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嘴 - 港 灣 豪 庭 Metro Harbor View

 找回密碼
 注册

欢迎您, 今天是 *君子自重,本網站嚴禁賣廣告, 發放, 或宣傳色情色情行業*

搜索
查看: 100|回復: 3

勇敢大隻仔為救人遭警打甩牙 求見律師被警叉頸威嚇毀容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0-1 08:35:4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8.11在銅鑼灣因救人反被防暴警施暴打甩門牙、遭防暴警於傷口噴椒、再在醫院被叉頸威脅毀容的大隻「爆牙仔」(化名),昨日(30日)首度在中環罷課集會現身,並發言勉勵學生,大讚「比我更加年輕嘅人,義無反顧地付上性命、前途,上前線擋子彈……偉大而又令人佩服。」提及當晚經歷,他仍猶有餘悸,尤其入院後被警員叉頸威嚇「收聲」,勿再大呼要見律師,否則「打爛埋你另一邊面」,但強調「咁樣係唔會令我驚㗎」,會義無反顧站在示威者一方。


傳媒早前報道,他當晚在銅鑼灣軒尼詩道,遇上防暴警追捕,本想離開,但回頭看見有人被警方卧底制服,連忙折返救人,結果反被卧底制服。警方卧底先把他按在地上打一拳,又扯甩其口罩,更將他的頭面按在地上磨擦,並以雙腿把他的頭夾緊近兩分鐘,再用索帶綑綁其雙手。雖然他當時口面流血,另一名經過的防暴警卻近距向他射胡椒噴劑,有防暴警更向其面部連捅兩棍;另一名警方卧底則按住他的雙腳。他哭着慘叫,並向警求饒:「對唔住呀!唔好呀……」


傷眼遭噴椒如火燒

爆牙仔昨日補充,當晚他先後被兩名示威者打扮的人制服,一人用膝頭壓向他的頭部,一人屈曲他的手。他先後被防暴警的警棍擊中右眼及門牙,血流披面、一地都是血,但形容當時感覺猶如「小貨車撞落嚟,無晒知覺」,後來受傷的右眼又再被胡椒噴霧噴射,「被火燒咁」。而當他看見防暴警與示威者打扮的人互相合作,令他很愕然,「點解防暴同黑衫拉示威者?」在其認知中,卧底只用來滲透黑社會、走私或販毒集團,如今「佢出現喺你同我身邊,幾恐怖!」


當時他被制服後無力反抗,僅不停哭泣,仍遭警暴力對待,十分痛苦,別無選擇下只好求饒:「我已經俾你拉咗」、「我門牙都甩埋喇,唔好撳喇我求吓你!」據了解,爆牙仔當晚兩隻門牙崩掉,部份牙齒亦鬆了。他被帶上警車後,問身旁的便衣警「係咪送(他)返大陸?」雖然他只被送往邊境的新屋嶺扣留所,惟警員反問:「係啊,又點啊?」當他和其他被捕者要求致電家人及律師,警員則表示新屋嶺收不到電話訊號,更稱「反正你哋都無嘢好講,有無律師都一樣」,拒絕他們的要求。


入院被叉頸威嚇「打爛埋你另一邊面」

爆牙仔憶述當晚在「恐怖囚室」新屋嶺所處的房間,大部份人身上都有明顯傷勢,要送院治理。當時傷勢嚴重的他要求到醫院治理傷口,惟警員漠視其要求,近5小時後才將他送往東區醫院。有律師其後要求會面,但在場警員以不希望律師阻礙傷者休息為藉口,拒絕律師要求。而爆牙仔多次大呼「我要見律師」,其間有警員叉頸恐嚇他「再唔收聲,打爛埋你另一邊面」,最終爭取到見律師的基本權利。


