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灣豪庭討論區  MHV

 找回密码
 注册
今天是
搜索
查看: 134|回复: 2

【佔中案】陳健民自辯重點一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29 23: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佔中三子」及其餘六人被控煽惑公眾妨擾等罪一案,各人今早被裁定表證成立,現已踏入辯方案情階段。次被告陳健民出庭自辯。
相關新聞:【佔中案】警長未按《公安條例》規定派送集會反對通知書

【16:40】
學聯代表希望佔中運動加入聲援
「雙學三子」於926深夜帶領學生闖入公民廣場,而陳健民稱於翌日上午收到戴耀廷來電,表示金鐘的情況很危急,希望他們倆可以一起到現場了解情況。陳憶述當他們抵達金鐘添美道時,沿途有學生指罵他們,內容包括:「年輕人已經做咗好多嘢喇,你哋喺邊度呀?」並要求他們立即啟動佔中。當他們在公民廣場外坐下時,仍不時聽到年輕人的指罵聲。
相關新聞:【佔中案】三子與官員會面遭冷待 公投方案文件遭棄於沙發上

當日下午,三子與泛民立法會議員商討下一步行動,包括應否提早佔中、若提早佔中是否照原定計劃進行、若在添美道開始佔領應否延伸至夏愨道等。後來他們考慮到夏愨道交通繁忙,一旦延伸佔領至夏愨道會非常危險,所以並不建議佔領夏愨道。

遭批評騎劫學生運動
陳又指,除了與立法會議員商討外,三子亦分別與兩個學生組織學民思潮和學聯商討。學民思潮的代表稱黃之鋒當時已被捕,他們難以就是否提早佔中給予任何意見。學聯的代表則謂,部份學生代表已被捕,部份亦感到疲倦,希望佔中運動可以加入聲援;不過對於是否邀請佔中運動加入聲援,學聯代表稱仍須先召開常委會討論。

直至28日凌晨1時半,學聯代表通知三子,學聯常委會通過同意佔中三子在添美道宣佈提早佔中。陳謂:「所以點解去到半夜一點三十幾分,我哋會宣佈佔中,就係咁嘅原因。」而他當時在台上強調,要求參加者遵守和平非暴力原則,被捕時不要與警方發生衝突。

「學生唔畀我哋企喺台上面」
麥高義問到當時台下的年輕人反應如何,陳透露,台前的年輕人與遠離大台的年輕人,反應可謂有天淵之別。台前的年輕人聽到佔中啟動,「好興奮,拍晒手掌,歡迎我哋嘅決定」;惟隨即有年輕人從遠方跑到大台前,「好激烈咁批評我哋騎劫學生運動」。陳指當時已立即向學生解釋,是在得到學聯常委的同意後,才宣佈在添美道啟動佔中。但有部分年輕人仍持續指罵他們,更向學聯代表投訴。

陳表示,在他們宣佈佔中後,現場聚集的群眾陸續離開,學生領袖隨即在台上呼籲,強調當時所舉行的並非佔中運動,而是全民運動。戴耀廷亦拿著擴音器到處解釋,他們宣佈佔中是希望聲援學生。麥高義問,戴能否成功阻止群眾離開?陳表示:「據我所知,係冇嘅,台上嘅學生領袖好緊張,我記得佢哋唔俾我哋企喺台上面,所以我哋只可以坐喺台邊。」當陳庭上重提此事,忍不住發笑,旁聽席的公眾亦發出笑聲。

陳又表示,宣佈佔中正式啟動前,仍有數千人在添美道,但宣佈後,只剩下數百人留守。群眾的離去對他打擊很大。被問到有否自問宣佈啟動佔中的決定是不是正確,陳答有。陳又指當晚他、戴耀廷,以及抱恙的朱耀明均有留守。聆訊明天繼續。

