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嘴 - 港 灣 豪 庭 Metro Harbor View

 找回密碼
 注册

欢迎您, 今天是 *君子自重,本網站嚴禁賣廣告, 發放, 或宣傳色情色情行業*

搜索
查看: 150|回復: 3

足球場行人路草地均爆滿 人龍延至地鐵站 大會料逾10萬人出席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6-4 21:20: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20:50大會宣佈6個足球場、行人路、籃球場,以及草地均已爆滿,支聯會呼籲市民同樣躍躍參加6月9日的反送中遊行。六四30周年,集會人數勢較過往上升,晚上近8時,天后A1出口雖未有封閉,但警方突然設下鐵馬,要行人繞過交通交匯處,「打幾個蛇餅」才能進場,現場一度有市民鼓譟。香港眾志羅冠聰批評警方安排不當,現場有市民等候過馬路進場時亦鼓譟,大叫「開路、開路」。現場有警司回應稱是人流管制安排,被問及是否首次作這樣的封路安排,該名警司僅籲:「你聯繫返PPRB(警察公共關係科)啦。

      20:30
6個足球場已爆滿,進場的市民需往草坪,大台後的維園籃球場亦滿佈手持燭光悼念六四的巿民。八九學運期間上京聲援的香港大專生、六四屠殺倖存者李蘭菊,在六四集會開始前一度激動落淚,朱耀明和妻子上前安慰。
     20:05
集會約8時開始,現場首先播出「『六四』三十周年:香港人的『六四』」片段,當播到有關前特首梁振英的訪問片段時,有字幕「你會被教育成一個壞人」覆蓋,現場市民隨即向梁振英狂噓表示不滿。
    19:58
將近8時集會開始前,天后A1出口仍有大批市民等候進入維園,交通交匯處大打蛇餅,警方呼籲市民耐心等候。
    19:45
銅鑼灣站E出口擠滿市民,港鐵呼籲市民使用D或F出口離開港鐵站。記利佐治街人潮已逼至崇光百貨,大批市民從希慎廣場及東角道湧向維園,警方呼籲市民使用怡和街前往維園。當中不少人手持「反送中」單張,有人高舉寫有「林鄭下台、北京傀儡」的林鄭照片,及寫有「壞事做盡、邪惡中共」的張曉明照片,並高呼「打倒中共、打倒習近平、林鄭下台」。
   19:39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現身維園,他與好友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一起參加六四燭光集會。被問到今日冒雨參加集會的原因時,黎智英說:「(六四事件發生至今)30年喎!如果過咗送中(條例),30年前嘅嘢可以喺度發生㗎!所以今日可能係最後一次(六四集會)」。對於特首林鄭聲稱不論社會如何批評,仍會硬推「送中」惡法,黎智英說:「我諗佢話唔到事囉!而家係上頭(北京政府)話事囉!佢妹仔嚟之嘛而家!」他認為香港人最重要是在6月9日站出來反對惡法,「6月9日出嚟啊,最後一戰,去到盡啊!」
   19:30
晚上約7時30分,參與六四燭光集會市民已迫滿維園3個足球場。支聯會表示,相信今日會有超過10萬人出席集會。
   19:20
由於前往參加集會的市民眾多,銅鑼灣地鐵站記利佐治街出口已封,途人不可進入。近天后一邊的入口亦出現人龍,天后港鐵站A2出口人流不斷,逼爆行人路,警方需開放半條行車路,讓市民分批進入維園。現場警方指「上到嚟都要兜個圈慢慢入」,但天后站2個出口暫時未需封閉。
   19:15
一批為數約20人、形跡可疑男子,疑似進行跟蹤及監視糾察的行動。有記者上前詢問,該批男子均一言不發,拒絕回答任何問題。之後他們突然聚集於大台附近,約10分鐘後甚有默契地分成兩批,分別往銅鑼灣及天后方向移動。其中往銅鑼灣方向一行約10人,到達維園噴水池時,集體坐在附近花圃旁等候。
   18:35
出席燭光集會的市民擠滿記利佐治街,各個政黨及團體已在銅鑼灣地鐵站外擺出街站,呼籲往來途人出席燭光集會。屠城事件未平反,送中惡法更逼在眉睫,有政黨呼籲港人站出來,參與周日反送中遊行。崇光百貨外至維園的記利佐治街已擠滿行人,不少人身穿黑衣,或是寫上「人民不會忘記」的T恤,在街道兩旁擺放街站包括政黨社民連、公民黨、小麗民主教室、旺角鳩嗚團等。
   18:27
親建制團體愛港之聲在天后港鐵站A2出口外擺設街站,惟現場攤位一分為二鬧「雙胞胎」,其中一檔成員不時高呼六四屠城說法並非屬實,又在街站內叫喊口號「踢爆李卓人年年騙錢」,又稱「啲學生個個安排哂後路,(六四)根本一個損傷都冇」。期間有《南華早報》記者上前採訪,卻遭該檔男成員謾罵,「你問幾多人支持,全中國30幾億人(13億)啊.......你記者仔今年幾多歲?你唔好亂寫啊!」近6時半愛港之聲主席高達斌一檔開始嗌咪,現場隨即有市民上前質問「咁有冇死過學生?」雙方一度出現爭執,大批市民圍觀,需由警員調停。高達斌指,另外一檔是由前成員分裂出來,不認同他們謾罵記者,高又稱許多中國人已慢慢對事件釋懷,「老竇做錯係咪永遠都割裂呢?仔女都要明白畀返尊嚴老竇」對於《逃犯條例》爭議,高達斌直言「如果共產黨唔守法,佢唔立法都可以拉你。」
   18:00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表示,六四集會在過去29年經歷過很多風風雨雨,試過音響和燈光被大雨弄壞,要提早完城,但都堅持舉行,燭光不滅。他指,雖然今日細雨不斷,但大會已加強防雨措施,相信香港人仍會出席,若雨勢變大,才會加快部份環節,「無論有幾多人參與,六四運動我哋會繼續落去。我哋亦有信心,大家都願意企出嚟,參與六四集會」。
  16:35
六四集會前舉行的「中國人權自由倒退」座談會,討論近年中國人權狀況。
  16:00
有市民早於4時已冒雨進場,因怕香港人擅忘,忘記30年前中共血腥鎮壓民運,「落住雨更加要嚟,先顯得我哋嘅決心」。

