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嘴 - 港 灣 豪 庭 Metro Harbor View

 找回密碼
 注册
今天是
搜索
查看: 145|回復: 2

港府落閘!阻出席六四燭光集會 前學運領袖封從德被拒入境原機遣返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6-2 23:22:2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六四30周年前夕,前天安門學運領袖封從德今早隻身由日本東京乘坐飛機來港,準備6月4日到維園舉起燭光,向八九死難者及家屬致哀。他今午約1時許抵達香港國際機場後,排隊過關,當他準備如常接受櫃台查證件之際,一名櫃台以外人員突到場,將他帶走,最終證實封從德被拒入境,已遭原機遣返。政務司司長張建宗下午出席一個活動後,被問到政府此舉是否打壓言論自由,他僅稱入境處有既定政策,不會評論個別個案。

     封從德啟程前向《蘋果》指,若能成功入境,除希望出席維園燭光集會,也想參觀六四紀念館及中大的民主女神像,而一旦入境被拒,他一定會問個究竟。終於約近5時傳出消息,指封從德被拒入境,已被遣返。封從德回覆《蘋果》查詢時證實,「剛剛接通飛機上的Wi-Fi,我在被原機遣返的飛機上,航班號CX542」。

    封從德表示,他曾向香港入境事務處官員要求把他「送中」回國受審:「他們說不知道我是誰,但一個年輕人跑來用粵語問『是不是天安門的原因』,他們以為我聽不懂香港話。」

封:「一國兩制完全騙人」    封從德指,1990年沒有任何證件偷渡進香港,又偷渡出香港,再偷渡進法國,一切順利;如今有合法證件本可以簡單合法進香港,卻被原機遣返,說明香港「一國兩制」完全騙人,香港沒有獨立司法,聽命於中共,更明言若有「送中條例」則會被引渡給中共內地。他續指,六四至今已經30年,「中共避之唯恐不及,說明心虛到極點,自知理虧,在全球關注下的大屠殺遭致天怒人怨」。

    封從德呼籲港人及內地人,一起到維園共舉燭光,展示拒絕遺忘、爭取平反「六四」。他認為,香港現在是抗爭的最前線,「六四」燭光集會最能體現港人團結的決心。封從德希望香港的年輕人能夠響應支聯會的號召,到維園展現抗爭的心意。「如果香港不抗爭的話,30年前的六四隨時都有可能在香港重演。」他指,如今香港成為抗爭前線,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也會支持香港爭取民主,不能讓「一國兩制」名存實亡,「我們不能讓送中條例通過」。

    封從德是六四事件中21名被通緝的學生之一,他在1989年六四後流亡到海外,早前更親身拍片呼籲香港年輕人參與維園燭光集會,展現抗爭的心意,強調香港成為抗爭前線,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也會支持香港爭取民主,不能讓「一國兩制」名存實亡,不可讓送中條例通過。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接受《蘋果》查詢時指,上月中到台北出席研討會時曾與封從德會面,了解對方希望趁六四30週年來港參加燭光集會,過去一個星期曾與他聯絡,知道對方今天會由東京飛抵香港。蔡強調,希望六四30週年有流亡海外學生領袖參加香港的悼念活動,而從封從德入境香港時被職員帶走問話,「明顯香港係有黑名單」,絕對不能接受,「相信除咗政治原因,冇其他理由要拒絕封從德入境」。

    流亡美國的民運人士王希哲今年4月時同樣曾入境香港被拒,當時他原定來港探訪老同學,再轉到台灣參加研討會,但入境處將他羈留盤問5小時,包括問他在港會見甚麼人,如何認識那些人等,最終以他要到台灣為由,拒絕其入境,並將他遣返美國。王在去年10月訪港亦曾被入境處阻撓,經拘留盤問3小時,同意處方開出的3大入境條件,包括不能接受傳媒訪問、不會見任何政治敏感人士、不參加任何公開活動,始能入境。

    香港入境處回覆《蘋果》查詢封從德是否被拒入境時,未有直接回應,只稱處理每宗入境個案時,會依據法律和既定入境政策,亦會在考慮個別個案的情況後作出批准或拒絕入境的決定。

    近年被拒入境香港的知名人士
    ●今年
流亡美國的民運人士王希哲4
    ●2018年:
香港外國記者會前第一副主席馬凱馬凱被拒發工作簽證後,以遊客身份來港時被拒入境
身兼台灣樂隊「閃靈」主音的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申請入境簽證被拒,無法出席音樂會
    ●2017年:
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羅哲斯(Benedict Rogers)入境被拒,原機遣返
曾任《號外》總編輯的台灣作家張鐵志被拒入境,無法參與四城文化會議  
    ●2016年:
台灣太陽花學運領袖、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被港府拒發入境簽證,無法應CNN
    ●2014年:
台灣太陽花學運領袖陳為廷抵港準備參加七一遊行,遭入境處拒絕入境兼遣返、時代力量立法委員黃國昌嘗試申請香港簽證亦被拒
   ●2011年:
前八九學運領袖王丹及吾爾開希被拒入境香港
  ●2009年:
流亡美國的民運人士楊建利被拒入境(2014年再度被拒入境)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封從德抵港後被入境處人員帶走,最終被拒入境,原機遣返。本報記者攝
                                                封從德今早隻身由日本東京乘坐飛機來港,準備6月4日到維園參加燭光集會。本報記者攝  
                                                本報記者攝

