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米 发表于 2016-2-16 22:02:37

【旺角騷亂】「嚴懲暴徒,守護香港」? (專欄作家 古德明)

二月九日農曆年初二凌晨,旺角有幾百人支援小販,對抗警察掃蕩。他們挾積恨,奮螳臂,或執長棍,或揭街磚,亂棍飛磚就如暴雨狂風,襲向警察。他們還四處火焚垃圾,聲東擊西,但怎敵得過全副武裝的狼虎,激戰將近十小時之後,逃不及的,都俯首就擒。
旺角戰火才滅,行政長官梁振英就率領政務司長、律政司長,會見記者,怒斥「暴徒」。在朝派紛紛慷慨陳詞。財政司長曾俊華說:「一小撮人蔑視法治,摒棄理性,和政府管治無關。」行政會議成員張志剛說:「把暴力行為,歸咎於政府管治,是美言惑眾。」民主建港協進聯盟發動全港市民簽名,主題是:「嚴懲暴徒,守護香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洪磊說:「這次暴亂,主要由本土派激進分離組織策動。中央政府堅定支持香港政府。」要而言之,亂民必須嚴懲,暴亂則和梁振英政府治港之道了無關係。
《漢書》卷八十九載:宣帝年間,渤海一帶饑荒,民變四起。丞相、御史都推薦龔遂往渤海平亂。宣帝召見龔遂,見他年過七十,身材矮小,頗為失望,問道:「渤海廢亂,君欲何以息其盜賊?」龔遂說,民變根源在於地方秕政:「民困於飢寒,而吏不恤,故使陛下赤子盜弄陛下之兵於潢池中耳(孩子般天真的百姓,於是拿起兵器,也無非像孩子入水池玩耍)。今欲使臣勝之耶(陛下是要我鎮壓他們),將安之也(還是要我令他們安居樂業)?」宣帝見他所言中肯,十分高興,答道:「選用賢良(朕要用賢臣治渤海),固欲安之也。」他特許龔遂一切便宜行事。龔遂一到渤海就禁止追捕作亂民眾,規定「諸持鋤鉤(鐮刀)田器者皆為良民,持兵(兵器)者乃為盜賊」,同時開倉濟貧,選用良吏。嘯聚山林者即時解散,「棄其兵弩,而持鉤鋤」,從此渤海晏然,宣帝大悅。
今天,同樣是民變,當局的對策,卻是「勝之」,不是「安之」,更不是選用良吏。而「勝之」的手段,是放縱虎狼。網上兩段錄影,把這手段說得很清楚:騷亂期間,旺角居民王世杰到街上觀看,遇到約三十頭警裝虎狼向他怒嘷:「快走!」他有點不忿,回答說:「怎麼這樣兇?」三十頭虎狼勃然大怒,一邊高叫「休走」,一邊一擁上前,把他打倒地上,拘捕之後,控以「暴動」罪名。又有《明報》記者遇上另一群警裝虎狼,才說自己是記者,就給按倒地上,棍打腳踢,直打到腦勺破裂,然後獲釋。
這次旺角暴亂,是不是梁振英政府和本土派別有用心者合謀炮製,教怕事的港人唾棄民主,使當局更加振振有詞加強鎮壓異己,我不敢斷言。唯一可以斷定的,是這場民變,和大陸各地民變一樣,根源在於秕政。只是習近平不是漢宣帝,絕對不會派龔遂來港平亂。
獨裁高壓之下,民憤宣洩無從,社會鬱結,百弊叢生:請不要以為這一切只會見於中國大陸。 http://staticlayout.apple.nextmedia.com/web_images/layout/art_end.gif

山米 发表于 2016-2-16 22:04:32

世道人生:重讀村上春樹 (李怡)