【15:45】
起初預計佔領於5日內完結
根據朱耀明於9月18日向警方提交的公眾集會通知書,三子打算在10月1日至3日期間佔領遮打道行人專用區、遮打花園和皇后像廣場。陳明言他們早已打算在10月1日至3日的集會後繼續留守遮打道行人專用區,只是對延續留守的時間有不同意見。不過,三人均認為整場佔領運動會在數天內完結,而他個人估計,運動預計於10月5日完結。

陳強調,活動目的是引起公眾關注普選,一直只打算在通知書上所列明的地點進行佔領。三子預計參與人數介乎數千至一萬人,有信心能將參與的群眾集中於遮打道行人專用區。他指由於一直未收到警方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故沒向公眾公佈集會詳情,只一直向公眾暗示將於10月1日舉行集會,而暗示的語句是:「我哋到時去飲!」

香港金融中心區不會因一次佔領而癱瘓
麥高義指出,首被告戴耀廷曾在佔中前接受彭博訪問,提及三子選擇在公眾假期進行佔領,目的是不希望對社會、尤其是經濟方面造成太大干擾。陳自言該結論非三人討論所得,他本身認為香港的金融中心區根本不會因一次佔領而被癱瘓,又強調示威者會以最和平的方式席地而坐,等候被捕;除非政府故意拖延、不拘捕示威者,否則佔領運動不會拖延很久。陳笑言:「戴耀廷嘅講法太有禮貌。」他重申,若運動只造成短暫干預,社會大眾會接受。

陳表示曾在報章發表文章,講述佔領詳情,重申佔領宗旨是和平非暴力,希望參加者不要配戴口罩,不可做出任何不負責任的行為,不可使用擴音器,不可推鐵馬,不可展示任何與佔中理念相違背的橫額等。而他們亦曾舉辦「非暴力抗爭的訓練」,要求參加者被捕時安靜坐下,不可與警員有任何衝突,包括不可大力掙扎,否則不但會傷害自己亦會傷害到警察。他們要求參加者放軟手腳,讓警察抬上車。

926當晚仍繼續按原訂計劃進行佔中
陳稱,事前得悉學聯於2014年9月22日至26日舉行罷課,但不知道罷課結束後學生會衝入政府總部,並且重奪公民廣場。9月26日當晚,三子正在開會,討論10月1日的佔中集會如何安排,至晚上10時多才獲告知有學生因重奪公民廣場被捕。被問開會地點在哪裡,陳搔一下頭後表示不記得確實地點,應是在旺角教協會所。陳又指,當晚不太了解政總現場情況,只知道有市民到場支持學生,開會前亦沒有收到傳媒任何有關重奪公民廣場的報道。

至於三子當晚討論的佔中安排,陳表示包括將佔領範圍劃分成不同區,各區由不同團體維持秩序。陳又提及,有年輕人建議在佔領區唱歌,但三子恐怕會騷擾附近大廈如文華酒店,遂安排年輕參加者聚集在遠離酒店的地方。他強調三子是打算繼續按照原訂計劃,即他們給警方的集會通知內容進行。

【15:15】
831後香港將進入抗命時代
陳健民午後繼續自辯,他再次總結整個佔領中環的行動分為商討、授權、溝通、佔領四步曲,資深大狀麥高義問何時由「溝通」進展為「佔領」?陳表示直至2014年8月31日,人大常委就特首選舉方案作出決定後,他已覺沒有任何對話空間,「我哋三個人都覺得北京落咗呢個決定,冇得再同佢哋傾」。

而在人大落閘當天,陳指他們在金鐘添馬公園舉行集會,當時有近5,000人參與,會上有多人發言,「大家有相同睇法,對話之路已經走遠」,香港將會進入一個抗命時代。

陳坦言對人大決定非常失望,認為人大決定違憲。陳解釋,其一,該決定違反了《基本法》對普選的規定,因普選有清楚的定義;如果一個選舉將反對力量排除在外,是絕不符合普選的定義。其二,人大常委於2004年作出有關政改五步曲的規定,中央政府只可批准或否決特區政府就政改提交的方法,而非代替特區政府制定如此詳細的選舉框架。