 樓主| 發表於 2019-6-2 23:31:02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專復辦聯校論壇 爆理大舊莊員被拒入境澳門                           
   六四30周年前夕,大專學界周日(2日)晚上以「血染南門三十載 今為香江千萬代」為題,復辦聯校六四論壇。論壇開始前,眾人先為六四死難者默哀1分鐘,隨後由各大專院校學生會代表首先發言。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外務秘書周美芝發言時,特別提到有「老鬼」莊員今早被澳門當局拒絕入境,認為與臨近六四的「敏感時刻」有關。2016年10月同樣被拒入境澳門的現任理大學生會幹事會會長廖建鈞,對此表示驚訝,「佢上個月仲入到境,今朝9點搞一大輪入唔到,我都係嗰句『皇帝唔急太監急』」。

       周美芝又指,自小在香港教育下,學會香港核心價值,直言每次到六四,港人都如此緊張,正是源於希望保護言論自由等核心價值,「點解香港人每次都六四都咁緊張,係因為我哋好驚有一日,連喺香港都唔可以講六四。」城大學生會署理會長賴煒軒指,六四屠城帶出的意義,對年輕一輩來說,並非建設民主中國,而是提醒所有生於斯長於斯的港人,我們所面對的是一個怎樣的政權,「悼念唔會直接帶嚟民主,但悼念能夠喚醒我哋良知,對大事大非之事作深切反省。」

    論壇第一節以「六四與學界承傳」為題討論,由教協教育研究部主任張銳輝發言。張指自己1991年擔任港大學生會會長,他憶述近年六四被簡化成一個晚上的事,但事實上當年由5月起香港已全城關注北京學生,「當年5月19日3號風球,正正過百學生聚集喺呢個黃克競平台,集體行去灣仔……6月3號當晚坦克車入城,每個香港人當時都圍住電視睇,我相信呢個係每個親身經歷嘅港人嘅集體回憶,唔需要再問中國人、香港人,否則我哋係冇咗個根。」  

      港大學生會前外務秘書梁晃維發言時表示,自己的六四記憶主要來自中學教科書,「多得中學歷史科老師,先知道屠城」。惟他質疑每次六四集會,支聯會以愛國情懷包裝是否適合,他認為應考慮以香港人本位出發,將六四視為血腥的提醒,「我明白六四是那一代人的集體回憶和政治啟蒙,不能夠被抹殺,但希望各人離開支聯會集會後,會記得中共係一個殺人政權,係唔能夠相信

「呢個政權都係想你遺忘」                                    中大學生會前外務秘書袁德智回應張銳輝時指,新一代的年青人對香港的身份認同,是由反國教、雨傘運動和旺角警察舉槍等經歷所建構,「好希望重新尋覓六四對本土嘅啟示。」教協理事張銳輝回應指,建立香港人身份這個根,應該有累積,「明白每一代人自己親身經歷過嘅事,都會最感性上觸動到你,但我亦都好強調,香港人呢個身份,我哋嘅根係應該有累積……六四又好,佔中又好,呢個政權都係想你遺忘,你都會希望你哋對下一代講佔中時,佢哋能夠承傳落去。」
 樓主| 發表於 2019-6-2 23:54:25 | 顯示全部樓層
列強侵華與六四混淆 本地生中共屠城認知差過國際校學生

    事隔30個寒暑,時間像漂白水,把屠城的血紅與血腥都漂淡了。六四之後出生的香港人,對這段歷史的認知,究竟匱乏到怎樣的程度?連日來《蘋果》記者走訪各區,訪問就讀本地及國際學校的中學生,了解他們對六四的認識與態度。

      結果顯示,超過8成本地學生、近7成國際學校學生都聽過六四事件,主要資訊來自學校。然而只有4成本地學校學生能正確描述六四事件,比國際學校學生還要少1成。有本地學生誤以為六四與中國簽訂不平等條約有關,也有人與南京大屠殺混為一談。《蘋果》又發現,7成國際學校學生聽過維園燭光集會,本地學校學生只有一半。全部受訪者中,僅一學生表示曾參與集會。

     記者上月於上水、天水圍、中西區共訪問30名本地中學生,有25人表示聽過六四,但當中僅12位同學能準確描述六四事件,5人錯誤描述。有「亂噏」六四的學生說,事件是1964年在九龍發生,當時有坦克車駛入香港;亦有上水學生回答六四背景時說:「中國被迫簽咗一啲不平等條約咁,所以佢哋想為祖國增多一啲榮耀感。」

    逾6成受訪學生表示,就讀學校有教六四。多名學生表示曾在周會中聽過教師講解六四。有上水區中學生表示,教師每年六四都會穿黑衣回校向學生講解,更會在美術課講解六四藝術品背景。

