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嘴 - 港 灣 豪 庭 Metro Harbor View

 找回密碼
 注册

欢迎您, 今天是 *君子自重,本網站嚴禁賣廣告, 發放, 或宣傳色情色情行業*

搜索
查看: 93|回復: 3

8軍裝警太子站強壓青年在地致昏迷 一度阻急救員救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9-4 10:24:2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反送中運動今日持續,市民昨日(3日)發起三罷集會,夜晚示威者兵分兩路,一批人在太子站外、一批人到黃大仙、牛頭角等地。目擊者指,周二晚上約11時半,5至6名軍裝警在太子站大堂職員鐵門內,突然衝出並按低一名年約十多廿歲,正在跑的黑衣青年。其後大批市民包圍軍裝警,並有肢體衝突,昨晚11時30分左右,大批防暴警增援到場,並於今日(4日)凌晨,警方出動過百防暴警,於太子旺角一帶清場。防暴警出動前警方舉橙旗,並發射布袋彈。示威者迅速散去,現場所見防暴警搜查一名黑衣男子,凌晨過後沒有當場拘捕任何人,部份防暴警1時40分左右返回旺角警署。

9月4日
【0140】防暴警驅散太子、旺角一帶市民,部份防暴警返回旺角警署。
【0125】防暴警上到旺角道的天橋上,附近經過的汽車響起安。
【0118】有過百防暴警由旺角警署往彌敦道近太子始創中心、旺角方向快速推進,現場所見有1人被查截。
【0100】網傳昏迷青年被送到附近的廣華醫院,而太子站水渠街一帶,現場所見尚有過百名市民或示威者聚集。
【0030】有示威者在太子站出口,有人以雷射光射向太子警署,以滅火筒在站口位置向外噴,太子站外一片煙霧,警員持槍戒備,有槍聲傳出,現場消息指再有警員射布袋彈。
【0015】有當時協助青年急救的First Aider說,他見傷者後趕到現場,警察仍要求查他證件才容許他開始檢查及拯救受傷青年。First Aider懷疑青年頸椎骨折,因初步診治時摸到有腫脹和熱。First Aider表示青年口唇有血,但口腔沒有血,而當時青年呼吸出現困難,喪失活動能力。First Aider又指警方堅持不肯解開青年手扣。
9月3日
【2345】救護員入內救走傷者,傷者需戴氣袋,並需以救護員以救傷床推走傷者,傷者遭送走時眼睛閉上,看似昏迷。
【2330】太子道西近西洋菜南街外有路障,警舉橙旗後開了最少5槍。
【2320】站內人羣與軍裝警指罵,一度有肢體衝突,軍裝警動用胡椒噴劑噴圍觀者,警員遭數十人在站內包圍,防暴警在23:25左右增援到太子站大堂。
【2315】5至6名警員在太子站內拘捕1名黑衣青年,目擊者指青年遭按在地上後臉色蒼白。站內其他人向警員查問何事拘捕示威者,警員回應指不需要向他們交代。

【2229】太子下起大雨,但現場過百名市民未有散去,不停在旺角警署外叫口號。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現場所見,青年至少曾經被6名警員壓低,在場則最少有8名警員。
黎樹雄攝
【0118】現場所見有1人被查截。黎樹雄攝
【0118】有過百防暴警由旺角警署往彌敦道近太子始創中心、旺角方向快速推進。黎樹雄攝
【0118】有過百防暴警在彌敦道近太子始創中心位置,往旺角方向快速推進。
【0100】太子站水渠街一帶,現場所見尚有過百名市民或示威者聚集。黎樹雄攝
【0100】網傳昏迷青年被送到附近的廣華醫院。
【0030】有示威者在太子站出口,以滅火筒在站口位置向外噴。
防暴警在23:25左右增援到太子站大堂。黎樹雄攝
梁志永攝