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其後在警方記者會,聲稱反覆觀看有關片段後,「睇唔到(警棍)打落(爆牙仔)個頭度」、「我睇到,好似並非佢支警棍打落頭,可能係打落地下等等」。爆牙仔昨難忍警方歪理,質問對方「血喺邊度嚟?係咪打落地下,地下噴血上我塊面?」親遇警暴、親歷「恐怖囚室」,但爆牙仔重申「咁樣係唔會令我驚㗎」,面對強權仍會義無反顧站在示威者一方。


爆牙仔向集會的學生坦言,以往他一直將「00後」標籤為「玩抖音、飲喜茶」的一群,但經歷這場運動後,對他們完全改觀,直言「比我更加年輕嘅人,義無反顧地付上性命、前途上前線擋子彈……偉大而又令人佩服。」他勉勵學生,指香港這場從內到外的革新將是持久戰,希望大家為香港這片土地堅持下去,期望終有一天,在立法會「煲底」示威區相見。

左圖由梁志永攝、右圖截至Hong Kong Free Press片段

 樓主| 發表於 2019-10-1 08:49:28 | 顯示全部樓層
警禁少女TG搵律師 申保護令靠嚇 13及15歲女住兒童院失眠

13歲女童阿妹(化名)和15歲的Chim(化名)同樣在8月29日深水埗放映會後被捕,警方申請兩人的保護令,兩人被判入屯門兒童及青少年院暫住,等候福利報告至上周五,最後裁判官決定不就警方申請頒下任何命令。Chim在兒童院住了11日,阿妹因為家庭經濟未有申請司法覆核,最後還押兒童院27日。兩少女均表示在兒童院中有失眠的情況。阿妹說:「我成日諗如果27號出唔到去會點呢?好驚,好少瞓覺,心理壓力好大,又好少方法接觸外界,去知道發生咩事。」Chim更需服用院舍開的安眠藥才能入睡,「好掛住屋企,好擔心其他被捕人士會受虐,所以瞓唔着。」

記者 程詩敏

Chim和阿妹8.30凌晨被帶到長沙灣警署,據她們表示,警方未有分開成年和未成年人士,僅分開男女登記資料和搜身。凌晨3時,兩少女才可聯絡家人。阿妹說:「因為錄口供要有家人陪同,警察先幫我打畀屋企人。」阿妹家人隨即跟律師趕到。但Chim則沒那麼幸運。「我媽嚟到警署,當時未錄口供,我話一定要叫律師,但我手上冇律師資料。警察畀我搵,但見到我開Telegram就話:『唔准開呢啲嘢,你冇就唔好叫!』」警方又向其母說:「叫咗都冇用㗎,嘥錢㗎,律師都係叫你咩都唔好講,嘥千零蚊,唔好叫,唔使叫。」「我媽係藍絲,佢真係聽左個警察講。最後我喺極度恐懼下錄咗口供。」Chim指自己每次答「我冇嘢講」,其母都用銳利眼神看着她,示意她要跟警方合作。她又指,警方雖沒叫她解鎖電話,但友人於8.31登入她的Telegram,發現其戶口有被警方登入的紀錄。

憂司法程序冗長 13歲女不提司法覆核

幸得朋友向義務律師團隊求助,律師終在8.30早上8時,抵警署跟進Chim的個案,「我媽好唔合作,因為啲親戚叫佢唔好簽律師畀佢嘅文件,包括授權律師代表我嗰份。我係好嬲,我上到庭都要律師辯護,點解佢可以唔理我係佢個女?」她指事件最後由父親擺平。其父得悉同日被捕的15歲男子申請司法覆核,也立即為女兒申請,最後Chim於9月10日由兒童院返家,惟須守宵禁令。「我爸覺得點解未了解成件事就判咗保護令要(我)入女童院呢?對我好唔公平。而且點會喺律師不在場下錄口供?佢都嬲緊呢樣野。」

阿妹看着一同進來的Chim,9月10回家,內心也不是味兒。「有邊個父母唔想接返仔女返屋企?但我屋企唔係有錢,司法覆核輸咗要畀百幾萬。加上我成績唔好,老師應該唔肯同我寫求情信,其實我都冇問過......」她和家人也害怕司法程序冗長,寧願待至限期完結。