     調查發現僅一半本地學校學生聽過維園燭光集會,而且無人參加過。即使表示關心六四的學生,也有人表示沒聽過維園六四集會。另有學生缺席燭光集會的原因是「年年都撞正考試」、「第二朝要返學」,或質疑集會太和平:「好似坐完喺度悼念完係冇咩用,中共都唔會聽你訴求,亦都唔會……即係過咗咁多年,中共有冇想認呢件事呢?冇!」

    當問及中國是否需要有民主,有25位同學表示需要,並能簡單解釋何謂民主;但仍有多名受訪同學聽到這問題時顯得猶豫,或不想回答。有上水學生的回應是:「我會唔會畀人斬頭㗎?需要嘅,度度都需要㗎嘛。」

    記者連日來的問卷調查過程中,約三分二本地學校學生拒絕受訪,或趕時間,或一聽見是關於六四就表示不願受訪,亦有人受訪但不願上鏡。其中一次,當記者截停兩個學生詢問時,學生問:「可以講嘅咩?」二人商量後表示:「呢度係上水。」說完便離開。

    記者又走訪九龍塘、何文田及黃竹坑,訪問了31名國際學校學生,當中21人聽過六四,16人能正確描述事件,比例比本地學校學生高,甚至有九龍塘學生能清晰闡述五四運動的學生抗爭情況。另14人未能描述六四,其中一人指去過港大的國殤之柱,但不知道與六四有關。另有一位學生誤指六四為「日本人殺中國人」,與南京大屠殺混淆。

  七成國際學校生知燭光集會                    相對6成本地學校學生指學校有教六四,國際學校學生只有35%表示歷史課中有教六四,當中15%從教師、同學口中得知,有教師以六四解釋中國如何隱藏歷史。部份受訪學生表示從家人口中認識六四,一名來自北京的學生說,軍隊當年鎮壓清場時,其舅父於天安門廣場受傷;另有4人從互聯網得知事件;有學生因一張諷刺中國網絡審查的「坦克人」網絡迷因(meme),開始對六四產生興趣。

      接近7成國際學校學生聽過維園燭光集會,僅一人去過,有學生更指「我住維園(附近)都冇特別聽過或見過。」

     當問及中國是否需要民主,僅4成表示需要,另4成不確定,2成拒回答。不過有學生認為中國正步向民主,亦有學生反問「甚麼是民主?」同一個問題,來自內地的3名學生回答時,先用普通話商量,猶豫再三後才答「或者」。

    記者另外問過十多名國際學校學生,中國是否自由,大部份人答不自由,僅1位指自由;另有數人認為一定程度上自由,有學生則妙答「有錢人就自由」,亦有學生說:「香港應該保持現狀,不受中國干預。」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周志堅、彭志行、李潤芳、伍嘉亮、朱家駿攝
                                                 Parban(右),美國國際學校,十一年級:「六四學生起來反抗係有理有據的。(Tony(左):所以(鎮壓)好奇怪)毛主席本身都係學生運動領袖啦。」周志堅攝
                                                Julia(右一),美國國際學校,七年級:「咩係民主?」周志堅攝
                                                  杜同學,伯裘書院,中四:「嗰邊用坦克車死咗幾萬人甚至幾百萬人,我唔記得。然後開始香港人對呢個政府、呢個統治就好反感,然後直到而家,我睇到新聞,睇到立法會變成咁,原本係一個好公平公正嘅嘢,然後變成咁樣,我真係接受唔到。」李潤芳攝  
                                                 Cameron,加拿大國際學校,十二年級:「人民有權表達感受,用軍隊維持及控制秩序無問題,但牽涉到抗爭者,無論他們反抗還是不反抗,對他們使用過度武力,根本不應該的。」彭志行攝
                                                 Chunwa(右),滬江維多利亞學校,十年級:「Well在中國有錢人就有自由,窮人甚麼也做不了。」彭志行攝  
                                                Justin,滬江維多利亞學校,十一年級:「我認為,(六四)抗爭者的精神一直在香港延續,你見到,仍有人為民主反抗中國政府。」彭志行攝                                                陳同學,聖保羅男女中學,中三:「我覺得中國要有民主。我唔係幾贊成而家共產黨嘅一種處事嘅風格。而家太中央化啲嘢,總之我覺得有自由好啲。」伍嘉亮攝  
                                                黃同學(右),聖若瑟書院,中二:「全民公投果啲全部都係民主嘅一部份,我覺得民主係一個國家最基本嘅野,所以(中國)一定有需要(有民主)。」伍嘉亮攝
                                                羅同學(左)、鍾同學,東華三院辛亥年總理中學,中五,鍾同學 :「(六四事件)就有一班學生喺天安門度遊行然之後就畀政府用坦克車……」羅同學 :「碌囉。」朱家駿攝
                                                 吳同學(右),香港道教聯合會鄧顯紀念中學:「大陸喺度無端端殺人,跟住殺咗好多人,係囉剩係知咁多。」朱家駿攝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19-8-24 15:06 , Processed in 0.774805 second(s), 17 queries .

Metro Harbor View MHVLive X3.4

© 2007-2019 mhvlive.co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