 樓主| 發表於 2019-9-4 10:27:34 | 顯示全部樓層
【逆權運動】警牛頭角衝上巴士 持槍搜乘客拘32人

金鐘三罷集會於傍晚約6時結束後,近千人聚集龍和道附近並「快閃」堵路。示威者其後到旺角警署,有警察疑未有警告便發射布袋彈,打傷男子腳部。地上留下一個無人看管的大聲公,播放嘲笑警察的歌聲,疑觸發警方一度舉起橙旗,警告開槍。有示威者繼而到黃大仙,一度衝出龍翔道,惟防暴警到場後,發現示威者已離開,遂指罵在場記者發洩。防暴警其後在牛頭角衝上一架巴士,持槍抄低乘客資料,又趕走車上的記者,稱要保障受查人私隱,有警員罵記者是「黑記」。大批街坊包圍和指罵警察是「黑社會」。

【0040】現場警員已經離開,大批市民到淘大花園,有淘大居民在平台打開手機燈,而市民亦舉起手機燈回應。在場街坊已開始陸續散去。
【0030】防暴警察準備撤離,但在場的街坊仍向警員指罵,街坊不斷斥責警員「黑社會」、「走啦X你」。【0022】在場女警再次呼籲市民散去,指在場人士對附近的人造成滋擾。一位抵達現場的社工確認被捕人士當中有兩名15歲的人士,他指在場的警員多次故意用噪音阻止被捕人士呼叫自己的名字,認為警方的手段卑劣,要求社署就事件表達意見。
【0005】共27男5女從巴士被捕上車,其中兩名被捕人士在帶上警車期間,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另有一名男子仍身穿中學校服,以及一男腳部疑似受傷需要警員扶上警車。現場指,有兩男子未滿15歲,而巴士上已沒有乘客。
【2356】有社工呼籲被捕的人士可以高叫自己的名字,但是被警方不斷在有人發聲的時候叫咪,意圖掩蓋被捕人士的聲音。令在場人士對警方行為不滿,警方再指在場人士正在非法集會,又要求社工向前展示自己的身份,但卻故意刁難其前進。
【2344】警方陸續將巴士上的人士,以索帶綁起雙手,移送上警車拘捕。另外警方指在場人士進行非法集結,但社工表明身份。
【2233】警方舉起藍旗,指控在場罵警的街坊「非法集結」。
【2214】有網民發現,facebook用戶Eric Wong在其他網媒的facebook直播中留言,聲稱已打999報警,向警方「報寸」,披露「快閃」黃大仙的示威者登上哪條路線的巴士離開。
【2142】在牛頭角,有警察罵記者是「黑記」。有街坊包圍在場警察,指罵他們是「黑社會」。
【2132】在旺角警署高位的女警,開咪「提醒」站在太子站出口上蓋的數名記者注意安全,又指明某名記者問:「你係咪記者啊?個樣咁細個嘅?邊間報社啊?」
【2126】防暴警在牛頭角截停一架巴士,並衝上巴士舉槍搜查多名乘客,又趕走車上的記者,聲稱要保障受查人私隱。車上的警察手持包括長槍,可發射橡膠子彈。多名車上的乘客雙手放頭,落車的乘客都被搜查。
【2114】旺角警署外的地上,有一個無人看管的大聲公,播放嘲笑警察的歌聲。警員一度舉起橙旗,警告開槍。
【2110】防暴警到場後,發現示威者已離開,繼而指罵在場記者發洩。
【2105】示威者一度衝出龍翔道。
【2051】示威者轉至黃大仙。
【2036】警方舉起藍旗。
【2026】一批示威者由旺角港鐵站,步行至旺角警署外時,隨即傳出槍聲,有男示威者腳部中彈。有急救員指,警方疑未警告便開槍,他觀察傷口後,懷疑是由布袋彈所致,中彈者雖腳痛,但經攙扶仍可步行離開。
