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灣豪庭討論區  MHV

 找回密码
 注册
今天是
搜索
查看: 121|回复: 0

工運人物: 勝利 在年月裏推進 吳敏兒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4 10: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兩年前,前特首梁振英電話一撥,讓職員將幼女梁頌昕遺留在機場大堂的行李,從禁區外送到其手上。有空姐不服梁振英「特事特辦」,違反「同行同檢」,提出司法覆核。上月23日,高等法院裁定空姐勝訴。

贏了。香港人像是久旱逢甘露一樣,在無盡失意的後雨傘時代,終於在「行李門」一役吐氣揚眉,取得小勝。在幕後統籌戰役的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理事吳敏兒今日抹去喜悅的眼淚,告訴香港人:「唔好成日諗輸贏。改變始於參與,冇嘢係一晚搞掂。」
撰文:陳芷昕
攝影︰黎樹雄
「行李門」一役取得小勝,在幕後統籌的吳敏兒為港人吐一口烏氣。
隨着「行李門」事件告一段落,被傳媒冠上「逆權空姐」稱號的吳敏兒連日來已不斷接受大大小小的訪問,似乎比判決前夕還要更忙。事實上,她仍有傷在身。今年3月,她在空中執勤時,在機艙內遇上氣流,腰椎間盤移位。7月時又再遇上交通意外,拉傷了背脊和頸部。現正接受物理治療的她開玩笑道:「呢期都唔知好彩定唔好彩,因為傷咗所以返唔到工,先做到咁多訪問。唔係你哋想搵我都搵唔到!」

的確,吳敏兒是個大忙人。記者怕有遺漏,問她現時有何公職在身,她側頭屈指一算:「英航空姐、英航工會總幹事、空總創會主席同理事、職工盟主席……幾多樣呀已經?」
2002年成立英航工會成為無人不知的Fighting Girl。
別讓「鵪鶉」變成習慣
吳敏兒更是育有一子一女的母親。公務纏身的她還是以家庭為上,嘗試在有限時間給予子女最優質的陪伴:「返到屋企我就擺低所有工作同佢哋玩,又扮飛天小女警,又扮東京Miu Miu,到佢哋瞓晒我先覆email。」 也因吳敏兒長年累月飛來飛去,磨練出子女的獨立個性。「佢哋以前返學執漏書包,都唔敢打返嚟亂嗌救命㗎。樣樣嘢同佢消晒毒,其實係害咗佢,最重要係畀佢知道凡事都有後果。」

當日,吳敏兒在東涌工作完,風塵僕僕趕來長沙灣接受訪問,傍晚又要趕去油麻地與職工盟幹事開會。鐵人也有倒下的時候,到底吳敏兒會累嗎?「我天生有樣嘢好,就係我好爛瞓豬。我心無雜念㗎,件事要做,衝埋去做完搞掂瞓,瞓飽就OK啦。」

47歲的吳敏兒或許早已習慣了這種忙碌的感覺,只因她自小已經身兼多職。「唔係我特登想做leader,但唔知係咪個樣出咗咩問題,清潔組長又係我、行長又係我、風紀隊長又係我!」讀小學時,年年考第一的她是人人眼中品學兼優的乖學生,又是老師的得力助手。「老師話幫手拎叠簿上去,咪攞囉。小息時,老師仲會叫我幫佢打電話畀佢個孫,問佢做咗功課未……」理所當然,每年的成績表上,老師總會給予吳敏兒「樂於助人」、「乖巧聽話」的評語。

有異於今日予人「工運界女中豪傑」的強悍形象,小時候的吳敏兒是個不喜歡挑戰權威的女兒和學生。在越戰時逃難來港、後在六七暴動任職防暴警察的父親是一個傳統爸爸,從小教導吳敏兒長大後要成為一個在家相夫教子的溫婉女性。就連她在小學時做風紀隊長,也遭父親「溫馨提示」:「佢覺得做領袖係好粗魯嘅事,成日話女仔之家應該要斯文啲,叫我唔好咁大家姐、男人婆。」

中學畢業後,吳敏兒輾轉從銀行小花、國泰地勤,變成英航空姐,一做便是廿多個年頭。她想起當年尚是21歲的自己,來到英航面試時,是前所未有的膽怯。「人生第一次見到咁多靚女,再望吓自己,死梗啦。加上全英文對答,有啲喺美國返嚟嘅女仔真係好outspoken,我就鵪鶉咁。」沒想到,原本打定輸數的吳敏兒後來竟獲得取錄,而面試時表演最亮眼的女孩在第二輪面試時已不見蹤影。
半工讀完成工管學士課程。
「『可唔可以再嚟一次狠狠嘅雨傘運動,一晚就推翻政權?』唔好咁諗啦,你見我打嘅每一次官司,我都冇嘢係一晚搞掂。」
吳敏兒後來明白了原因:「公司有辦法揀到鵪鶉先入嚟做,大家都乖,就唔會同公司過唔去。」在國泰、港龍、聯合等航空公司都已經陸續成立工會之時,英航的香港員工一直未有行動。但直至2003年,沙士肆虐,加上在911陰霾下經濟蕭條,英航單方面宣佈員工轉做兼職,而且扣減第十三個月糧的三分一。在英航已忍氣吞聲十年的吳敏兒終於按捺不住,決定成立英航香港機艙服務員工會,並高票當選成為主席。

