚彈爆破巨響不斷,A驚恐症發作,邊哭邊全身發抖。被困兩天,逃脫不果,A幾經掙扎跟隨中學校長離開理大。她自責是逃兵,臨行前向手足下跪痛哭,「我會內疚一世」。

記者 周婷
11月14日,星期四。隨着中文大學局勢轉趨平靜,A離開中大,到理大幫忙準備物資,初時留守人數比較多,她在理大和家之間來來回回。

11月17日,星期日。警察突然封校,留守者開始擔憂,紛紛想方法逃脫。A說,哨兵通報警察在不同位置佈防,還有水炮車、裝甲車。留守者很緊張,她主要在理大A Core附近戒備,「要打醒十二分精神,因為唔想有任何傷亡」。A在理大遇過最年幼的留守者讀小六,家長在「守護孩子」成員陪同下在A Core等待,小六生則在漆咸道南十字路口交界守着,「家長好擔心,但(A)知道自己冇辦法叫小朋友離開,所以都係睇住佢。」

11月18日,星期一。清晨6時許,速龍首次攻入理大,爆發大型衝突,催淚彈、布袋彈不斷,「我哋以為係由漆咸道南射過嚟,點知係由博物館度高處向住A Core發射……我好驚被射中,或者會死。」A雖僥倖避過速龍,但驚恐症來襲,「我好驚,成個人震晒」。
警察一輪強攻過後,理大校園短暫平靜,A稍事休息後暈眩,突然感到絕望。她本身有抑鬱症,需要長期服藥,但沒想過會被困,身上沒有足夠藥物,「當時覺得好多方法都走唔到,繼續留喺理大,覺得自己會有生命危險」,這是她第二次驚恐症發作。「衝突之後,尤其係女仔,喊得好緊要。」絕望之時,A與一樣害怕的新相識手足互相安慰,邊哭邊說:「一定出得返去!」
絕望的兩天,A身心煎熬,加起來只睡了1、2小時,幾乎沒有進食。她用過不同方法逃生近10次:爬渠、游繩、行路軌、穿草叢,統統試過但失敗。所有人視游繩為最後逃生希望,「因為個位置比較易上家長車,(留守者)都讓畀女仔走先,我都有排隊,但下一個到我游落去時,警察開始不斷放催淚彈……事後知道,我前幾個女仔都拉咗……每次(逃走)都係五十五十,每次都好似有希望,但最後係失落」。
星期一晚上,A的手機不斷傳來朋友鼓勵:「加油,頂住」,又收到一張又一張彌敦道站滿人的相片,「油麻地人踩人,有人畀催淚彈射中,但佢哋都嘗試攻入理大救我哋,用十年(判囚代價)嚟救我呢啲懦夫,(就算)我出到嚟,但佢哋就畀人拉,其實我值唔值得畀佢哋幫?」


11月19日,星期二。一批中學校長連同教育界議員葉建源入理大營救18歲以下青少年,離開者無須即時拘捕,但要登記身份,警方保留追究權利。A凌晨跟隨中學校長離開理大,這個決定教她內疚至今。A一直視此離開方式為最差方案,她不想成為逃兵,「可能我自己唔夠叻,我好廢,因為我情緒好唔穩定,好辛苦,先決定用呢個方法出嚟。」
「我好記得跟校長要經A Core出嚟,當見到其他手足戴晒gear同豬咀,有救星嚟嗰時就可以衝出去,我企咗喺度,甚至跪低咗,同佢哋講對唔住。我話我唔配做佢哋嘅手足,因為我用一個咁羞恥方法去離開。」一名不相識的手足見A哭得厲害,抱著她說:「保命更加緊要,如果你真係捱唔住,不如你出去先啦。」


11月25日,星期一。A「重獲自由」第7天,接受《蘋果》訪問。當天理大尚有十數名留守者,每當A看到此情此景,例如被困手足用燈砌成「SOS」字樣,都會崩潰痛哭;她最想跟留到最後的手足說對不起,「我好無力,我好內疚。」這幾天,她不由自主地走到理大外圍,想跟他們近一些,「我好想入去救佢哋,但我冇方法,無力感令我痛苦,亦令我更憎恨政府,點解一條逃生路線都唔畀佢哋?」
A一輩子無法忘記理大一役,「如果我冇抑鬱症,我一定會留低陪住手足」。心理創傷揮之不去,「食嘢唔係好有胃口,理大手足都係食緊麵包,自己點可以食一餐好?總之做每件事都覺得對唔住入面嘅手足。」以往可在漆黑中安靜入睡的A變得怕黑,「凌晨(速龍)突襲係一個好黑嘅環境,好似有恐佈份子衝入嚟,所以我依家點都要留一盞燈。」


很多人勸A離開香港、到外國升學,「但係呢班手足,令我唔想離開呢個地方,我成日講『Freedom is not free』,喺極權國家就係要付出代價。」她希望將傷痛化為動力,「好似德國柏林圍牆,啲人都唔會知有日會推翻,香港人都唔會知,可能聽日就會推翻高牆,條路可能好漫長,我哋都唔知幾時可以完,但係我相信會有呢一日發生,因為香港人好清楚自己守護緊乜嘢。」

何柏佳攝
少女A被困理大兩天後自願跟隨中學校長離開,她自覺是逃兵,最想對留守到最後的手足說對不起,「我會內疚一世。」何柏佳攝
少女A堅信雞蛋有一日能推翻高牆,希望將傷痛化為動力,「因為香港人好清楚自己守護緊乜嘢。」何柏佳攝
少女A在警方突襲校園後兩度驚恐症發作,「衝突之後,好多女仔喊得好緊要,我都好驚,成個人震晒。」何柏佳攝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19-12-6 15:53 , Processed in 0.110167 second(s), 17 queries .

Metro Harbor View MHVLive X3.4

© 2007-2019 mhvlive.co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