【2018】一批示威者乘港鐵到旺角站後,徒步前往太子站。太子站近警署出口關上鐵閘。
【1957】防暴警員開始卸下裝備,並準備移除龍和道的路障。
【1953】防暴警員在添馬公園巡視後,持長盾的警員被要求返回特首辦內待命。
【1949】配備長盾以及長槍的警員,繼續在添馬公園巡邏,有警員呼籲在場人士離開。有市民質問「係咪行街都唔得」,警員呼籲其離開,但有女警則警告市民,指公園有危險。
【1938】示威者聚集期間,在政府總部內的防暴警員一度傾巢而出,在龍和道護送一名內地人士離開。有目擊事發經過的攝影師指,一名身穿粉紅色衫的內地人與黑衣人士口角,其間自己無故跌倒,在警員護送下離開,未有人被捕。
【1945】防暴警員在添馬公園進行驅散,其間一度衝向正離開的人士,一名女子曾被包圍,後警員指其沒有可疑放行。
【1928】特首辦外龍和道對面的添馬公園,有人持雜物聚集。其後該批人士將雜物放低,開始撤離。在場的人呼籲集會者不要去海富中心一帶,部份人向中環方向離開。
【1922】在場人士呼籲「要走一齊走」着在場人士散去,部份聚集的人已經離開特首辦防線附近。
【1914】救護車抵達龍和道的防線之前,在場人士移開路障,疑將早前倒地的內地遊客送走。有在場的急救員表示,該男子聲稱自己受傷,而附近15米內沒有任何人,急救員多次問男子受傷情況時,他着急救員召喚救護車,其後急救員為男子治療後1分鐘左右,警員已衝出水馬將內地男扶走。
【1909】特首辦內的警員多次向在場人士警告,指已經有在場的人士受傷,呼籲在場人士後退,並要求停止以雷射光線「襲擊」警員。集會後的人士,在龍和道設下防線,在特首辦前對峙。
【1903】一批警員從特首辦走出,向傳媒指是救人。粉紅色衫的內地男子在解放軍軍營外突然倒地,然後被警員帶返特首辦的防線內。
【1900】粉紅色衫的內地旅客姓蔡,聲稱自己是路過,見到附近有集會所以去看熱鬧。對於集會人士指其拍攝相貌,他向在場傳媒展示照片,指自己只拍風景而已。
【1854】有身穿粉紅色衫的內地旅客,與在場的人士對罵。有在場人士指男子在附近拍下集會人士的樣貌。
【1815】添馬公園三罷集會於傍晚約6時結束後,近千名集會人士移師到添華道,政府總部西翼入口對出行人路聚集,聲討在巨型水馬後當值的警員,高呼「好仔唔當差,當差正仆街」等口號。有示威者以雷射筆照向解放軍總部大樓和警方防線。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有警員(後)不斷叫在場記者走開。
記者現場聽到,該警員(持棍者)一度疑叫記者「黑記」。
【2126】防暴警在牛頭角截停一架巴士,並衝上巴士舉槍搜查多名乘客,又趕走車上的記者,聲稱要保障受查人私隱。馬泉崇攝
梁志永攝
馬泉崇攝
【2026】男示威者腳部中彈。急救員觀察傷口後,懷疑是由布袋彈所致,中彈者經攙扶仍可步行離開。馬泉崇攝
示威者約8時轉到太子,警署外有槍聲傳出。
【2018】一批示威者乘港鐵到旺角站後,徒步前往太子站。馬泉崇攝
示威者約8時轉到太子
在添馬公園集會後,有部份參與人士在龍和道與警對峙。
【1914】救護車到達龍和道防線前,獲示威者放行。
【1903】粉紅色衫姓蔡的內地旅客(左二)報稱受傷,由警員帶走。王心義攝
有人走到特首辦的防線外與警對罵。王心義攝
防暴警多次指在場人士屬非法集結,不排除以武力驅散。王心義攝
梁志永攝
馬泉崇攝