   今日是中共在北京天安門派軍隊屠殺八九民運學生30周年。支聯會今晚8時繼續在維園,舉行六四燭光集會,悼念死難者,毋忘中共血腥鎮壓歷史,《蘋果》將現場直播。在致悼辭及全場默哀1分鐘後,大會播放「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錄像講話,由「六四」遇難者王楠母親張先玲代表發言;歌手黃耀明獲邀獻唱為六四30周年創作的《回憶有罪》;佔中案九子之一朱耀明牧師,也會上台講話。天文台預測今晚大致多雲,有幾陣驟雨,局部地區有雷暴,外出集會的市民可能要帶備雨具。

    支聯會今晚8時在維園舉行六四30周年燭光集會,今們主題是「人民不會忘記!平反六四!公義必勝!」。集會開始會先播放短片《「六四」三十周年:香港人的「六四」》,然後獻花和燃點火炬,並由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致悼辭及全體默哀一分鐘。大會也會播放天安門母親成員、六四死難者王楠母親張先玲,以及六四屠城見證者李蘭菊的錄影講話,並會邀請歌手黃耀明上台獻唱《回憶有罪》,最後,再由佔中三子之一朱耀明作分享。

    主場區為維園6個足球場(設有音響及視像屏幕),而後備場區包括中央草地(設有音響及視像屏幕)、維園北面音樂亭及附近地區、近天后方向的籃球場等。支聯會將根據參與人數,擴大集會場區。而根據過往經驗,絕大多數參與的市民均從維園東面(由天后港鐵站方向經興發街)及西面(由銅鑼灣港鐵站方向經內告士打道)進入維園。支聯會建議市民用以下方法,加快入場:

    ●由天后方向進入維園的市民,建議使用天后港鐵站A2出口,經留仙街橫過興發街交通燈位,然後使用維園14號閘(即車閘入口)進入維園。
    ●維園內近興發街的通道,除支聯會的基本宣傳攤位外,不會接受其他團體擺放宣傳攤位,而市民進場期間,也會全面開放「緊急車輛通道」,方便市民進入維園;有關措施大大擴闊由興發街進場的通道,令市民更容易及更快進入集會場區。
    ●由興發街14號閘進場的市民,可直接沿維園內通道進入足球場;當6個足球場爆滿後,支聯會糾察將引導市民沿「南路」往中央草地東邊的「中路」,並於靠近「南路」的較大入口直接進入中央草地。當草地場區爆滿後,支聯會糾察會引導市民進入音樂亭一帶或到籃球場集會。
    ●至於由銅鑼灣方向進入維園的市民,支聯會建議他們集中使用銅鑼灣港鐵站E出口,沿記利佐治街再橫過內告士打道,經近噴水池的維園7號閘進入維園,再沿維園南亭廣場進入足球場。當足球場爆滿後,支聯會糾察將引導進入7號閘的市民向北行,轉入近音樂亭的「北路」,再進入中央草地或音樂亭(大會音響將延伸至內告士打道一帶位置)
   ●如仍有大量市民使用7號閘口進場期間,有已進場的市民要提前離開,支聯會建議他們若靠近銅鑼灣方向,可使用近糖街的6號閘離開。

   為響應環保,支聯會呼籲市民,可在其網站或場內入口位置掃描QR code,下載場刊和電子燭光(  http://bit.ly/light64  );並善用維園內的飲水設施,減少購買樽裝水,或自備飲用水。康文署將增設回收箱,以及另設更多大型回收設施;大會亦將於集會主要出口,收集用剩蠟燭等。

    「六四」30周年燭光悼念集會

時間:晚上8時
地點:維園足球場
程序:
   播放「六四」三十周年:香港人的「六四」 - 支聯會
   獻花 - 支聯會常委/年青人
   燃點火炬 - 支聯會常委/年青人
   致悼辭 - 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
   默哀一分鐘 - 全體會眾
   播放「天安門母親」群體成員錄像講話 - 「六四」遇難者王楠母親張先玲
   齊唱《血染的風采》 - 全體會眾
  「六四」屠殺見證者講話 - 李蘭菊
   獻唱《回憶有罪》 - 黃耀明
  播放《我是記者》短片及分享 - 八九年採訪「六四」的香港記者
  齊唱《自由花》──獻給失去自由的人 - 全體會眾
  分享講話 - 朱耀明牧師
  齊唱《民主會戰勝歸來》 - 全體會眾
  誦讀《大會宣言》 -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
  火化弔唁冊 - 支聯會常委
  呼籲參觀「六四紀念館」專題展及捐款支持,歡迎加入支青組及義工組
  喊口號、齊唱《為自由》
大會結束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何柏佳攝                                                 支聯會為六四屠城死難者獻花。陳善南攝
                                                 儘管大會宣佈維園經已爆滿,但仍有大批市民排隊等候進場。黎樹雄攝
                                                 天后站擠滿市民,人龍延至對出巴士站。黎樹雄攝
                                                 黎智英(左)與好友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一起參加六四燭光集會。謝榮耀攝
                                                 陳善南攝
                                                 謝榮耀攝
                                                 易仰民攝
                                                謝榮耀攝
                                                 六四集會前舉行的「中國人權自由倒退」座談會,討論近年中國人權狀況。董立華攝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執委張耀良及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潘嘉偉出席「中國人權自由倒退」座談會。董立華攝
                                                黎樹雄攝