談到兒童院的生活,Chim說她有向院舍提出希望上數學課但不被接納,「每日都上VTC堂,例如做手工,程度小學生都不如,或者係學化妝剪髮。我想追返我啲數學。」阿妹則說兒童院與世隔絕,她每次只獲3分鐘時間致電親朋,也幾乎沒看過新聞。「飯堂日日淨係播旅遊節目同偶像劇;星期六、日先有康體時段,有半個鐘睇報紙。」阿妹指,因保護令而入住的院童穿黃色衣服,與等候審訊的藍色及已定罪的紫色衣服區分。其他院童曾告訴她,兩人進來後,院舍少播了新聞。
雨革時有先例 警方以保護為名 懲戒為實

警方指申請保護令是為兒童福祉,但由拘捕過程至錄口供也沒有保護其基本權利。社會工作總會會長倫智偉指警方用保護為名,實際上是對少年人小懲大誡。「佢哋冇被捕經驗,甚至俾警員鬧嘅經驗都冇,令人擔心會唔會喺恐懼底下屈打成招?」倫指雨革時粉筆少女一案,警方已有申保護令,社會福利署應在這類案件採取主動角色,令少年可早日獲釋。「例如社福報告唔需要等28日,拎學校報告、紅十字會證明,其實係幾日搞掂嘅事。」他又指,保護令法例精神是保護非監禁,所以對何謂「監管不善,疏忽照顧」的門檻定得相對寬鬆。

兩少女也認同保護令是借保護為名,恫嚇為實。「個官話我同屋企人欠缺溝通,佢哋好少照顧我唔理我。但事實上係我同屋企人關係唔錯,今次呢件事佢哋冇鬧過我。」「我好想同佢哋講,好對唔住,令佢哋擔心,山長水遠走入屯門,佢哋身體都差咗。」說罷聲線開朗的阿妹有一點哽咽。Chim則希望感謝父親:「冇你呢頭家應該散晒。」「想同阿媽講,我只係出去做FA(急救員),冇做你所講嘅壞事。」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13歲阿妹因為家庭經濟未有申請司法覆核,最後還押兒童院27日,為同日被捕的3名未成年人士中最長。朱家駿攝
15歲Chim 8.30在沒有律師陪同下錄口供,但有母親在旁,惟警方多次勸其母不用請律師。朱家駿攝

 樓主| 發表於 2019-10-1 09:02:04 | 顯示全部樓層
瞞深藍母親參演 「紫荊之殤」女團員:唔想做嗰啲自私嘅人

「紫荊之殤」樂團成員背景出身各異,但大多都面對同一難題,就是因政見與家人爭執,排練也要偷偷摸摸。就讀中二的廖同學(化名)說,「深藍」媽媽得知她參加樂團後怒吼:「係咪想激到我死,激到我跳樓自殺?」

生於中產家庭的廖同學是樂團的長笛好手之一。過去3個多月,她的家猶如另一個戰場,「爸爸係淺黃、公公係深黃、媽媽同婆婆係深藍」。

廖同學說,當媽媽看見示威者破壞立法會及智能燈柱時,不停說令她感到難受的話,「佢會話示威者咁樣破壞納稅人畀錢嘅設施,點解(警察)唔射死晒佢哋?」廖未曾參與逆權運動任何一場示威,她向媽媽解釋示威行動的原委,卻換來對方一句:「我唔理咁多,你係唔係同佢哋同一陣線?」當得悉女兒參加「紫荊之殤」合唱團時,更破口大罵,稱她年紀尚幼,沒有判斷能力,「佢仲同我講澳門裝咗人臉辨識(系統),一俾人認到就無晒前途。」廖同學就以作為00後的心聲反駁:「如果呢度(香港)無前途,我哋點會有前途?」媽媽就怒吼:「你係咪想激到我死,激到我跳樓自殺?」爸爸此時也勸她退出,免讓母親擔心。