 樓主| 發表於 2019-9-4 10:31:18 | 顯示全部樓層
4萬人響應三罷集會 市民斥警如「納粹部隊」

繼8.5「三罷」後,民間昨(2日)起一連兩日自發發起全港罷工,呼籲約30個行業的從業員響應,今日第二天在金鐘添馬公園集會,截至下午6時,大會宣佈有約4萬人參與集會。有銀行職員表示於海富天橋設立街站,招募銀行業界人士一同組織工會,準備更大規模的罷工行動,希望加大規模向政府施壓。

市民梁先生自稱是滙豐銀行員工,趁三罷集會在海富天橋設立街站,招募銀行業界人士一同組織工會,他指金融業界過去都積極參與反送中運動,如遮打花園快閃默站等,但因缺乏組織凝聚力量,規模有限,「如果受到打壓嘅時候,冇工會去保護返抗爭者」。梁先生又指,以他工作的滙豐銀行為例,現時雖然未有明確阻止員工參與政治運動,「立場模糊啲,但隨住個運動繼續發展落去,白色恐怖可能分分鐘會出現,而家就要為未來準備定」,屆時定必更需要工會保護。他指過去已三度響應全民罷工呼籲,都是以請假形式出席,期望成立工會後可令更多同事參與。他今擺街站收集同業意見和簽名,暫未能評估最終能否成事。

愛丁堡廣場原定下午有中學生罷課音樂會,但不少人移步到添馬公園一同「罷工」。油塘聖安當女書院中四梁同學指,走出來為反抗不義政權,亦要對被警方濫暴發聲。她指幸好家人不反對自己參與集會發聲,但認為學校相對不支持,曾與校方和駐校社工討論在校的反送中活動,但連手持標語、叫口號等均不獲批准,「喺學校入面抗爭就無㗎啦,就算(校方)支持唔支持,都會有爭執,就算屋企都會,但我哋要出聲,想香港變番個自由嘅地方」。

集會於下午3時正開始,集會人士毋懼猛烈太陽,和直升機暗灑螢光粉疑雲,公園草坪坐滿了撐傘的黑衣人士,當中不乏中學生和打工仔。被無理解僱的港龍航空公司空勤人員協會主席施安娜發言時表示,大家都曾希望保住國泰這本地航空公司,避免染紅,但自從換管理層後便「大開殺戒」,形容是自我「染紅」。她又表示,有不同政治立場應互相尊重,因為言論自由正是香港可貴地方,但無奈自己因為「被篤灰」解僱,慨嘆對方「柒到自己做咩都唔知,以為自己無問題」。

有市民在台上發言,列舉近日警暴例子,例如今日有中學生被軍裝追捕,有人被打至滿頭鮮血,問在場集會人士:「係咪仲對香港警察有一絲憐憫之心?」他謂近月已覺得法律非保障港人,反而是用來保護權貴,這群納粹部隊;而警察例行記者會又將事實扭曲,將黑說成白,舉例將警方將警棍講成手臂延伸、推跌他人反指對方自己仆親,開槍射殺又講成合理武力。該發言市民形容警察如「納粹部隊」,罪不容恕。

任職飲食業的曾先生昨日和今日分別罷工半日,響應下午的集會。他説慶幸公司老闆開明,過去三度罷工都未有事後追究。反送中運動3個月以來,他幾乎未有缺席過任何公眾活動,包括和平集會和示威行動。面對近日警方濫捕,激發他認同示威者行動升級,「唔可以再乞求警方停止暴力,唔係坐喺度嗌兩句口號,呢個政權、軍政府就會倒下,自由係要靠自己雙手打出來」。他認為法治精神是建基於公平制度之上,「我哋最多只係違法,但摧毁法治係政府,不斷去搬龍門、修改條文去濫權濫捕」。

他說如日後有團體發起全民長時間罷工必定會參與,但關鍵在於港人要團結,「如果一間公司有多過一半人響應就唔驚,老闆唔可能一次過炒晒咁多人,萬一得小貓3、4隻,炒人成本就好低」。對於昨日疑有直升機向添馬公園灑螢光粉,用於辨認集會人士身份,他說未知自己有否中招,「點都一定會有啲驚」,但如今連參與合法集會都被滋擾,港人更要站起來抗爭。

參與罷工的李小姐是廣告界人士,坦言手頭上仍有大量專題正加緊創作,但必須抽下午時間,先參與金鐘的罷工集會支持。面對警方日日加劇的濫捕問題,她稱毫無畏懼,「而家濫捕到咁,我行出街做咩都會拉啦,如果係咁,不如你拉晒200幾萬香港人,我覺得無所謂」,稱即使被控的罪名未必可成功檢控,警方依然將人逮捕,「但去到呢步香港人無乜嘢可以輸,唔好以為咁就會嚇到無人敢再行出嚟」。