今日回首,竟是母親的一段類似遭遇,種下了吳敏兒長大後投身工運的果。當時母親為某大地產發展商做建築判頭,負責買材料和聘請工人。後來資方竟出爾反爾,遲發工資之餘,更只發一半金額,令母親得自己四出問人借錢。大人的煩惱讓當時僅是小學生的吳敏兒非常觸動:「其實唔公義嘅事一直都喺度,但冇人有膽識或勇氣去踢爆佢,於是變成一個壞習慣,所以我哋唔可以咁鵪鶉。」

吳敏兒這條逆權之路的開端絕不平坦順暢。她成立工會後,與公司談判不果,結果要打官司。其間,她遭公司同事抹黑,指她「博出名」。當時她更懷有身孕,且要面對患上末期癌症的父親的激烈反對。「佢一知道我搞工會,就諗起六七暴動,覺得遊行示威唔慌好嘢;叫我專心工作、湊仔,唔好接受訪問,拋頭露面。佢唔明白,抗爭係為咗重要但你摸唔上手嘅嘢,可能叫自由、可能叫權利。我想同佢講:阿爸,你好想返去你解放時咩都被禁制嘅日子咩?」縱然滿腔鬱結,吳敏兒咬緊牙關繼續打這場仗,官司最終獲得勝訴。
2010年赴英聲援機艙服務員罷工。
懷孕抗爭贏Fighting Girl之名
這個故事揚威海外,英航的英國空中服務員都叫吳敏兒做「Fighting Girl」。崎嶇難行的開端也因而練成了她的一身好武功,讓人不容小覷。兩年前,吳敏兒更當選成為職工盟首位女主席,帶領各行各業93個屬會和過20萬打工仔爭取工人權益。今年八月,她更彷彿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分別在23日的「行李門」司法覆核,和在30日向勞資審裁處追討英航假期工資兩單官司中取得小勝,儼如成為工運抗爭的常勝將軍。

吳敏兒卻紛紛搖頭指,在15年工運生涯中,亦曾打過敗仗。但是輸是贏,她都早已看化。「贏當然會開心,香港人都好耐冇爽過啦。但我哋唔係為咗成功先做,係唔做就唔會成功。」今時今日,香港社會普遍充斥着一份無力感。雨傘革命後,港人覺得自己輸得滿盤皆落索,看不到出路,吳敏兒鼓勵港人「achieve something achievable」:「我唔覺得香港真係咁灰。大家都知𠵱家係威權時代,喺打壓下生存係第一步,再做你能力範圍內可以做嘅事。改變始於參與,你未必一定可以爭取到好宏大嘅嘢,但你做咗係咪都舒服啲先?」她更勸勉港人放下急於求成的心態。「『可唔可以再嚟一次狠狠嘅雨傘運動,一晚就推翻政權?』唔好咁諗啦,你見我打嘅每一次官司,我都冇嘢係一晚搞掂。」

風雪下的無盡旅途
2007年12月,吳敏兒就英航規定香港機艙服務員45歲退休,涉嫌觸犯年齡及種族歧視,告到英國法院。她記得當時寒風刺骨,氣溫僅得四度,她獨自一人前往英國勞資審裁處開審,去到才發現律師病了,開不了庭。風雪飄搖,她拖着蹣跚步伐,從法庭走回旅館,正常15分鐘的路程,她走了三個小時。途上,孤身一人的她忍不住哭了:「我問自己:點解我要喺呢條睇唔到目的地嘅路上面行?點解我要做樣唔可以即刻令自己有着數嘅嘢?」回到旅館暖和身子後,吳敏兒冷靜下來:「有無力感係因為你太快想見到結果,但其實反而一步步推進,先可以帶來輕微改變。」至2012年,英航終同意延長退休年齡至65歲、24名空姐獲復職及賠償。這場仗,吳敏兒打了六年。

從未氣餒的吳敏兒仍在工運抗爭路上。然而,今日她不再孑然一身,勇於站出來的人越來越多。身為「逆權空姐」的她,識英雄、重英雄,同樣敬服今年2月因不滿九巴薪酬調整方案,發動罷駛的月薪車長大聯盟召集人「逆權車長」葉蔚琳。「我一見到佢就連繫到我當年搞英航工會嘅遭遇。你知唔知要一個女性行到咁前,係要鼓起幾大勇氣?姑勿論成唔成功,唔係要拎到佢要拎嘅嘢先叫成功。你夠膽咁做,都已經係女中豪傑。」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港灣豪庭論壇 admin@mhvlive.com

GMT+8, 2018-11-14 05:06 , Processed in 0.084326 second(s), 18 queries .

Metro Habor View MHVlive DZ!X3.2

© 2007-2018 MHVliv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