隨著人大於831落閘,陳指他們三人決定於10月1日在中環舉行公眾集會。

【13:30】
陳:政府不願談判 學生嫌我哋太慢
陳健民指他們的計劃分四步,包括商討、民間公投授權方案、與特區或北京政府談判,倘若政府不願提出真普選方案,才會採用最後手段公民抗命,佔領中環。整個計劃之目的,是令社會聚焦政改和明白何謂真普選,並向社會解釋和平非暴力的重要性。

2013年3月27日,佔中三子在九龍佑寧堂公佈佔中信念書。陳解釋之所以選擇教堂,是覺得可藉基督教或天主教的仁愛和平精神,幫助向社會解說運動精神,教堂的氣氛作為運動起點最適合。

陳表示,三子原計劃具體佔領位置是遮打道,從沒想過伸延到其他地區,包括銅鑼灣和金鐘。2014年9月18日朱耀明向警方發出集會通知,集會將於10月1日至3日在遮打道行人區、遮打花園和皇后像廣場舉行。陳指這就是他們的計劃終點。

及後三子曾進行多次商討,陳指商討可分為兩個階段,包括討論運動的形式、以及到底向政府提供一個怎樣的普選方案,參與者包括社會大眾,除了政黨黨員外,還包括在投資銀行工作的市民、社工、婦女、露宿者和長期病患者等。他指首次商討日只花了一天時間,但及後他們在大學、教會、甚至是街頭,舉辦了多場商討會議,而在最後一次商討日,共有3,000名市民參與。

學生主張先抗命後談判
陳指由2014年6月20日至29日,三子組織民間公投,供市民從第三次商討日得出的三個方案之中,選擇一個方案交予政府考慮。公投有79.2萬人參加,選出「真普選聯盟」方案,內容包括公民提名、政黨提名和提名委員會三個提名候選人渠道,並議決若政府提出不符國際標準的方案,立法會便應否決。陳續說,公投結果出爐後,他們馬上接觸政府,希望與負責政改的官員就方案對話,政府卻遲遲未有回覆。

麥高義提及在當年7月1日,學聯組織學生在71遊行後留守,在中環預演佔中。陳表示他事前已知情,學聯在事前曾與三子討論,但由於三子認爲當時仍未完成第三部曲、即與政府對話,所以不認同在7月1日當天佔領中環。麥高義問:「學生是不是認為你們太慢,你們則認為學生沒耐性?」陳稱:「學生一路都覺得我哋太慢,佢哋覺得先去做公民抗命,先迫到壓力去談判。」惟三子則相信應先進行對話,若對話失敗才公民抗命。

陳強調,三子與學生持不同意見,但互相尊重。雖然爭取的方法和步伐不同,但目標一致。他指當晚一直有留意事態發展,學生自稱71佔領爲「預演佔中」,完全依足他們和平非暴力精神,不單止沒與警察作任何肢體衝突,更沒有任何言語辱罵,向香港人展示了真正佔領中環時的情況。

公投方案被官員留在梳化上
最終三子獲安排於7月29日在政總與官員會面。陳健民稱原本想向政府解釋,他們希望選舉有競爭,如政府不同意公投方案,期待政府另提方案。然而他發覺「個會議根本冇機會詳細討論政改方案」。陳憶述會上情形謂:「在場嘅劉江華局長(時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不斷淨係話我哋激進,而林鄭月娥只係重複叫我哋盡快結束呢場運動。」

陳健民認為政府不願進行任何實質的談判,「佢連下一次會唔會再見我哋,都冇提出任何承諾」,有官員離開時更把公投方案的文件留在梳化上,「攞都唔攞,就走咗去」。

【12:45】
強調公民抗命必須是平靜和莊嚴
代表三子的資深大狀麥高義指出,《明報》於2013年初有一篇文章,提及戴耀廷點名陳健民及朱耀明牧師,指他們將帶領一個改變香港的佔領運動。陳今笑言當時戴仍未諮詢過他,直至後來《明報》安排他倆對話,他才有機會與戴深入探討有關佔中的理念。他引述戴指,戴希望在進行任何公民抗命前,社會就此有一定的商討,而公民抗命只是計劃中的最後手段。