媽媽無理取鬧加上爸爸「助攻」,廖最終選擇沉默,免令家人關係「僵上加僵」。她下定決心繼續參加樂團,「瞞得一日得一日」,「我係和理非,我上唔到前線,但我想盡自己最大能力(爭取五大訴求),我唔想成為嗰啲自私嘅人。」幸好外公支持孫女的「任性」,「佢同我講你想做就做,唔使理佢哋(母親及外婆),唔好畀自己後悔。」
記者 羅智堅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梁志永攝
廖同學(化名)表示,縱然母親大力反對她參與「紫荊之殤」合奏團,但她仍然會堅持參加,並指這是她身為「和理非」的最大付出。梁志永攝
 樓主| 發表於 2019-10-1 09:05:52 | 顯示全部樓層
金紫荊內外如平行時空!場外警深嚴佈防截查黑衣人 張建宗致辭批示威者令經濟雪上加霜

今日是中共建政70周年,特區政府在灣仔金紫荊廣場早上8時舉行升旗儀式,警方在灣仔佈陣極為深嚴,把守多個通往會展的出入口,截停穿黑衣的人士搜袋。力

升旗儀式尚未開始前,在廣場上,雖然紫荊花雕塑附近擺滿鮮花,以圖令大會鏡頭在升旗儀式期間拍攝到生機盎然、喜氣洋洋的影像,但其實在廣場不遠處,大量水馬、鐵馬警車、防暴警察、水炮車也在戒備。警方和會展保安也在附近不斷巡邏,廣場在升旗儀式未開始前,毫無人氣可言,一般市民也不能踏入廣場半步。會展對開一段龍和道有警方路障,防暴警員列陣戒備,維港海面亦有至少三艘水警輪停泊。

一眾嘉賓則於7時許陸續進場,嘉賓和傳媒均毋須接受安檢,但由於連接中環廣場和會展的天橋入口封閉,入場人士要由地面經過警方的水馬陣方能進入會場。

早前政府宣佈,今年因近期「社會氣氛」,10.1升旗禮改為室内觀禮,亦沒有設立公眾觀禮區。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等多名官員與政商界人士出席,大約1.2萬位嘉賓獲邀出席。 

張建宗在國慶酒會致辭時提到近日社會衝突,再度批評示威者行為。他表示,近月香港出現不穩定的情況,激進示威者不斷將暴力升級,包括非法集結、投擲汽油彈、到處縱火、襲擊市民等,嚴重破壞社會秩序,衝擊法治,影響市民安全和正常生活,令正在面對下行壓力的本地經濟雪上加霜,廣大市民對這個「陌生的香港」感到震驚和傷心,迫切希望可以盡快走出困局。他又稱特區政府已展示最大誠意,開展與市民對話,希望溝通化解分歧,上周四亦已舉行首場社區對話,形容是踏出重要一步,政府會繼續進行社區對話和以不同形式與市民互動,以「開放謙卑態度」走入社區。張建宗又說,政府會邀請社會領袖、學者和專家,就房屋和土地供應、貧富懸殊、社會公義、青年人機遇、社會向上流動,以及公眾參與政府決策等長期積壓的深層次問題,進行獨立研究和檢討。

張建宗說,暴力行為和對抗態度,絕非解決問題的方法,當前尖銳的社會矛盾,比任何時間都更需要港人精誠團結、和衷共濟、求同存異,才能令社會重回秩序,讓經濟回復活力,讓市民重拾希望和信心,讓香港重新出發。他亦稱待立法會復會後,行政長官將宣讀任內第三份施政報告,政府會借此展示管治決心,以民為本,用新思維處理老大難問題和社會矛盾,希望大家珍惜香港得來不易的成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19-10-19 15:39 , Processed in 0.304157 second(s), 17 queries .

Metro Harbor View MHVLive X3.4

© 2007-2019 mhvlive.co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