 樓主| 發表於 2019-6-4 22:10:19 | 顯示全部樓層
北京女讚港人堅持30年:讓我覺得這地方特別棒

六四屠城慘劇至今已30年,中共政權埋沒真相,扭曲歷史,更企圖以「褪色的歷史事件」,淡化血色過去。在北京土生土長的Steffi,特意來港出席燭光集會,對香港人的良善表示感激,更向屠夫政權表示「來比比誰活得比較長,我們肯定活得比他久」,笑言自己「活得不耐煩了」才來港。Steffi坦言,雖然悼念未必有用,但「記住是每個人的權利,對的事情不能說成錯的,如果有一天,他們不讓我們記住,就只能肉體消滅我們。」她感謝香港人的良善,堅持悼念六四30年,「讓我覺得這個地方特別棒。」

    來自北京的財經專欄作家Steffi,今日與一班內地朋友參與維園燭光集會。她指自己是土生土長的北京人,因中學老師認識六四事件,亦曾在香港讀書,即使今年是首次出席香港燭光集會,但過去她在北京亦持續關注六四,「內地很多人都知道,只是在壓力下不敢說。」當權者欲以「送中惡法」,進一步蠶蝕香港自由,Steffi同樣關注,更對香港未來感悲觀,「政府很強大,不是我們說反抗,就能反抗」,指中共在香港實行「一國一制」是最終目標,但她勉勵港人「不用想太多,我們肯定活得比他久。」

   老師堅持內地教六四:我沒犯法                                                                                                                                        「請問銅鑼灣書店怎麼去?」銅鑼灣地鐵站外,來自雲南的趙先生向記者問路。他不知道林榮基流亡台灣,到書店撲個空。這次來港,他專程到銅鑼灣書店「朝聖」,還很想到維園參加首次六四集會,「我想看看是不是我希望的那個歷史情況。」

    他是老師,1989年也是老師,當時雲南也有學生支持北京民運,而學校老師也支持學生。30年過去,他接觸的內地年輕人卻十有八九不知六四,惟他經常跟學生談這件事,來港前,還在學校給學生看六四天安門的照片。記者問他,可會害怕在內地學校講六四?「我沒犯法。」他再重複一次,「我沒犯法,對嗎?我只是把我看見的說出來。」很多年後,他才知道香港有六四集會,今天是第一次來,他認為香港需要這個集會,「因為香港現在沒有民主,但是它有一點點自由。」

     嘆同胞「只曉得賺錢」 寧遺忘六四                                                                                                                                        來自四川的蕭先生拖着行李箱,首次參加六四集會,明天離港,稱這次行程相當低調,只有弟弟得知,亦沒有向朋友交代,但矢言不怕上鏡受訪,「媒體的採訪是自由,我不怕!」過往靠「翻牆」到YouTube觀看六四短片的他,親身來港後,形容香港的氣氛比大陸好很多,「但是也快被共產黨打壓」。

     蕭續指,內地肯定有不少人選擇遺忘此事,「人們只曉得賺錢,他們沒有這方面的思想」。對於香港人每年仍悼念六四,蕭認為香港人是唯一一個30年來堅持悼念的地方,所以「來到現場,心裏還是蠻激動」。蕭寄語港人盡力拒絕「送中條例」立法,因條例通過後,香港就「更沒有自由度」,希望港人「要遊行、要發出聲音讓政府聽到」。

    惡法激起更多同胞來港上街                首次參加集會的內地90後蘇先生指,今年恰巧是六四30周年及建國70周年,香港及內地均處於一個「特別時機」,故他刻意到港參與集會,亦將與友人參加6.9反送中遊行。他坦言內地言論空間逐漸收窄,內地人對六四或政治議題避而不談,在內地亦無從得知香港政治發展的資訊,只能「翻牆」搜索。一直關心香港的他,過去3年一直在中港兩地的網上平台評論時政,雖未被拘留,但他曾因在微信公眾號發表與六四相關言論,而令該賬號「被消失」。

    對於部份港人對拉倒《逃犯條例》修訂,持悲觀心態,他指「未到最後一刻,都不能放棄」,因一旦成功修例,香港便會失去其核心價值,社會瀰漫恐懼氣氛,亦會失去集會或紀念政治人物的機會。他稱不少內地人因港府硬推送中惡法,專程來港參與今年六四集會和反送中遊行,珍惜能為社會表態的機會。

