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灣豪庭討論區  MHV

 找回密码
 注册
今天是
搜索
查看: 24|回复: 1

禮頓有高層對貪污知情 潘焯鴻拒就範後獲囑「小心照顧自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沙中綫聆訊繼續,中科董事潘焯鴻披露更多懷疑工程貪污問題,指有禮頓高層對貪污知情,亦知有人企圖迫中科就範;該高層在知他拒絕合作後,著他「小心照顧自己」。潘又指,禮頓曾兩次以工程費脅迫他答應在另一工程的致命意外上「合作」,要求他勒令下屬向勞工處錄口供時不要提及工程手工及人員行為問題。

潘稱發現剪鋼筋事件後,與禮頓時任項目總監Malcolm Plummer有數次對話,對方知道站內有貪污問題,更指問題是由港鐵南港島綫建造工程(合約編號903、904)延續至紅磡站。潘指,當時有向Plummer提及有人向中科施壓,迫使他們在貪污問題上就範,但他沒有妥協;Plummer
於是著潘「小心照顧自己(Take care of yourself)。」

上星期聆訊,委員會資深大律師Ian Pennicott曾詢問剪鋼筋對扎鐵分判商泛迅有何好處。當時稱涉及貪污的潘焯鴻,在庭上再作補充,稱紅磡站的層板鋼筋扭入連續牆的螺絲帽時出現困難,後來有人代泛迅處理有關工序,泛迅藉此節省了人手資源,但工程費用反而照收,「以我所知,泛迅係拎得多咗(工程費)。」

翻查資料,南港島綫建造工程903、904合約工程的總承建商同樣是禮頓亞洲,泛迅亦是903合約的分判商。
潘亦披露更多禮頓向中科提出的協議內容,例如2016年12月,禮頓拖欠中科1,700萬元工程費,禮頓原答應月內先清還600萬元,但沒有兌現承諾,中科工人遂在翌年1月4日停工。禮頓項目總監Anthony Zervaas見狀即向潘稱已準備600萬元支票,不過要求他答應復工、不再提及剪鋼筋事宜,以及在另一項工程發生的死亡事故上合作。

潘解釋,除紅磡站外,中科同期與另一間工程公司有承接禮頓在蓮塘香園圍口岸的工程,期間發生工人死亡事故。Zervaas提出的條件,正是要求中科員工在落口供時,不能提及任何與工程手工或人員行為相關的問題。至2017年9月,即禮頓與中科商討工程尾數時,對方再一次提到在死亡事故上合作,又指禮頓在紅磡站的工程費已「見紅」,建議在蓮塘工程費上向中科作補償。

潘又提到今年8月路政署在立法會聲稱月台層板底部出現「蜂巢現象」等問題,他指中科在退場前已進行一系列執漏,並未有發現有關問題。今年中層板底天花更已完成安裝機電、消防及假天花設施,對突然出現的「蜂巢」感奇怪,「點解有人鑿開,仲鑿到咁誇張?」他曾要求到現場視察,惟被禮頓拒絕。潘將中科完工後拍下的相片,與港鐵提交的報告相片作對比,發現兩者有出入,會就事件再向委員會提交新的書面證供。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中科承認沒有直接證據指剪鋼筋涉貪污


聆訊重點表
●港鐵的英國御用大律師Philip Boulding
- 時任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和其主責採購和合約下屬Raymond Au均稱,潘僅提到遭禮頓拖欠工程費,沒有談及剪鋼筋事件。
- 質疑潘焯鴻沒就與港鐵電話內容作正式電話紀錄,沒有在給禮頓的電郵提及曾向港鐵反映問題,以及沒有在地盤會議提出剪鋼筋。

●中科興業董事潘焯鴻
- 曾向禮頓時任項目總監Malcolm Plummer提及紅磡站工程的懷疑貪污狀況,對方知情並指是由港鐵南港島綫建造工程延續。
- 有人代泛迅處理連續牆螺絲帽工序,卻多拿了工程費。
- 中科遭禮頓拖欠工程費,禮頓稱已準備好600萬元支票,但要求復工、不再提及剪鋼筋事宜,以及在蓮塘香園圍口岸工程的死亡事故上合作。
- 禮頓指紅磡站工程費已「見紅」,建議在蓮塘工程費上向中科補償。
- 中科於2017年離場時已處理石屎問題,地盤已進行風糟、電機工程,不明白今年8月再有人指出現「蜂巢現象」,而且「鑿到咁誇張」。
- 有電話紀錄證明曾與港鐵黃唯銘和其下屬Raymond Au通電話。
- 經常外出到地盤,沒有紀錄電話內容習慣。
- 承認沒有直接證據支持剪鋼筋涉及貪污和省錢的指控。

●洪財工程有限公司董事徐添財
- 連續牆的螺絲帽有多重保護,一般很難會受損。
- 沒聽過會工程時會剪斷鋼筋螺旋紋。
資料來源:調查委員會聆訊

沙中綫聆訊踏入第11日,曾表示目睹身穿禮頓制服的工人剪鋼筋的中科興業董事潘焯鴻第6日在聆訊中作供,委員會主席夏正民問到,若泛迅工人穿禮頓制服,也有可能是泛迅工人剪鋼筋,潘焯鴻表示有可能,並承認沒有直接證據支持剪鋼筋涉及貪污和省錢的指控,僅為重看照片及北面隧道情況後的評估。

代表港鐵的英國御用大律師Philip Boulding引述時任港鐵工程總監黃唯銘的供詞,指2015年曾因中科在南港島線工程因「公司不夠資源」而商約潘在港總部見面,但潘反指當時是港鐵要求中科直接聽命港鐵,形容做法罕見。

Boulding引述黃唯銘和其主責採購和合約下屬Raymond Au的證人口供稱,2016年底潘聯絡港鐵時,僅提到遭禮頓拖欠工程費,沒有談及剪鋼筋事件,黃亦否認曾要求潘不要公開剪鋼筋事件的說法,指潘若有提及工程質量問題,不會只要求Au跟進。Boulding質疑,若潘有向港鐵提及剪鋼筋問題,為何沒有正式的電話紀錄,亦沒有在之後給禮頓的電郵,以及在地盤會議上反映剪鋼筋問題。

潘焯鴻堅稱,自己曾在公司電話和手提,與黃談論剪鋼筋問題,亦有電話紀錄證明自己經常與Raymond Au聯繫。他又反駁指,地盤會議由較低層港鐵職員主持,而自己就剪鋼筋問題不斷向更高層次反映,「無理由在提高層次,再同番低級再講一次」。

港鐵代表律師又拿出禮頓在紅磡站地盤2015年9月的出入紀錄,指潘在該月內只過地盤2次,與潘稱9月內曾3次與港鐵職員巡地盤時提及過剪鋼筋問題的說法不符。潘焯鴻解釋:「紀錄上係(2次),但實際上唔係。」潘焯鴻指自己經常外出到地盤,「唔係就咁坐喺Office」。對於時任港鐵沙中綫土木工程(南北綫)總經理胡宏利(Aidan Rooney) 稱間中會與潘踫面,但潘沒有提及鋼筋問題。但潘強調是Rooney主動問他。

至於Boulding引用工程文件指,鋼筋扭入螺絲帽後,容許鋼筋突出1至1.5圈螺絲紋。但潘指禮頓單在可接受突出螺絲紋長度也有2個版本,分別為3.5毫米和4毫米,但都在1圈之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18-11-13 13:19 , Processed in 0.087647 second(s), 17 queries .

Metro Habor View MHVlive DZ!X3.2

© 2007-2018 MHVliv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