社福界鄧小姐今參與罷工集會,直言相比其他行業,社福界的機構相對支持前線社工走出來,但日前就有走得更前的前線社工陳虹秀被控暴動,「已經無計風險,見到係不公不義的存在,風險幾大已經心知肚明,但係唔可以因爲咁樣而唔出」。鄧指作為社福界,更應有責任與信心,在社會紛擾之中走得更前,主動協助「雞蛋」一方。她指社工未必有權力去保護被捕年輕人,但在法律界人士相助下,至少讓一眾社工,更清楚如何協助被捕者得悉自己權利,「跟埋佢哋上(警)車都係想在旁監察住成個過程,希望佢嘅人權唔好俾人剝削」。

就讀設計系的大專生張同學昨今兩日都有罷課,今日特意自製了一塊染血的膠牌,寫着良知二字,聲援昨日在太子被警員毆打的男子,「我想問警察同一個問題,『係咪跌咗個良心?』,我舉呢塊牌係咪都會打埋我?」。她批評警權過大,「警察發晒狂,唔支持佢哋嘅人一律都要打都要拉」。她曾因身穿黑衣,在地鐵月台上被撐警人士恐嚇,「鬧我係曱甴」,更聲言要號召人馬追打她。她説因身體不適,反送中運動以來一直未能走在前線抗爭,「我係連一棍都捱唔起,冇得衝出去幫手,我覺得自己真係好冇用」,唯有利用兼職教畫和補習收入購買物資,至今已花過千元。

罷工集會除一眾打工仔,也有不少學生身穿校服出席。大埔何郭佩珍中學有學生被警方推倒、喇沙書院拒絕學生戴黑色口罩,校外則有防暴搜查校友隨身物品,有中學生代表在台上發言時認為,白色恐怖已慢慢滲入校園,打壓學生香港自由。他說學生希望就此議題發表聲音,「點解做罷課要俾你班警察、一班狗打壓」,認為十分可恥。

特首林鄭月娥母校嘉諾撒聖方濟各書院兩名女學生,雖然表明罷課,但帶同功課到場邊做邊集會,陳同學(化名)說,「學生都有自由想法,唔係唔成熟,要爭取自由、權利」。她說自6月至今政府都漠視民意,但認為這場運動團結香港人,「以前啲人覺得我哋『2000後』(即2000年出生的人)會因為回歸咗,被中國同化,但我哋好清楚自己係香港人」。作為林鄭師妹,陳同學形容「多得佢(林鄭)唔少」,「佢當選嗰陣都覺得有少少光榮,以為佢起碼好過梁振英,但發現佢原來係利用港人攞利益。而家着住件校服出街都覺得羞恥啊」,又稱「希望佢記得校訓,係力行仁愛,實踐真理,唔係歪理」。同行張同學(化名)稱,曾試過着校服坐的士時被司機認出是林鄭師妹,司機在她面前不停批評林鄭,促林鄭能聆聽社會和師妹諫言,盡快回應五大訴求。