      籲港人求助美國 令中共顧忌                     第二次來六四集會的李先生,去年居於新疆,了解到中共對異見人士的監控及打壓,形容是「鐵權統治」,令他今年更有決心來港參加六四集會,但他婉拒上鏡,「安全第一啊!」李又指,因沒有公開行程,所以未有人阻止他來港,「如果公開了,一定有很多人阻止我」。他形容在新疆的生活被監控、比較壓抑,「我不想這種新疆模式在全國出現,但我在家裏不敢說」,並笑言「如果是十多年前,也許我也被人抓到派出所去。」

    對於有人認為,年復年的六四集會行禮如儀,1990年出生的李先生認為,集會「還是有用的」,又指不少內地90後都了解六四,「只是出於安全原因,所以不會說出來。」李先生除關注六四,更主動提起「送中條例」,認為港人應「開闢國際戰場」,「光反對他們沒用」,呼籲港人向美國求助,「他們是很怕的,很怕美國的」,可令中共有所顧忌。
                                                 從廣東來港的桂先生,第二次參加六四集會,雖然他曾因與內地民運人士見面,以及參加六四集會,而被內地政府拘留,但仍無阻他再次來港參加,更會參與6.9「反送中」遊行。對於有部份人認為集會無用,他則指集會能吸引國際注意,較直接放棄好。朱永倫攝                                                 鄧先生首次帶同6歲兒子,來港參加六四集會。六四那年,他只有1歲,到初中才從大人口中,得知一些六四的細節。被問到會否反對兒子將來參與六四紀念活動,他直言不會,反指應有更多內地人知道六四的細節,紀念活動的力量則會更大。他亦會跟兒子訴說一些六四的歷史,不會避諱。黃耀興攝  
                                                 楊女士首次參加六四集會,坦言去年「翻牆」看到六四的圖片及片段,才首次得知史實,感到震驚,邊看邊哭,無法接受解放軍的暴行,但慨嘆身邊的朋友和家人普遍政治冷感,不太關心六四,以往老師亦不會談論。雖然她希望下年繼續參加集會,但亦害怕被上司得知,「始終身在內地,自由也是有限制的」。王心義攝
                                                來自四川的蕭先生拖着行李箱,首次參加六四集會,過往靠「翻牆」看YouTube片段,才認識六四,坦言內地肯定有不少人選擇遺忘此事,「人們只曉得賺錢,他們沒有這方面的思想」。他寄語港人盡力拒絕「送中條例」立法。

 樓主| 發表於 2019-6-4 22:17:51 | 顯示全部樓層
黃台仰《紐時》頭版撰文籲為生存而戰:送中惡法通過香港將死亡
   六四事件30年,中共暴政早已伸至香港。被形容為香港首批政治難民、正流亡德國的本民前黃台仰今日(4日)在《紐約時報》以「Hong Kong fights for its survival」(香港為生存而戰)為題撰文,指香港30年來一直爭取民主,但港府卻聽命於中共,更強推引渡惡法,警告若修例通過將招致香港「死亡」。       記者李詠希、何家達、馬泉崇德國報道  

   早前獲德國批出難民庇護的本民前黃台仰和李東昇,將在柏林當地時間今晚到國會,出席由政黨舉辦的中國人權及六四講座,屆時2人將發表演說。《紐約時報》今罕有地在頭版刊登評論文章(opinion),由來自香港的本土民主前線前召集人、「德國難民」黃台仰所寫。文章以「Hong Kong fights for its survival」(香港為生存而戰)為題,指1989年不少香港人在電視看見坦克車駛進天安門廣場的恐怖,選擇在六四事件30周年時撰文,是因中國政府變得越來越專制。

