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嘴 - 港 灣 豪 庭 Metro Harbor View

 找回密碼
 注册
今天是
搜索
查看: 201|回復: 2

《時代》驚嘆影響力巨大 網絡吹雞出橋 凝聚共識帶動運動...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7-17 21:28:2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美國《時代》雜誌最新選出25名最具影響力的互聯網人物,香港示威者榜上有名。「無領袖」、「無大台」利用網上討論區如「連登」和加密即時通訊軟件Telegram,透過網上平台組織的反送中運動,將線上線下的港人凝聚成「不撤不散」群體。從「吹雞」各區遊行、連儂牆遍地開花、社交媒體網上文宣攻勢,處處皆見網民威力。


「無領袖」是反送中運動中多場示威活動的共通點,踏入7月近乎每逢周末、周日,於各區進行的接力示威活動,概念便是由網民最先提出。由尖沙嘴一帶的歷史性九龍大遊行,到光復屯門公園;以至接力式,陸續舉行的上水、沙田、將軍澳、南區,以至「紅土」等18區大遊行。一連串示威活動告別以往大台式「吹雞」,一呼百應的網民才是主角,政黨或地區組織只是協助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參與者」。


「不流血,不受傷、不被捕」;「不篤魁、不指責、不割蓆」,在不撤不散的反送中運動,各「不」原則不只是口號,而是參與者的普遍共識。在無大台情況下,示威者能凝聚共識,網絡科技亦應用於決定行動方向。網民思考運動方向時,不時在各個網上討論區或Telegram群組「獻計」,其他網民的即時反應,亦成為「民意」指標,判斷是否可行「好橋」。「連登推PO」更成功造就多項網上聯署,及登報反送中等眾籌行動。


建制中人最常誣蔑示威者有組織「有備而來」。示威者能「各司其職,自動埋位」,其實也受惠網上平台的互動溝通模式。在大型示威「去大台化」,各類自發的文宣組、運輸組仍能相繼成立湧現,很大程度示威者都有集中溝通平台,熱心市民可「有力出力」。示威者透過有關渠道,能掌握遊行最新變化、物資收集點位置及律師資料等,視乎個人能力決定下一步行動,做到數碼化的「智慧」遊行。

 樓主| 發表於 2019-7-17 21:31:43 | 顯示全部樓層
《時代》稱譽!無大台抗爭促成眾籌全球登報 參與者「Tony(s)」︰與互聯網終極民主互相呼應
早前有網民發起眾籌,在G20峯會舉行時於全球登報反送中,最終成功眾籌逾600萬元,在美國《紐約時報》、英國《金融時報》、德國《南德意志報》、日本《朝日新聞》等全球各國主流報章登廣告。有份參與眾籌登報的網民,全部人都自稱Tony。其中兩名Tony透過Telegram接受《蘋果》查詢時表示,對於香港示威者能入選《時代》雜誌最具互聯網影響力人物,感到非常感動。他們指,整場反送中運動屬於每一名有份參與抗爭的香港人,示威者向國際展示出香港人精神。

二人指,各人自發落場的「無大台」抗爭模式,與互聯網的終極民主是互相呼應,在網路上的運動,由誰人發起是很難說明,但聚集的示威者思維及處事模式「啱啱好match」,「喺呢場運動上缺一不可」。他們指,從早前眾籌G20廣告及其他網民自發活動觀察,只需有人提出行動概念,有人和議,有人加入就可付諸實際行動,「多人有行動件事就成形,超多人行動就見到主流民意係點,某程度上係絕對民主嘅體現,超越埋一人一票,連票都可以跳過埋,直接行動」。

兩位Tony亦舉例指,當初的眾籌登報行動能夠聚沙成塔,事前無法預計,同樣是利用互聯網無大台的新模式。「無大台」亦很大程度造就眾籌登報成事,本來眾籌就需要「眾」人參與,無大台亦令每個人,都可按個人想法行動,省卻統一大台決策,「大家真心覺得夠好的話自自然然會有人付諸行動」。

Tony們又指事後回想,深深感到港人團結及對「香港人」身份的重視,當大家想要為香港出一分力,即使是陌生同路人,也能夠無縫合作,自動「埋位」,以實際行動體現無領袖指揮一樣可成事,令人感動。他們又認為,網民各類行動看似「無大台」,其實也可看成有無數小型「大台」,新傳播模式令人無論身處甚麼位置,都可以成為小組領袖,亦可瞬間退後一步成為成員,在參與上更具機動性。






