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嘴 - 港 灣 豪 庭 Metro Harbor View

 找回密碼
 注册

欢迎您, 今天是 *君子自重,本網站嚴禁賣廣告, 發放, 或宣傳色情色情行業*

搜索
查看: 172|回復: 2

泛民周五動議解僱陳維安 涂謹申質疑秘書處權力過大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7 21:14:5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周一在立法會秘書處及政府均不承認、不出席的情況下,召開《逃犯條例》修訂法案委員會,並選出民主黨涂謹申及公民黨郭榮鏗為正副主席。涂今早在電台被問到是否「自欺欺人」,他強調昨日是正當的審議會議,屬於合法、合憲、合程序,具有法律效力,不論秘書處是否「政變」不支援或是政府不承認,「我哋唔係做緊戲、我哋係面向市民,正式做緊審議工作」。涂晚上以法案委員會主席身份,向議員發出會議通知,提醒他們本周六開會。

     涂今早在電台指,若立法會秘書處不記錄會議或上載網站,他會開設法案委員會專屬網站,將審議紀錄公開,接受市民監察,並指若政府拒絕出席解說,等同放棄解釋的權力,委員會亦會聆聽公眾意見,不排除向內會報告,由他做主席的委員會不支持修例。

    今次爭議緣於內會通過指引、要求改由經民聯石禮謙擔任法案委員會主持,外界本預期按議事規則,昨日委員會會議應討論是否考慮內會所發出的指引,但秘書處卻自行向委員會傳閱通告,要求委員在開會前表態是否同意指引。涂強調,秘書處本來無權傳閱文件,一切要先向主席或主持請示,主席守則就列明只要有一人反對都不可以作出任何決定,質疑秘書處為何會有連主席也沒有的權力。

    民主派自行選出委員會主席,但建制派重申接受內會「命令」的石禮謙才有權主持主席選舉,雙方在周六會議勢必再爭持主席合法性。涂謹申表示,民主派不會主動尋求法庭裁決,認為秘書處若不想成為「磨心」,應主動尋求法庭裁決,讓民主派、建制派以及秘書處一同在法庭「三家陳詞」。

    同場的法律界郭榮鏗指,今日將向內會提出對追究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失職失責,並於本周五內務委員會提出動議,討論是否應解僱陳。他亦指,泛民不會缺席周六的法案委員會會議,即使被抬走也會抗爭到底。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樓主| 發表於 2019-5-7 21:20:54 | 顯示全部樓層
陳維安稱拒見議員因收律師信 陳志全狙擊:縮頭烏龜!

民主派議員昨日如期繼續召開已被石禮謙取消的修訂《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會議,並選出涂謹申和郭榮鏗為法案委員會正副主席,不過立法會秘書長陳維安昨日全日失蹤,更被發現他只透過facebook觀看會議直播。「神隱」一日的陳維安今早在立法會會見傳媒,解釋因昨早收到議員發出的律師信,要與法律部門商討,故未能出席無預先安排的會議,「對等咗好耐嘅議員講聲唔好意思。」他離開時,人民力量陳志全衝前指罵他「卑鄙無恥、下流賤格,縮頭烏龜!」

       立法會秘書處在上周六內會結束後,在未有獲主持會議的涂謹申同意下,便向法案委員會的委員發出通告,要求他們以書面形式表態是否支持內會的指引,做法被指越權。陳維安重申秘書處的工作「從來都係政治中立」,做法符合程序,「呢個安排同樣係根據議事規則、內務守則,同秘書處一貫行事方式」。但當記者追問是根據哪條條文,陳維安拒作回應,只重申上周日已透過書面向議員解釋,「我無進一步補充」。對於議員至今不滿他的書面解釋,陳稱,知道不同議員有不同意見,「確實呢個係好富爭議嘅問題,容許我喺呢度唔再作詳細解釋」。

     對於秘書處今次只以書面形式,去信全體法案委員會成員要求考慮內務委員會發出行事指引,並無安排法案委員會開會商討是否接納指引,被質疑有違政治中立。陳維安反駁秘書處是按照議事規則、內務守則和一貫行事安排做事,但記者追問今次書面表決是「史無前例」,無先例可循,質疑秘書處引用哪條規則決定,陳則無法回答,堅持秘書處「政治中立嘅原則,以往、依家、將來都會持守」。

    陳三度被問及法案委員會如今鬧出「雙胞胎」,他自己是否難辭其咎須辭職問責,他都無正面回應,只多番重申已書面向議員解釋決策過程,無進一步補充,又指秘書處昨日是按照經內會指派取代涂謹申做主席的經民聯石禮謙要求,將第三次法案委員會會議改期至本周末舉行,「秘書處立場十分清晰」。

    「慢必」陳志全在陳維安在會見傳媒後上前要求對方交代究秘書處「取締」涂謹申主持法案委員會的理據,「你參考咗乜嘢議事規則?你一條問題都唔答係唔得嘅!」陳維安只說:「我已經答咗」,並在秘書處陪同下離開。陳志全繼續追問「你一路都無覆過議員!你做乜嘢秘書長?你係為議員服務嘅!你中咩立?你係服務建制派!你欺凌民主派,仲話人欺凌你?」但陳維安只快步離開立法會一樓,陳志全狠批:「你卑鄙無恥、下流賤格、縮頭烏龜,剩係識得避!你以為避咗呢兩日就無事,我哋一定同你算呢筆賬!」