民權觀察則高度關注昨日有大量於金鐘一帶參與集會的市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沾染螢光的粉末顏料。有出席集會的市民向民權觀察表示,曾看見有直升機至少兩次在添馬公園的上空出現,及後發現自己全身多處沾染螢光粉末。民權觀察認為若昨日施放螢光粉末的事件是警方的行動,此無差別的做法,以及造成的標籤效果及寒蟬效應,屬嚴重侵犯集會自由的行為。此外,在沒有合法權限下,任何人如此地向參與集會的市民施放螢光粉末,可構成普通襲擊及損壞財物的罪行。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三罷集會今日繼續在添馬公園舉行。馬泉崇攝
梁先生在海富天橋設立街站,招募銀行業界人士一同組織工會。梁銘恩攝
中三學生Krystal直言來自「深藍絲」家庭,父母不讓她罷課,「覺得好對唔住其他香港人」,故瞞着父母盡量出席集會和示威活動。她説每日都親耳聽到父母以「曱甴」、「過街老鼠」形容示威者,更威脅如再參與示威活動就拒她入家門,令她承受巨大壓力。梁銘恩攝
馬泉崇攝
馬泉崇攝
有發言的市民形容警察如「納粹部隊」,罪不容恕。
設計系大專生張同學特意自製了一塊染血的膠牌,寫上良知二字,冀聲援昨日在太子被警員毆打的男子。梁銘恩攝
林鄭母校兩名女學生帶同功課到場邊做邊集會,陳同學(化名)(右)說自6月至今政府都漠視民意,但認為這場運動團結香港人,「以前啲人覺得我哋『2000後』會因為回歸咗,被中國同化,但我哋好清楚自己係香港人」。作為林鄭師妹,陳同學形容「佢當選嗰陣都覺得有少少光榮,以為佢起碼好過梁振英,但發現佢原來係利用港人攞利益。而家着住件校服出街都覺得羞恥啊」。同行張同學(化名)則稱,曾試過著校服坐的士時被司機認出是林鄭師妹,司機在她面前不停批評林鄭,促林鄭能聆聽社會和師妹諫言回應五大訴求。李詠希攝
王心義攝
王心義攝
浸大中文系關同學以罷課學生的角色,參與罷工集會,他指反送中浪潮令中學生都要走到前線,反抗政權。同時半職教師的他深感唏噓,「5年前(傘運)我哋嘅失敗,引致到呢一代嘅中學生都要行返出嚟」。他5年前走出來,是被成人勸走的一群,到今日角色換轉,變成衝突前勸走前線中學生的一位,「其實無得勸,我只係想保護佢哋」。
昨日三罷集會添馬公園上空出現直昇機後,參與者身上出現螢光粉,質疑是由直昇機灑下。












 樓主| 發表於 2019-9-4 10:42:06 | 顯示全部樓層
救心臟病被捕者攬實唔放 女First-Aider遭催淚水劑「兜頭噴

旺角警署門外昨晚有人群集結,防暴警發射催淚彈和胡椒噴霧驅散人群。混亂間有義務女救護員中招,全身發抖、呼吸困難,未能回應記者提問;該救護員其後在社交網站發文,指事發期間為保護心臟病發傷者,遭警察連環用警棍打頭、扯頭盔、眼罩以至頭髮,對準面部噴催淚水劑,甚至一度遭警方「落孖葉」。

昨晚約10時,警察突向在場記者和救護員噴射胡椒噴霧,義務女救護員Briana於其個人Facebook憶述指,當時警員衝前把一名女子推倒,大力按在地,然後施以胡椒噴劑;該女傷者不斷表示「好辛苦」,Briana隨即上前急救,其間女傷者表明患有心臟病,卻遭警員大力拉扯,「我便雙手把傷者抱得更緊,並大聲要求要女警及向他們表明傷者有心臟病,但隨之而來是一棍被人打到頭盔,及對準我們噴胡椒噴霧。」

Briana指,警員一手扯開她的頭盔和眼罩,大力扯她頭髮,再對準她面部施放催淚水劑,更在無任何警告下,用手拷把她的右手和傷者的一隻手扣住。她形容當時已有至少5、6名防暴警圍著她們,她們也沒有作任何反抗,「真的不明白用意所在」。

警方期後發放催淚彈,用盾壓著她們的警員即戴上防毒面罩,Briana和傷者沒有任何裝備,只能「硬食」,傷者不斷指「心臟很痛」。Briana再向警方表明傷者心臟病發,她形容那名警員當時都「呆一呆」,問: 「一個定兩個呀?呢個(Briana)唔關事㗎可?」才鬆開兩人手拷,傷者在警員陪同下送院。

Briana指全身四肢和面部中了胡椒噴劑、催淚水、辣椒水、催淚彈,感覺如被火燒,但她稱幸好是她全身中招,若心臟病發者中招,後果不堪設想,「痛,是很痛,但用回你們警長的一句話:你咁樣係唔會令到我驚㗎。」事後其救護員同伴為其急救,形容當時只得記者和救護員在場,根本無人所謂的「搶犯」,認為是防暴警在製造混亂。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19-9-18 19:28 , Processed in 0.063615 second(s), 17 queries .

Metro Harbor View MHVLive X3.4

© 2007-2019 mhvlive.co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