 樓主| 發表於 2019-7-17 21:36:33 | 顯示全部樓層
《時代》推崇討論區Telegram動員 學者:「去中心化」拓對香港空間認知想像

美國《時代》周刊剛選出的25位最具影響力互聯網人物,香港示威者也榜上有名,介紹文章特別引述一位Telegram「反送中」示威頻道的管理員,指出這個組織行動的過程堪稱「直接民主」。有學者形容網上動員行動令反送中運動聚合,形容為「去中心化」組織,但認為目前仍是一場試驗,難以評估未來發展。民陣成員就認為,運動何時結束,取決於林鄭何時真正回應市民訴求。

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表示,今次運動中兩大媒介包括連登都是透過「推post」體現多數民意,網民組織行動時也考慮到民意,透過連登及Telegram有高度聯繫,「表面上各個小組做唔同嘢,但唔會太一盤散沙,真係聚合到一場運動」,他形容是去中心化的組織。李回顧一個多月來的發展,認為網絡動員成功的基礎,是達到「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行動共識,「係強調一種行動自由,甚至強調一種容忍」,以7.1遊行後是否到立法會集會為例,指當日民陣堅持以中環作為遊行終點,但在金鐘呼籲市民,可自由選擇是否到金鐘支援,「(最溫和最勇武行動派)兩邊到最後就mutually(互相)咁adjust(調整)咗,見到運動開始轉向(爭取)普選,好正式成為兩邊共識」。

網絡在這場史無前例的逆權運動中展現威力,但李立峯強調傳統遊行抗議並非不合時宜,認為目前運動仍是一場試驗,難以評估未來發展,舉例指公眾現時對突破「同溫層」有高度意識,製作不少長輩圖試圖說服「藍絲」等,「每日行兩步,可能成個民情都好唔同,似乎係運動入面有唔少人循呢個方向」。他指運動有很多突破,「Be Water」的抗爭模式由最初被半開玩笑、至今越做越認真,以至規劃領事館遊行路線及開拓九龍大遊行,擴闊了香港抗爭、社會運動的行動方式,甚至對香港空間的想像和認知,之後發展到18區行動,「開咗個模式,表面上睇要sustain(維持)應該唔會太難」。

專責民陣社交媒體宣傳工作的民陣成員洪俊毅指,以往本港社會運動,在動員及宣傳上都會沿用一套較傳統模式,如派發傳單、製作海報,召開記者會及由知名社會人士呼籲動員。反送中運動從初期開始,民間就有不少由網民自發製作的高質素宣傳短片,善用互聯網傳播,「成個運動就連Social Media上嘅文宣都係好無大台,好多都好專業,好高質」。他說,反送中運動中不同專業及有不同才能嘅同路人,各自發揮所長,各司其職。他形容,「無大台」情況令大家在互聯網上均等參與,民陣專頁上亦會宣傳由其他網民自發的活動,令整場運動百花齊放。

洪俊毅指,反送中運動能發展至今日規模成因眾多,並不能單純歸功於示威者善用互聯網的社交媒體攻勢,「冇林鄭提供咁多材料,大家都未必咁有發揮」。示威者到今天仍然維持團結,亦有賴參與者對「不指責、不篤灰、不割蓆」三不原則的共識。至於運動何時完結,仍取決特首林鄭對五大訴求的回應態度,「決定權始終響佢手上」。洪又認為,互聯網對社會運動有利有弊,例如網上亦充斥假新聞或流傳一些假資訊,不單有機會對運動有影響及傷害,認為公眾如何區分資訊真偽,也是值得長期關注議題。

香港資訊科技商會榮譽會長方保僑則估計《時代》雜誌選出本港反送中運動示威者進入名單,是認同示威者利用數碼資訊渠道的動員方式及效果,是國際上較破格而有取得部份成果的例子。方保僑指,現時示威者透過科技應用,短時間內發起的現場投票,「示威者可以掌握個大勢係點,都會服氣啲。做到比較統一,可以話係一種新集體社運嘅藝術」。不過,利用連登討論區及Telegram傳達示威資訊方式,雖然較民主,但亦有弱點,「(行動資訊)你睇得到,其他人都可以睇到」。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19-12-14 18:11 , Processed in 0.078189 second(s), 17 queries .

Metro Harbor View MHVLive X3.4

© 2007-2019 mhvlive.co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