陳重申,公民抗命之目的是引起社會關注不公義的事件,所以原則必須是和平、非暴力,這樣才可獲得社會的同情理解。他明言即使運動會對社會造成干擾,都必須要合乎比例。他指公民抗命最核心的精神是自我犧牲,因為參與公民抗命的人,最終很大機會要承受刑責。

陳曾於2013年3月在《明報》發表名為「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的文章,他指文章名稱與他們所發起的運動名字一樣,並謂這名字由他所定,因為整個活動是源於對香港的愛,而公民抗命的原則是和平,所以希望在名字中反映整個運動的精神。陳在文章中提及,公民抗命必須是平靜和莊嚴,他庭上謂:「如果有一日要行落中環馬路去佔領,必須平靜和莊嚴。」而他當時在文章中主張參加者事後要主動向警方自首,並不作任何抗辯。

麥高義問既然主張不抗辯,為何在本案中選擇不認罪?陳指因為現在他們所面對的控罪並不合理,尤其部份控罪一旦罪成,對言論自由影響深遠。陳坦言若被控涉及未經批准的集會等罪,「我諗我唔會進行抗辯」。麥高義問他,有否聽聞美國曾有一個佔領運動叫「佔領華爾街」,兩者有否任何相同之處,陳表示聽聞過,但認為佔中並非受「佔領華爾街」所啟發。

【12:15】
陳健民指真普選應容許不同背景的人入閘
次被告陳健民出庭自辯,透露在2012年底有感北京不會容許港人落實真普選,對此感到悲觀。他強調,真普選並非單單只是一人一票,還要容許不同背景的候選人入閘參選,這才符合普選的最基本原理,即政治平等。

陳健民透露自己在港出生並接受教育至大學程度,及後負笈美國耶魯大學,先後取得文學碩士、哲學碩士和哲學博士學位。學成歸來,陳加入中文大學執教鞭,由助理講師升至現時的助理副教授,但因本案已向大學申請提早退休,將於明年1月1日離開。

曾就2012年立法會選舉辦法與北京談判
陳自言,「我希望中國同香港可以逐步逐步走向民主」,故他當年赴美升學及返港後在中大執教,所研究的範疇是民主理論和中國社會。他研究香港政治改革多年,包括2012年立法會選舉辦法。當政府於2010年就2012年立法會選舉進行諮詢時,他有份與北京談判,「我係其中一個代表去中聯辦,同中聯辦談判有關政治問題」,而私底下他亦與政府官員和北京代表討論有關議題。

陳表示,外界一直界定他為溫和民主派,而他一直都認同這觀點。直至2012年底,有感北京不會容許港人落實真普選,他對此感到悲觀。他強調,真普選並非只是一人一票,還要容許不同背景的候選人入閘參選,才符合普選的最基本原理,即政治平等。他認為香港是一個成熟社會,市民教育水平高,若市民仍無法擁有真正的選擇,市民會感憤怒。陳明言,若政府無法取得人民的信任和支持,將會產生很多深層次問題,只有一個真正的民主制度,才能達到政通人和。

通過自我犧牲感召社會關注不公義問題
陳憶述於2013年初,他從報章中得悉戴耀廷提出公民抗命的社會運動。當時有記者問他,學者是否都對政治改革感到憤怒,陳指當時回應謂不是憤怒,而是沮喪,揚言若政治改革一直停滯不前,會出現很多管治問題,學者亦束手無策。陳指當時並不熟悉戴,但與朱耀明牧師則認識多年。

對他而言,公民抗命的精神不單止是佔領一個地方,最重要是希望參與者通過自我犧牲,感召社會關注一些不公義的問題和情況。

【案件編號:DCCC480/17】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9 23: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警長未按《公安條例》規定派送集會反對通知書

