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灣豪庭討論區  MHV

 找回密码
 注册
今天是
搜索
查看: 47|回复: 2

港鐵對外稱削牆方案「較原設計更好」 潘焯鴻:只是包裝作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31 00:5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科董事潘焯鴻
1. 三次親眼目睹禮頓工人剪鋼筋,其中一次禮頓Gabriel So及Khyle Rodgers在場
2. ‎指控禮頓有系統、有計劃剪鋼筋,原因涉及貪污,披露廉署正調查
3. ‎剪鋼筋另一原因是趕工,剪鋼筋可減輕工程難度及節省時間
4. ‎中科曾按禮頓要求進行額外工程,但有人向他索取回佣而停止工程
5. ‎禮頓地盤出入記錄「亂七八糟」,並不可靠
6. ‎港鐵公布的改圖則方案是「作故事」,現實還涉及其他改動

資料來源:調查委員會

中科董事潘焯鴻繼續披露紅磡站其他工程問題。他指,原估計被剪去絞牙的鋼筋只佔鋼筋總數約5%,不會構成安全問題。直至後來有禮頓工人向他透露地盤不斷出現改圖則情況,更有禮頓中高層被港鐵趕出地盤,他才意識到事態嚴重。

港鐵早前向公眾聲稱「較原設計更好」的削牆方案(將連續牆頂部拆除,改以全條長鋼筋取代螺絲帽,早前被政府批評是擅改圖則),潘批評只是港鐵的「包裝」、「作故事」。他指,以他親眼所見,方案中聲稱使用的「全條長鋼筋」,現實是以兩條短鋼筋重疊而成(lapping),而在層板及連續牆等「混凝土受拉區」(Tensile Zone),是不能使用鋼筋重疊的。他亦目睹部份層板鋼筋沒駁入牆身再屈成L形,鋼筋末端僅伸延至牆外。

他又特別指出,施工格線45至48範圍內連續牆牆頂的截分水平(Cut off level)亦沒按圖則要求維持於+2.82米水平,變成每幅牆高低不平,牆頂更被「刨」成A字形。

Pennicott又在庭上展示另一份中科的額外工程報價單,顯示中科曾按禮頓要求進行額外工程,即移除連續牆面層的石屎,讓牆內螺絲帽外露。潘同意,惟有關工程只進行約兩個星期,便因與禮頓出現爭議而停止。Pennicott隨即詢問是甚麼爭議,潘指「有人問我攞錢」,主席夏正民則問他是否指是「回佣」,潘同意。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1 01:02:08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始提出禮頓或涉貪 潘焯鴻被質疑欲「正反皆贏


下午聆訊,代表委員會的資深大律師Ian Pennicott續問中科董事潘焯鴻有關禮頓涉貪污的指控,不明他何以未有將指控納入供詞,直到今早才於庭上提出。潘重申曾於6月13日與港鐵會面時已提到,但被港鐵在交予政府的報告內刪除,而負責貪污的機構並非獨立調查委員會及警方,是廉政公署,根據香港《防止賄賂條例》,立案後不可向第三方透露。

Pennicott靜默數秒後,繼續追問潘何以今早才提出指控。潘指自己同時協助3個調查機構,包括警方、獨立調查委員會及獨立部門。Pennicott隨即問是哪一個獨立部門,潘才透露是廉政公署。主席夏正民亦指廉署有條例不能公開談論。代表禮頓的資深大律師石永泰則稱,有關指控是基於剪鋼筋的原因才提及,某程度上與今次調查相關,認為潘現時才提出是要形成正反面皆贏的局面。

潘焯鴻在供詞指出,曾3次看到禮頓工人剪鋼筋,第一次是2015年8月;第二次是2015年9月15至20日,當時與兩名禮頓高層Gabriel So及Khyle Rodgers一同目睹有工人用油壓剪剪鋼筋,他欲阻止但遭Gabriel So阻止,並反問潘剪鋼筋有何問題;第三次是2015年9月月22日,他看到禮頓工人剪鋼筋並隨即拍下7張照片。

Pennicott再展示禮頓的地盤出入記錄,質疑潘於目睹剪鋼筋的9月22日,記錄上未有顯示他曾進入地盤。潘重申自己完全不相信這些記錄,指記錄可竄改,自己亦非經常「打卡」,又舉例記錄上的9月29日,顯示他只有出閘記錄,並無入閘記錄,「有出冇入,唔通我係鬼嚟?」委員Peter George Hansford亦問到,記錄顯示的時間分別標示為紅色及黑色,查詢兩者分別。潘指紅色代表遲到,Hansford隨即指出為何記錄上標示早上8時01分是紅色,而8時10分卻為黑色。潘指即可證明記錄並不可靠。
 楼主| 发表于 2018-10-31 01:05:59 | 显示全部楼层
潘焯鴻指禮頓安全課程及簽到記錄不可信