在是非不分、黑白混淆的時刻,許多人都提到村上春樹關於高牆與雞蛋的議論。鑑於有對此議論的扭曲,我再次把七年前這篇演說重讀。
關於真相,村上說,「在大多數的情況下,我們幾乎無法掌握真相,也無法精準的描繪真相。因此,必須把真相從藏匿處挖掘出來……,我們必須先清楚知道,真相就在我們心中的某處」。
旺角騷亂的真相無法精準掌握,比如蒙面掟磚的群眾與被捕學生是否有聯繫,或另有人指使,就是疑問。但有些真相已成為事實存在我們心中:689三年半施政,佔領運動以來的不當使用警力,七警和朱經緯事件的拖延處理,警察抓人法庭放人所顯示的律政不公,港大校委會事件,李國章、何君堯、譚惠珠的任命,銅鑼灣五子事件,中共關於桂民海車禍的說辭,李波無帶證件下到大陸做證人卻連過年都回不了香港……中共和港共的本質,我們已看到。
旺角事件後的真相是:689迅速定性為暴動,祭出自六七暴動後未用過的暴動罪去起訴示威者,迅速將矛頭指向學民思潮,將環保回收倉當暴動武器庫破獲,並找到一本漫畫《熱血少年》來展示,辦案手法比無綫剪接更有創意。中共迅速將旺角事件歸類為本土分離主義運動,而港共即予配合。(分離意識不是罪,但旺角事件哪裏見到?)
罄竹難書的體制暴力與謊言,對所有不同意見的充耳不聞和一意孤行,以及種種和平抗爭的無效,已是存在我們心中的真相。
村上春樹說的高牆就是體制,他說:「體制照理應該保護我們,但有時它卻殘殺我們,或迫使我們冷酷、有效率、系統化地殘殺別人。」香港正從港英時代及97初期遵從《基本法》的體制,在梁特治下迅速滑向殘殺我們或迫使我們中一些人去殘殺別人的體制。
村上春樹說的雞蛋就是我們每一個受高牆壓制的普通人,「我們都是獨一無二,裝在脆弱外殼中的靈魂」。「我們每個人都擁有獨特而活生生的靈魂,體制卻沒有。我們不能允許體制剝削我們,我們不能允許體制自行其是。」受壓制的靈魂反抗了。反抗有如「以卵擊石」,「無論怎麼看,我們都毫無勝算。牆實在是太高、太堅硬,也太過冷酷了」。但除非我們甘心做體制的奴隸,否則反抗就無可避免。所有贊同村上春樹的正常人,更莫說是傳媒和輿論界了,都應該謹記他的話:「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地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
雞蛋更代表年輕的靈魂。港大、中大、科大、浸大、理工、嶺南、教育學院、公大、樹仁、演藝學院十間院校學生會的聲明,《學苑》、學聯、學民思潮、青年新政的聲明,正是年輕靈魂的呼聲,無論雞蛋是多麼地錯誤,他們代表香港未來的希望。

山米 发表于 2016-2-16 22:06:01

嫁禍於人的奇談怪論(自由撰稿人 韓連山)

一場旺角街頭警民衝突變成建制保皇派借用來大肆咆哮的材料,經過電視台配合的大肆報道,再一次讓我們感覺到特區淪陷至此,不忍卒睹。
特首梁振英根本就是罪魁禍首,是港人不滿的源頭、是本港亂局的始作俑者。這次街頭事件發生後,不去反省自己執政三年多的決失,連共產黨也曉得的「查找不足」他也裝作不知,把視線轉移到示威者的行動上,借事件作政治鬥爭,定性事件為「暴亂」、示威者為「暴徒」,自己就好像不須負任何責任,根本就是黑白混淆、是非不分的表表者。所以當中聯辦張曉明跑出來譴責暴力時,批評市民不應為示威者說好話,不應「黑白混淆、是非不分」云云,教人啼笑皆非。一直「黑白混淆、是非不分」的人現在突然叫人不應「黑白混淆、是非不分」,真是天大笑話。
張曉明更譴責示威者「毀掉香港最寶貴的法治」,卻完全忘記了毀掉本港法治的正正是他的共產黨和與他狼狽為奸的梁振英。暗角黑警毆打示威者、警司棍打市民、警察濫捕濫控示威者,濫權的警隊已暴力升級,對這些暴力張曉明可有強烈譴責?再看看銅鑼灣書店李波事件、港大李國章風波、網絡23條惡法、大白象工程,都是中共勢力的入侵,要「毀掉香港最寶貴的法治」。現在「毀掉香港最寶貴的法治」的人卻指摘無權無勢的市民「毀掉香港最寶貴的法治」,是多麼的滑稽和諷刺!
然後人大代表范徐麗泰一臉正氣,大聲疾呼,指責擲磚放火等只是懦夫行為,並配合梁振英所說的「不要為暴亂人士塗脂抹粉」,然後總結「無論是擁梁或反梁,都應企喺暴亂者的對面」,大抵不值村上春樹的「在高牆和雞蛋之間,永遠站在雞蛋那邊」的說法,要把示威者標籤為「高牆」,警隊都變成「雞蛋」?眾所周知,范徐麗泰一直為中共塗脂抹粉之餘,絕不放過可借來政治抹黑反抗者的機會,這一回讓她表演何謂「塗脂抹粉」,不作第二人想。
很明顯,年初一至二的一場街頭惡鬥,參與者都是經過雨傘運動的洗禮,根本就相信他們別無他法,義無反顧的抗爭已是唯一出路。市民進一步的激烈行動,是警隊失控、亂打濫捕下的必然後果;警員開槍的震撼,一發不可收拾,在警民關係如斯惡劣的局面中,根本就是無可避免的一場警民衝突,哪裏是甚麼暴亂?當然中共藉機上綱上線,定性這次衝突是「分離分子」的動亂,又太抬舉這一群憤怒的年輕人了。
張曉明稱非建制人士「鼓吹暴力有理是嫁禍於人的奇談怪論」,請他照照鏡子,聽聽梁振英、范徐麗泰和一眾建制派的評述,惡人告狀式的謾罵,「越來越暴力化」的言行,鋪天蓋地的誤導市民,才真是「嫁禍於人的奇談怪論」。張曉明結語稱「正義一定會戰勝各種邪惡」,筆者極為贊同,咱們走着瞧吧!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旺角騷亂】「嚴懲暴徒,守護香港」? (專欄作家 古德明)