「佔中三子」與六名學生及政治領袖被控煽惑公眾妨擾等罪,案件在西九龍裁判法院續審。控方今早傳召最後一名證人警長郭思偉作供。郭指2014年9月29日下午約1時,他協助上級派送集會反對通知書予被告朱耀明或其聯絡人盧偉明。郭稱,當日前往朱的聯絡地址,即位於旺角的教協公開會址,職員指示他改往對面大廈的教協寫字樓。該處的職員則指朱及盧暫時不在,但表示可代為簽收。郭確認職員認識兩人後,將反對通知書交給職員簽收。

代表三子的大律師關文渭指,《公安條例》規定,集會反對通知書只可送遞給集會組織者和其提名之聯絡人,或按警務處處長命令向公眾公佈。郭稱知道規定,並承認沒嘗試致電聯絡朱或盧。大狀指郭應知可在金鐘佔領區找到朱,但由於郭要趕在當日下午3時前送達通知書,所以才交給職員了事,郭不同意。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9 23: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子與官員會面遭冷待 公投方案文件遭棄於沙發上

陳健民今自辯時透露,三子一直認為應該先與當局進行對話,對話失敗才採用公民抗命作最後手段。不過,學生組織卻認為應該先進行公民抗命,以營造壓力促使當局談判。三子最終雖獲政府接見卻遭冷待,「在場嘅劉江華局長不斷淨係話我哋激進,而林鄭月娥只係重複叫我哋盡快結束呢場運動」,有官員離開會議時,更把三子帶來的公投方案文件留在沙發上,「攞都唔攞,就走咗去」。

陳健民指出,他們的計劃分四步,先商討,後民間公投授權方案,再與特區或北京政府談判;倘若政府不願提出真普選方案,才會採用最後手段公民抗命,佔領中環。整個計劃之目的,是令社會聚焦政改和明白何謂真普選,並向社會解釋和平非暴力的重要性。

及後三子曾舉辦了多場商討會議,並於2014年6月20日至29日組織民間公投,供市民從第三次商討日得出的三個方案之中,選擇一個方案交予政府考慮。最終公投有79.2萬人參加。陳續說,公投結果出爐後,他們馬上接觸政府,希望與負責政改的官員就方案對話,政府卻遲遲未有回覆。

對話先定抗爭先? 三子與學生現分歧
同一時間,當年7月1日,學聯組織學生在71遊行後留守,在中環預演佔中。陳表示他事前已知情,學聯亦曾與三子討論,但由於三子認爲當時仍未完成第三部曲、即與政府對話,所以不認同在7月1日當天佔領中環。

代表陳健民的資深大狀麥高義問他:「學生是不是認為你們太慢,你們則認為學生沒耐性?」陳答:「學生一路都覺得我哋太慢,佢哋覺得先去做公民抗命,先迫到壓力去談判。」惟三子相信應先進行對話,若對話失敗才進行公民抗命。

惟陳強調,三子與學生持不同意見,但互相尊重。雖然爭取的方法和步伐不同,但目標一致。而「預演佔中」完全依足他們和平非暴力精神,不單止沒人與警察作任何肢體衝突,更沒有任何言語辱罵。

劉江華不斷稱三子激進 林鄭重複要求盡快結束運動
最終三子獲安排於7月29日在政總會面。陳健民稱,原本想向政府解釋方案內容,如政府不同意公投方案,期待政府另提方案。然而他發覺,「個會議根本冇機會詳細討論政改方案」。陳憶述會上情形謂:「在場嘅劉江華局長(時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不斷淨係話我哋激進,而林鄭月娥只係重複叫我哋盡快結束呢場運動。」

陳健民認為政府不願進行任何實質的談判,「佢連下一次會唔會再見我哋,都冇提出任何承諾」,有官員離開時更把公投方案的文件留在梳化上,「攞都唔攞,就走咗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19-3-21 22:15 , Processed in 0.057137 second(s), 17 queries .

Metro Habor View MHVlive DZ!X3.2

© 2007-2018 MHVliv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