沙中綫紅磡站聆訊進行到第7日,中科董事潘焯鴻與代表委員會的資深大律師Ian Pennicott早上一直針鋒相對。潘在Pennicott盤問下,承認在證人陳述書上錯誤提及Pennicott曾出席港鐵會議、其供詞內容有錯漏、中科的地盤人事圖表打錯字等。惟潘同時質疑Pennicott針對自己,並指早前委員會盤問中科員工時,過份依賴禮頓的文件,直指禮頓的安全課程日期及簽到記錄並不準確。

潘焯鴻今早被Pennicott反覆問到,在撰寫文件及電郵時,會否再三考慮內容的真確性及對相關人事的影響。其後指潘在陳述書提到,港鐵曾於6月13日邀請他協助調查事件,當中提到參與人員當中,有Ian Pennicott。潘解釋錄口供時,需要提到與會者,但只記得當時曾有人向他介紹一名身型略胖的外籍大律師來自DVC(德輔大律師事務所),當時不知道Pennicott是委員會代表律師,又指自己曾向港鐵查詢與會人士名稱,但遭拒絕。

潘承認自己認錯人,當庭向Pennicott致歉。惟潘亦反問Pennicott,是否因此在委員會陳詞時,提到要用「microscope」(顯微鏡)去檢視他的證供,「係咪可以咁樣針對一個證人去提問?」

早前中科地盤總管倪乃智作供時指,中科的地盤人事圖表,標示其離開地盤的年份出錯。潘承認是人事部打錯字(typo),又承認因時間緊迫,需在限期內提交900頁文件予委員會,故他第1份及第2份證人陳述書有錯漏。

Pennicott亦提到,合約註明,分判商不能直接和港鐵溝通,惟潘在供詞指曾與港鐵沙中綫土木工程(南北線)總經理胡宏利(Aidan Rooney)講及剪鋼筋一事,問到禮頓事前是否知情。潘指每周一都以唯一分判商代表出席,「禮頓叫我出席,佢哋當時個performance好差,佢哋manger都唔敢出席」。

對於其供詞與禮頓記錄有矛盾,潘直指禮頓有關安全課程及簽到記錄並不可信,認為委員會早前盤問中科員工時,過份依賴禮頓的記錄,「根本冇人尊重禮頓個打卡制度」,又批評禮頓要求參加安全課程的科文及工程師均要支付400元予禮頓 。

潘焯鴻又指,2015年8月中一次公司會議中,接獲中科員工梁健報告在C1區發現剪鋼筋情況,惟潘較早期向警方筆錄的口供,卻指是7月已接獲報告。潘承認警方口供與書面供詞的資料有出入,因他最早在本年7月向警方落口供,當時仍未詳細檢查公司文件,至後來在8月處理委員會書面證供時,因已陸續查閱公司文件,故有資料出入,亦以委員會的書面證供為準。

主席夏正民問到,當時潘是初次獲悉剪鋼筋事件,為何會引起其注意?潘解釋其公司亦有承接扎鐵工作,故清楚有關工序,而剪走鋼筋絞牙的做法已超越一般做法,因鋼筋被剪時產生的熱力會令其拉力減少25%;員工向他報告時亦指工人「一扎一扎咁剪」,情況特殊,擔心最後會演變成嚴重事件拖累中科,故認為需要解決。

夏又舉例,指如鋼筋絞牙損毀,扭入螺絲帽時有困難,在此情況下有人以剪走絞牙簡化工序,他可以理解;惟潘卻供稱禮頓工人有系統地大批剪鋼筋,而非遇上安裝困難才剪鋼筋,難以理解工人背後目的。

潘焯鴻解釋,禮頓當時將鋼筋扭入螺絲帽時遇上困難,工程進度有壓力;加上禮頓會自行聘請「直屬工人(Direct labour )」,由禮頓地盤總管負責管理,藉此向分判商收取費用,協助他們完成合約要求的工序。潘形容,大批剪鋼筋除可令禮頓的透過直屬工人獲益,大批剪鋼筋亦可節省工程時間,惟有關情況已屬貪污,他在今年中應邀協助港鐵調查時亦有提到這點,惟港鐵未有公開有關資料。

潘又舉例,除紅磡站層板,紅磡站北面隧道更有鋼筋完全沒接駁螺絲帽,照片及港鐵一方亦已確認有關情況。他強調兩個地方的分判商及工人完全不同,鋼筋及螺絲帽接駁卻出現相同問題。他難以理解為何委員會的調查範圍竟不包括有關隧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18-11-13 12:56 , Processed in 0.095308 second(s), 17 queries .

Metro Habor View MHVlive DZ!X3.2

© 2007-2018 MHVliv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