     文章指,2015年他和數名在雨傘運動中認識的朋友組成了本土民主前線,希望保衞香港現有的自由、法治和爭取民主,也希望保護政府持續扼殺的本土語言、文化及香港人身份。他憶述,當時本民前發起了不少行動,例如驅趕內地水貨客的光復行動,成功把一簽多行收緊為一簽一行。對他來說,那是重要的一場勝仗,因證明激進主義(activism)有效。

    至2016年旺角事件,原意是想和平保護街頭小販,但警方就出動過百防暴警察,形容當局「掌握」了「機會」,令多人被起訴。數星期後,港府還把參與立法會議員的梁天琦DQ,褫奪梁應有的公民權利。

    早前採訪過黃的《金融時報》記者指,原本計劃梁離開,黃留港受審,但梁最終改變主意。黃在文中指,和梁有共識,一人留港面對暴動控罪,一人逃走然後在外繼續為港抗爭,這對他和梁來說都是痛苦的選擇,梁最後由外國飛返香港面對審訊,而他和本民前另一成員李東昇則在2017年11月抵達德國,翌年5月獲得難民身份。

    文章續指,由梁被判監6年、多名學生及佔中9子被判罪等,到今日《逃犯條例》修訂,反映政權不會因此罷手。他形容,香港情況緊迫,因香港政府明顯聽命於北京,修例更是給予前所未有的權力予中央欽點所選出的特首,不論是港人、內地人還是外國人也有機會被引導至中國受審。他揶揄,中國司法以貪污聞名,有時更是打壓的工具,警告若修例通過,將會招致香港「死亡」。

   他又說,現時提倡釋放政治犯,法律裡承諾的自由也應獲保障,人們需牢記和喚醒六四事件及雨傘革命的目標和精神。他在文中尾段指,60年前達賴喇嘛被共產黨迫害而要逃離西藏、30年前六四事件中的異見分子亦要逃離中國、到今日有人要逃離香港,中國政府一直在鎮壓,但人們一直在抗爭。
黃台仰警告若引渡惡法通過將招致香港「死亡」。何家達攝
  何家達攝
 樓主| 發表於 2019-6-4 22:28:24 | 顯示全部樓層
維園外擺街站反送中 受訪不敢「見樣」憂下次無法入境

   30年前六四血腥屠殺北京人民,香港因為司法獨立,成為民運人士逃亡窗口。今日港府力推修訂《逃犯條例》,未來在香港的人隨時「送中」受審。來自台灣的柏偉是國際社會主義前進成員,他與7名台灣人自費來港,趁六四燭光集會在維園外向市民宣傳反送中條例。

    他指,與同伴住在彌敦道最廉價青年旅館,吃最廉價快餐,希望留港3日幫助宣傳反送中條例。他指一旦條例通過,日後台灣來港的NGO人士有機會「送中」,而且香港通過惡法影響台灣民眾對抗中共士氣,「香港抵抗不到,影響台灣有無力感」。近年台港流行「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的口號,柏偉強調中港台的人應該串連起來反抗,甚至升級行動至更激進方式。

    港府與中共嚴厲對付異見人士,政治犯入獄、抗爭者流亡,白色恐怖瀰漫社會,連台灣人也感受到壓力,他慨嘆,這幾年香港變化很大,一國兩制和民主選舉褪色,新近又有國歌法,自己覺得香港自由收窄,受訪時亦不敢露出全部容貌,擔心下次無法入境香港。

    同樣來自台灣的賈先生,今年第12年參加六四集會,風雨不改。他深信集會能讓更多人認識六四,亦一直深信當年中共的做法「是錯的」。當年他39歲,看到解放軍的暴行,他一直問自己,到底解放軍是屬於誰的?如果是屬於人民,為甚麼解放軍殺害多名的學生?如果不屬於人民,又是屬於誰?他直言堅持參加集會,是因為仍有多達10億人不知道六四的事發經過,希望每年到港參加集會,向更多人解釋六四,讓更多人認識六四,認識基本人權的重要,幫助更多人。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19-8-24 15:19 , Processed in 0.087971 second(s), 17 queries .

Metro Harbor View MHVLive X3.4

© 2007-2019 mhvlive.co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