   朱凱廸亦批評陳維安僅利用語言偽術,混淆視聽,因陳根本不能找到任何一條《議事規則》,可解釋為何秘書處只通過書面傳閱,就接納內會指引,若真的有此議事規則,立法會早已解散,「議會就係一個地方,讓大家充份辯論後去解決問題,成個議會係唔會接受只通過書面(傳閱)、而無當面討論下嘅決定」。民主派會議召集人毛孟靜斥陳維安聲稱秘書處遭人欺凌,是貽笑大方」,因民主派一直只點名批評陳維安一人,不滿他自以為擁有人大釋法式的行政霸權。

      聲稱受欺凌的陳維安,統領立法會秘書處職員達600人,他自2008年起擔任教育局副局長,自2012年9月起接任立法會秘書長一職至今。根據資料,陳維安2012年受聘時,月薪187,100元,另加每月現金津貼21,290元及有薪假期、醫療及牙科等附帶福利。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原圖:朱永倫攝                                                                  
                                                 陳志全(右)指罵陳維安「卑鄙無恥、下流賤格,縮頭烏龜!」朱永倫攝
                                                 陳維安解釋昨日沒有和泛民議員會面,是因為收到律師信,要和法律部門商討,並向等候多時的議員「講聲唔好意思」。朱永倫攝
                                              陳維安指外界有針對秘書處的批評和言論已「近乎欺凌同滋擾」,要求對方馬上停止攻擊。朱永倫攝

 樓主| 發表於 2019-5-7 21:25:41 | 顯示全部樓層
一文睇晒立會法律顧問7點質疑修例

    繼大律師公會質疑《逃犯條例》修訂的多項法律問題後,立法會法律顧問亦致函保安局,提出25項質詢要求當局解釋,有部份新觀點之前未獲大眾關注,值得細讀。本報整理法律顧問提出的部份質詢如下:

   一、參考外國例子?                                                                                                                                        保安局最初提交立法會的文件聲稱,研究顯示目前在英國、加拿大、新西蘭和南非等不少國家,都設有「個案形式」的移交協作安排,「有關做法有助於在適當個案有效打擊犯罪份子以及防止他們潛逃」。不過,保安局從無具體解釋這些例子,法律顧問要求當局提供更多詳情。  

  二、特首決定是否會被司法覆核挑戰?                                                                                                                                        根據政府提出的修訂,日後特首可直接發出授權書啟動申請引渡的程序,法律顧問要求當局澄清,特首的決定是否會引來司法覆核所挑戰?特首作出相關決定時,又是否會交代原因?

  三、如何增加對疑犯的保障?                                                                                                                                        政府提出的修訂列明,除了現行的條例保障外,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會對移交條件作出進一步限制(further limit the circumstances in which the person may be surrendered)。法律顧問質疑所謂的「進一步限制」究竟是什麼?是否可以清楚列明在法例內?誰人有權決定這些限制?公眾是否可以知道這些限制是什麼?

  四、是否符合國際的人權保障水平?                                                                                                                                        根據聯合國引渡條例範本第3(f)條,若被引渡的逃犯未能得到《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4條保障的公平審訊權利,則本地政府可以拒絕引渡。英國的引渡法亦列明,若法官認為引渡不符合《歐洲人權公約》所保障的權利,必須反對引渡。法律顧問要求當局解釋,類似保障可否加入是次修訂當中。

  五、修訂比現行引渡協議的保障更差?                                                                                                                                        香港本身已與多個法治先進的國家簽訂引渡協議,當中列明不少對人權的明確保障。例如與紐西蘭簽署的協議列明,若港府認為移交某人可能違反根據國際條約須履行的義務,就可拒絕交人。捷克協議則列明,若港府認為逃犯的年齡、健康或其他個人狀況不符合人道精神,就可拒絕引渡。法律顧問質疑,類似的保障是否可加入修訂當中?

  六、9項被剔除的罪行是否可隨時重新納入?                                                                                                                                        政府早前主動剔除9條罪行毋須引渡,法律顧問質疑當局是以什麼準則決定包含或剔除什麼罪行?根據條文,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有權增刪「附表1」(即可作引渡的罪行列表),法律顧問要求政府解釋,日後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是否可發出命令,直接擴大《逃犯條例》涵蓋的罪行類別?  

   七、排除內地是否立法原意?                                                                                                                                        法律顧問表示,立法局於1997年展開審議《逃犯條例》,當時政府主張將內地排除在外,並提到當時香港與廣東正商討移交逃犯安排,但日後應制訂另一套適用於內地的移交逃犯安排,故情況反映條例立法原意是將內地排除在外。法律顧問要求政府澄清是否改變做法,並進一步要求提供改變做法的理據。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册

本版積分規則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19-10-19 15:24 , Processed in 0.054029 second(s), 17 queries .

Metro Harbor View MHVLive X3.4

© 2007-2019 mhvlive.com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